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一章 飞剑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8本章字数:2004字

    “站住。”

    三世子盛气凌人,以飞剑外泄之剑气,逼迫陆尘。

    “主人,对不起。”

    慕容秋月低头,充满愧疚。

    身为侍女,她要为主人排忧解难,然而现在,却要主人来救她。

    “无妨,一群跳梁小丑罢了。”陆尘摇头,直接无视三世子的压迫。

    嗡!

    见状,三世子的右脚,猛地用力,踩了一下飞剑的剑尖。

    顿时,可怕的剑气,冲天而起,金色剑光,携带着无穷威压,俯冲而下,仿佛要将这片天地撕裂开来一样。

    “给我去死。”

    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理。

    自从师尊赐予了飞剑,他连元丹境都无惧,更何况是区区魂脉境?

    这也是他一直嚣张跋扈的原因。

    “滚。”

    陆尘看都没看,一掌甩出,刹那间与俯冲而下的金色剑光撞击。

    咚!

    天地震动,金色剑光上的威压,不断减弱,到最后直接溃散,化作虚无。

    而这时。

    三世子脚踩飞剑,已经来到陆尘身旁。

    “我这飞剑,乃是师尊所赐,能碎人元丹,你算什么东西?”

    三世子嚣张道。

    “飞剑吗?”

    陆尘轻笑,屈指一弹,一道指芒射在飞剑上,顿时飞剑下降,力量锐减,最后直接化作一个普通长剑。

    三世子努力驱使,但飞剑却无动于衷。

    “怎么回事?”

    三世子恼怒,瞪着陆尘,道:“你做了什么?”

    在陆尘面前玩飞剑,简直是班门弄斧。

    “自己蠢,还怪别人?”

    陆尘手掌一吸,顿时将飞剑吸入掌心。

    嗡!

    他重新注入了一股力量,强行将飞剑的记忆抹除,而后扔给慕容秋月道,“滴血认主。”

    慕容秋月点头,咬破手指,一滴血液滴落在飞剑上。

    顿时。

    飞剑周围,涌现出了一层层的金色光晕,气势冲天。

    “还我飞剑。”

    三世子大怒,使者也追赶来。

    “交给你了。”陆尘道。

    “主人放心。”

    说罢,慕容秋月手持飞剑,与三世子搏斗。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将飞剑还我。”

    三世子雷霆出手,想要镇压慕容秋月。

    奈何。

    没有飞剑,他根本打不过慕容秋月。

    不一会儿,他就被镇压。

    “侮辱主人,死不足惜。”

    本身就对穆王充满怨恨,在加上三世子侮辱陆尘。

    慕容秋月没有丝毫犹豫,一剑刺中三世子头颅。

    “住手。”

    使者大惊失色。

    “你……杀了三世子?”

    使者匆忙跑来,抱起三世子,但惊骇的发现,后者已经失去生机。

    “啊……”

    他愤怒嘶吼,三世子是穆王最疼爱的儿子,可以想像得到,穆王必定会暴怒。

    “你们会死的很惨的。”

    陆尘与慕容秋月一同,返回慕容府邸,将慕容林一脉的人,全部解救。

    当他们得知三世子死亡后,纷纷惊讶。

    最后,陆尘让他们跟随自己,前往战王郡。

    “穆王郡容不下我等,既然如此,那就有劳陆公子了。”

    慕容林抱拳道。

    一行人离开后,慕容秋月欲归还飞剑。

    因为她在使用的时候发现,飞剑的威力,远超一般的兵器,恐怕大有来头。

    “无妨,你拿着便是。”

    这种飞剑,是最低级的飞剑,制造粗略,也就是凡俗之人,才会将之当宝。

    “多谢主人。”

    …………

    穆王郡。

    穆王正在接待一位修行界强者。

    “林前辈。”

    强如穆王,在林铮面前,也是一副晚辈的样子。

    太强了,眼前这位修行者,乃是传说中的元丹境强者。

    “穆叔叔,不必如此,我此行前来,是准备带师弟回去。”林铮笑着说道。

    他的师弟,便是穆王的三儿子。

    “小儿去了慕容家族,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林铮点头,“师尊他老人家特别看重师弟,更是将至宝飞剑赐予师弟,此次特意叮嘱我,带师弟走之前,若是穆王郡有什么困难,让我一并处理,不要让师弟有后顾之忧。”

    “多谢。”穆王心中窃喜。

    没想到,他这最没用的三儿子,居然能拜入高人门下。

    蹬蹬蹬!

    大殿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我儿回来了。”

    穆王与林铮同时起身,然而进入大殿的不是三世子,而是使者。

    “穆王。”

    噗通一声,使者跪在地上。

    “怎么回事?”穆王沉声问道。

    “三世子他……被人害死了。”

    轰!

    大殿内,瞬间涌现出了可怕的气息,压抑到极致。

    林铮皱眉,寒声问道,“师弟死了?”

    “是谁干的?”穆王暴怒。

    “是一个陌生男子,他自称是慕容秋月的主人。”使者颤抖说道。

    “不可能。”

    林铮道,“师弟有飞剑在身,即便面对元丹境强者,也能自保,我想不出这天幻王朝,有谁能杀死师弟?”

    “那人……似乎是魂脉境。”使者道。

    林铮摇头,更不相信了。

    “魂脉境,这么可能抵挡得住师尊赐予的飞剑?”

    面对他的质问,使者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道出。

    “你是说,那人利用卑鄙手段,将飞剑困住,然后一举杀了师弟,夺走飞剑?”林铮问道。

    使者点头,穆王陷入癫狂。

    “不管是谁,敢杀我儿,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林铮眯着眼睛,浑身散发着冰冷到极致的杀意,“杀师弟,抢夺飞剑,这是死罪。”

    他奉命前来接师弟,如今师弟死了,飞剑被抢,他如何跟师尊交代?

    他很清楚,师尊很看重师弟。

    “他,该死。”

    林铮怒意冲天。

    而此时。

    陆尘一行人,已经越过边境,来到了战王郡疆域。

    “呼。”

    慕容林等人松了一口气,总算离开穆王郡了。

    他们生怕,穆王阻拦。

    “多谢恩人相助。”

    慕容林等人拜谢,若非陆尘,慕容家将彻底覆灭。

    “举手之劳而已。”陆尘道。

    慕容林等人,看向他的眼神,变得异常敬畏。

    能随意斩杀慕容家那么多人,而且还敢当着使者的面,斩杀三世子,光是这一份胆量,就不是常人能拥有的。

    他们意味深长的看了慕容秋月一眼。

    总算是明白,慕容秋月当初的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