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8本章字数:2039字

    中级弟子前十的韩如龙,不堪一击。

    这一幕,极具视觉震撼。

    前一秒钟,无比张狂的韩如龙,后一秒钟,便倒在血泊中。

    这种强烈对比,形成的反差,让人震颤。

    “韩如龙败了?”

    望仙楼前,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那惊天一刀所震慑,他们膛目结舌,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就连云行,也是一愣。

    “怎么可能?”

    云行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刚刚那惊天一刀的场景。

    “那是什么?”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长刀中似乎有着刀光剑影,累累尸骨堆积如山,硝烟弥漫,血性侵染。

    他甚至看到了尸山血海,看到了黑暗末日。

    他不由自主的感到心悸,后背凉飕飕的。

    尤其是。

    刀光中蕴含的刀气,恍若无坚不摧。

    “他怎么会这么强?”

    这是云行最为疑惑的事情。

    明明只是一个新晋弟子,为何能一招击败韩如龙。

    他强忍着心中悸动,重新望向陆尘时,后者的身躯,似乎挺拔到让他难以企及。

    在他的身上,有圣光笼罩。

    仿若,神明。

    结合他入住望仙楼,云行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难道,他是宗门某一位高层长老的嫡传?或者亲人?”

    想到这里。

    云行十分懊悔之前的举动。

    “该死。”

    他暗自咒骂一声,努力平复心情。

    “陆师弟好本领。”

    他对着陆尘咧嘴一笑,说道:“韩如龙不顾门规,强行对陆师弟你动手,这已经违反了宗门规矩,这件事情我会如实上报执法殿。”

    变脸太快。

    刚刚还欲联手韩如龙,镇压陆尘。

    如今,见识到陆尘的手段后,立马与韩如龙站在了对立面。

    “云行。”

    奄奄一息的韩如龙,声音沙哑的嘶吼。

    其他弟子也都摇头,云行此举,无疑是将中级弟子的脸都丢光了。

    “还不快将这个废物带走。”

    云行厌恶的看了一眼韩如龙,道。

    夏侯东早已见怪不怪,在他看来,陆尘无所不能。

    虚弱的慕红衣,脸颊上布满了震撼。

    饶是她早有准备,依旧很震撼。

    “好强。”

    她迷离的眼神,看着陆尘,这一刻她感觉,后者高大威猛,刚正不阿。

    “你在为我出气吗?”

    她喃喃自语,而后陷入昏迷。

    “陆师弟,之前我也是听信谣言,对慕红衣造成误会,故而才会对她出手,现在我郑重给她道歉,并且愿意做出补偿。”云行道。

    陆尘不为所动,手持紫血屠魔刀,安静的看着云行。

    后者嘿嘿一笑,快步走到陆尘身旁。

    “陆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手中突兀出现一柄匕首,快若闪电的刺向陆尘。

    “给我去死。”

    他表面上对陆尘妥协,实际上则是在寻觅最佳机会。

    这个匕首上,沾染剧毒,只要被刺中,必死无疑。

    “哈哈哈。”

    云行狂野大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中。

    扑哧!

    匕首顺利刺入陆尘体内,可是周围却瞬间鸦雀无声。

    “嗯?”

    云行感觉不对劲,急忙转头看去,诸人一脸震惊,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

    云行疑惑,回过头来。

    “这就是你所谓的补偿?”

    陆尘悠然说道,在云行的注视中,一把握住匕首,从体内抽出。

    这时。

    云行才发现,匕首根本就没有刺入陆尘体内,甚至都没有破开他的防御。

    “不。”

    云行惊呼,他不敢相信,一个魂脉境武者居然敢徒手握匕首。

    “你死定了。”

    他相信,匕首中的剧毒,定能毒死陆尘。

    咔嚓!

    匕首被陆尘轻松掰断,扔在地上。

    啪!

    而他,被陆尘一巴掌抽飞。

    “在我面前玩花样?”

    陆尘不屑,连千绝毒虫都被他制服,这小小的天幻王朝,还有什么剧毒,能让他忌惮?

    “哈哈哈,你中了剧毒,天上地下,无人能救你。”

    虽然被陆尘轰飞,但云行却很狂妄的大笑。

    “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刻印媲美高级弟子,但这并不是你在我面前嚣张的理由。”云行嗤笑,“好好珍惜接下来所剩无几的时间吧,或者你跪地求我,若我心情好的话,也许会给你解药。”

    云行负手而立,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俯视着陆尘。

    中级弟子区域,是他云行的地盘,任何人都不能在此撒野。

    “你确定?”

    陆尘问道。

    “怎么?你不服气?”

    云行冷笑,匕首中的剧毒,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紫纹宗内,除了丹阁宗师外,无人能解。

    “我在想,如果你死了,月落泉的名额,是否能给到慕红衣。”陆尘如实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逞口舌之利?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必死无疑,解药我绝不会给你。”云行冷冷道。

    周围,诸多弟子沉默。

    修行界,虽然弱肉强食,但他们这种名门正统,终究还是要讲究一个诚信。

    像云行这种虚伪奸诈的小人,他们打心里不喜欢。

    可是眼下。

    云行地位高,战力强,他们不敢多言。

    “云行,交出解药。”

    慕红衣声音沙哑道。

    “臭婊子,看着你心爱的人在你面前死去,你是不是很心痛啊?”云行恶狠狠的瞪了慕红衣一眼。

    “慕师姐放心,不会有事的。”

    夏侯东道。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陆尘。

    “本来还想留你一条狗命,奈何你自己不珍惜。”

    说话间。

    陆尘屈指一弹,黑色光芒爆射而出,云行躲无可躲被击中。

    顿时。

    云行惨叫一声,身体发颤。

    “你……”

    他想说话,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

    云行有些惊恐,他的体内力量在消失,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多行不义必自毙。”

    陆尘转身,进入了望仙楼。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众弟子。

    啊!

    望仙楼内,不久后便听到了一声惨叫。

    云行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剧毒之下。

    “谢谢你救我,可是你不该出手的。”慕红衣脸色苍白,有些担忧。

    “有时候,拳头可以解决的事情,没必要浪费口舌。”陆尘看了她一眼,不等她反应过来,便开始为她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