• 第一百四十章 闭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7本章字数:2022字

    来人身穿火红色长袍,衣袖之上,火焰奔腾。

    他刚一到来,虚空温度瞬间提升,围观之人纷纷后退,眼中满是骇然。

    嗡!

    可怕的火焰气浪,充斥天地,虚空火海中有一道粗壮的火龙,诸人依稀能够看到,在那火龙之上,一道人影伫立。

    “阁老。”

    夕阳大师惊叫,没想到此事居然惊动了火灵阁老。

    “拜见阁老。”

    诸人一怔,纷纷躬身。

    轰!

    火龙奔腾,翱翔于半空中,火灵阁老目光扫视广场,红色胡子上翘,显然是被气炸了。

    “阁老,您怎么出关了?”

    夕阳大师感觉到了来自于火灵阁老的愤怒目光,强忍着惧意,咧嘴笑道。

    哗啦!

    火龙溃散,化作滔天火焰,没入火灵阁老的体内。

    火灵阁老降落,负手而立,眉宇之间,有着一抹怒意。

    “阁老吗?”

    陆尘点头。“丹道造诣不错,总算看到一个注重基础的人了。”

    他说话声音虽小,但此时的广场,十分寂静,刹那间声音就传遍了诸人的耳朵。

    “大胆。”

    夕阳大师直接跳了起来,怒指陆尘,“阁老德高望重,丹道造诣无双,岂是你能胡乱点评的?”

    “速速给阁老道歉。”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还真将自己当成丹道天才?连阁老都敢点评?”

    一时间,谩骂之声不断。

    以夕阳大师为首的长老们,更是释放强大气势,压迫陆尘,威逼其道歉。

    “呵呵,我说的有错吗?”

    陆尘冷笑,对丹阁没有任何好感。

    “难道你们只允许别人阿谀奉承,不让别人指出缺点吗?在你们眼中,也许丹阁之人高高在上,然而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

    诸人愕然。

    这家伙也太大胆了吧?

    在火灵阁老面前,居然敢如此贬低丹阁?

    他不想活了吗?

    众所周知,火灵阁老脾气暴躁,醉心于丹道,平日基本上不过问丹阁之事。

    然而今日,他却为此事出关。

    诸人摇头,同时也在幸灾乐祸。

    你丹道天赋强又如何?得罪了火灵阁老,不会有好下场的。

    “陆尘,你太过分了。”

    青芒上前,怒道,“宗门信任你,才委任你为监察使,你不但不感恩,反而以公谋私,犯下弥天大错。虎纹殿副殿主宅心仁厚,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你不但不珍惜,如今更是肆无忌惮的在丹阁放肆,真当紫纹宗治不了你吗?”

    他故意将陆尘担任监察使的事情说出来,为的就是让火灵阁老更加反感陆尘。

    他看向陆尘的眼眸中,充满了讥讽。

    那种眼神,好像在说,就凭你这种垃圾,也配跟我斗?

    可是。

    陆尘压根就没看他一眼。

    他在与火灵阁老对视,想要看看对方的态度。

    火灵阁老沉默不语,他双眸射出了两道火光,打量陆尘,似乎想要将之看透。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诸人感觉越来越压抑。

    额头上满是汗珠,仿佛身在火海中一样。

    然而。

    夕阳大师与青芒等人却是越发的兴奋。

    因为。

    熟知火灵阁老的人都知道,他越是沉默,越代表他很愤怒。

    “小子,本来你还有一线生机,但现在没用了,你必死无疑。”青芒心中窃喜。

    火灵阁老若出手,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他。

    “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半晌后火灵阁老开口了。

    只见的,他眉宇紧皱,似乎对此很是不悦。

    “阁老。”

    夕阳大师抢先说道。

    陆尘以监察使身份犯下弥天大错,这个青芒已经说过。

    他直接说自己弟子名玖炼制丹药,被陆尘暗中动了手脚,导致后者瘫痪在床,重伤垂死。

    “嗯?”

    阁老蹙眉,“他炼制的是什么丹药?”

    “我等发现的时候,名玖已经吞服,而且陷入昏迷,我等也不知晓,故而想要将此子擒拿回去,审问清楚。”夕阳大师道。

    “将名玖带来。”

    火灵阁老发话,不一会儿,昏迷中的名玖,就被几个弟子带到了广场上。

    “还请阁老替我徒儿做主。”

    夕阳大师大打感情牌。

    火灵阁老只是看了一眼名玖,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陆尘道,“阁老已经知道,何必多此一举?”

    “大胆。”

    青芒借机出手,但被阁老阻拦下来了。

    “我丹阁弟子,何时变得如此浮夸?”

    看似随意一挥,直接将青芒身体禁锢。

    “你为丹王玄老之徒,我便不追究你的过错,希望你好好反省。”火灵阁老道。

    青芒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身为十星之首,却被阁老当众批评,这是耻辱。

    同时,他也更加痛恨陆尘。

    “名玖的确中毒了。”

    火灵阁老道,“若我没看错的话,他应当是吞服了某一种半成品丹药,导致中毒。”

    夕阳大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阁老,一定是这个家伙动的手脚。”

    夏侯东很生气,想要替陆尘说话,但此时以他的身份,根本插不上嘴。

    “闭嘴。”

    本以为,阁老会惩处陆尘。

    谁知,阁老很生气,怒目盯着夕阳大师。

    “你告诉我,你的弟子名玖,是什么级别的炼丹师?他能炼制出碎脉丹来吗?”

    夕阳大师有些懵逼。

    碎脉丹?那不是宗师才能炼制的丹药吗?

    以他现在的手段,都很难保证成功率。

    “阁老别开玩笑了,名玖怎么可能炼制的出碎脉丹来。”夕阳大师尴尬一笑道。

    “哼。”

    阁老一甩衣袖,冷冽道,“碎脉丹未成形之前,虽然也属于四阶丹药,但却有一定的剧毒,他私自吞服半成品丹药,咎由自取,怪得了谁?”

    面对阁老呵斥,夕阳大师不敢吭声。

    夏侯东松了一口气,阁老并没有被蒙蔽。

    “敢问这位小兄弟,碎脉丹是你炼制的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阁老在询问陆尘,碎脉丹是否是他炼制?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宗师才能炼制的丹药啊。

    不过诸人联想到陆尘冲上丹碑第一,突然间感觉,也许阁老真的看出了什么?

    一时间。

    他们无比震惊的看着陆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