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 轰杀执法者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8本章字数:2000字

    第二天。

    消息传遍紫纹宗,上上下下为之一震。

    排名前十的中级弟子,一死一伤。

    而且,死的是云行。

    这个被寄予厚望,不久后便能成为高级弟子的云行。

    从加入紫纹宗,就以楚云为目标,一直努力修行。

    谁知。

    死在了一个新晋弟子手中。

    一时间,陆尘之名,传的沸沸扬扬。

    虎纹殿副殿主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直接下令执法殿,捉拿此子。

    可是。

    火灵阁老第一时间赶到虎纹殿,与副殿主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副殿主。”

    火灵阁老直接开门见山,“云行与韩如龙,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我希望你能收回对执法命令。”

    “理由?”

    副殿主诧异,不明白为何火灵阁老会为陆尘求情。

    他对陆尘的印象,还停留在其委任监察使期间,犯下的弥天大错。

    以及。

    青芒与他告别时候说过的话。

    他说,陆尘卑鄙无耻,勾结丹阁高层,逼迫他离开。

    当时,副殿主大为震怒,正准备去处理这件事情。

    谁料,陆尘居然对同门下死手。

    “陆尘是我丹阁的贵宾。”

    闻言,副殿主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若是一般人求情,他直接不予理会。

    但火灵阁老不一样,他在职位上虽然比前者高,但论在宗主面前的威望,他不如火灵阁老。

    “贵宾?”

    这两个字,意义非凡。

    “不错。”

    火灵阁老态度很坚定,“若你执意要处罚陆尘的话,那么便是对我丹阁宣战。”

    对丹阁宣战。

    这就有点严重了。

    “火灵阁老,我敬重你年长,尊称你阁老,可是你现在哪有一点阁老的样子?”副殿主恼怒。

    阁老在倚老卖老,逼他宽赦陆尘。

    “算了,话我已经说了,至于如何做,是你的权利,只是希望,你莫要后悔。”火灵阁老很不愉快的离开。

    “哼,我倒要看看,这陆尘是何方神圣。”

    慕红衣的伤势不轻,但陆尘出手,很轻松便让她治愈。

    密室中。

    他在脑海中搜索,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蚀魔刀术》上。

    这门刀术是四品刀术,但若修至化境,能斩神府境。

    最重要的是,现阶段来说,这门刀术配合紫血屠魔刀,能够爆发出最强威力来。

    “开始。”

    他运转刀术口诀,同时引动体内血脉。

    嘶嘶嘶!

    逖藍血脉运转,引导刀术口诀游走身体,同时他的脑海中,快速的解析这门刀术。

    不久后。

    他便有所感悟,手掌变幻,刀气初现。

    《蚀魔刀术》的核心就是蚀魔,吸收魔气,滋养刀气。

    严格来说,这是一种魔功。

    但在陆尘面前,天下任何功法,都可为其所用。

    几日后。

    《蚀魔刀术》修至小成,陆尘的实力再度提升,他炼化了大量的灵丹,一口气将修为提升到魂脉境九重。

    “呼。”

    掌心中的灵丹,化作粉末,陆尘嘴里吐出一口浊气。

    有着前世的强大修行经验,这一世修行起来,十分容易。

    再者,他在淬体境,打下了夯实的基础,激发十二条心脉,进入魂脉境后,洗魂炼脉,他一直在积累。

    如今,水到渠成,修为一飞冲天。

    其实。

    若他愿意,甚至能踏入元丹境。

    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魂脉境到元丹境,是一个分水岭,也是武者修行的一个重要过程。

    他觉得,魂魄的洗炼,还做的不够好。

    既然重生,那么这一世的每一个境界,他都要修炼到极致。

    打破极限壁垒,每一个境界,都要达到最强战力。

    塑造无敌神体,这只是最基础的要求。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重新崛起。”

    陆尘拳头紧握。

    前世未解之谜,这一世都将有他,一一解开。

    “执法殿执法,无关人等速速退去。”

    望仙楼外,传来了嘈杂之声。

    陆尘抬头,便发现执法殿诸人,直接闯了进来。

    “陆尘,请跟我们去一趟刑罚殿。”

    带头之人,是李执事。

    上一次李牧事件,他被火炼大师痛骂,从此便记恨陆尘。

    金元跟在李执事身后,幸灾乐祸的看着陆尘。

    “你实力强大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被刑罚殿制裁?”

    实际上,李执事在听到云行死在陆尘手中的时候,也是无比震撼,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

    但事实就是如此。

    他更加确信,此子潜力太强,不能留。

    “在我没有动怒之前,滚出望仙楼。”陆尘不耐烦道。

    “放肆。”

    李执事勃然大怒,“副殿主亲自下令,今天必须带你回去,莫要反抗,否则就地处决。”

    李执事浑身散发着可怕气息,威胁陆尘。

    “滚。”

    陆尘冰冷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执事冷哼,在他身后,刑罚殿的几个魂脉境执法者,齐齐出手。

    “束手就擒,否则死。”

    然而,陆尘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一巴掌甩出。

    啪啪啪!

    几个执法者直接被抽飞。

    “嗯?”

    李执事见状,大为震动,更加确信,陆尘的实力,在云行之上。

    “你敢动手打执法者,这是死罪。”

    轰!

    李执事出手了,他以魂脉境极限的力量,想要镇压陆尘。

    “正好试验一下新功法。”

    《蚀魔刀术》刚一施展,天空瞬间阴沉,狂风暴起,魔气席卷而来。

    在那可怕的魔气中,隐约有一道刀光,一闪而逝。

    砰砰砰!

    李执事拼命抵挡,但无济于事,刀光最后一次劈来,他的兵器被斩断。

    哐当。

    碎裂的兵器,掉落在地上,李执事跄踉后退。

    他目瞪口呆的盯着陆尘。

    “你……你修炼魔功?”

    他面目狰狞,愤怒咆哮。

    陆尘没有解释,再度抬手一刀劈出。

    “走。”

    李执事心中惊恐,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望仙楼。

    其他执法者则没有他那么幸运,但凡被刀光击中者,瞬间毙命。

    刹那间。

    望仙楼内,凄惨叫声不绝于耳。

    诸人心颤。

    尤其是看到李执事狼狈逃窜而去,更是大为震惊。

    连执法者都敢杀?

    “我只想安静修行而已,何必呢?”

    陆尘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