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三章 穆王来袭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8本章字数:2084字

    “二叔,慕容家族发生了一些变故,从此以后,他们就在战王郡生活吧。”

    陆尘简单说了一下。

    “欢迎之至。”

    陆轩笑着说道,他与慕容林也算是老相识了。

    “陆城主,打扰了。”

    慕容林抱拳,内心有点苦涩。

    曾几何时,慕容家族强盛无比,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一切,都是因穆王而起。

    “父亲,你们就安心在此辅助战王一脉吧,相信主人一定会为我们慕容家报仇的。”慕容秋月道。

    慕容林点头。

    经历了慕容家一役后,他对陆尘刮目相看。

    能够毫不吝啬,将至宝飞剑,赠送给女儿,这样的人,将来前途绝对无量。

    而且,女儿跟在他身边,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很快,陆轩就将慕容林等人安排好了。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慕容家族的一部分力量,如今依附于战王一脉,绝对是好事。

    陆轩很高兴。

    同时也更加好奇,自己的这个侄子,在外到底经历了什么?

    城主府。

    等待左相府到来的同时,陆尘并没有浪费时间,而是在修行《蚀魔刀术》。

    这门刀术很强,现阶段来说,天幻王朝内,无人能比。

    “刀术有漏洞。”

    良久后。

    陆尘周身刀气溃散,他睁开眼睛,自语道。

    拥有着前世强大的修行经验,陆尘发现了《蚀魔刀术》的漏洞。

    这门刀术,总共有九刀。

    陆尘已经修至大成,能够施展出其中的五刀。

    正因为如此,他才发现了刀术的漏洞。

    在他施展第五刀的时候,没等窍穴与心脉中贮存的力量,注入到战刀中,刀光就已经劈出。

    这样一来,刀术的威力,将会大打折扣。

    “若能将贮存力量注入的话,这一刀的威力,至少提升五成。”

    五成,是什么概念?

    原来的一刀,能够重创魂脉境极限武者。

    而提升后的一刀,能够瞬间将之秒杀。

    重创跟秒杀,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再试试。”

    随即,他闭上眼睛,重新试验。

    他将自己的修行经验,与《蚀魔刀术》的口诀完美融合。

    一次又一次的试验,半个时辰后,终于施展出了完美一刀。

    “咻。”

    他手腕一抖,紫血屠魔刀发出了嘹亮的刀鸣之声,紧接着一道令人惊颤的血红色刀光,劈向虚空。

    嘶嘶嘶!

    刀光所过之处,虚空炸裂,紫血屠魔刀疯狂的吸收着虚空中逸散出来的力量。

    眨眼工夫。

    虚空裂缝就已经干枯。

    “呼。”

    陆尘收刀,松了一口气。

    “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是元丹境初期的武者,也能斩杀,而且,积累已经足够,想要突破,随时都可以,不过……”他眼中闪过意味深长的笑容,“我若突破,左相府之人,不敢前来挑战怎么办?”

    对左相府,陆尘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充满怨恨。

    所以。

    只要有机会,他不介意多少几个左相府的人。

    也正因为此,他压制修为,不想突破到元丹境。

    迷惑左相府之人,挑战他。

    然后,逐一将之击毙。

    “希望,你们能激起我的斗志吧。”陆尘喃喃自语。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这期间,陆尘除了修炼外,经常陪母亲,当然也会偶尔指点一下慕容秋月。

    后者的修为,提升很迅猛。

    再加上炼化了飞剑,已然能媲美魂脉境极限强者。

    当挑战之日来临时,城主府气势恢宏。

    血可流,头可断,气势不能弱。

    因为。

    他们是战王一脉。

    “我战王一脉,绝不弱于人。”陆轩大声吼道。

    “战,战,战。”

    广场上,响声震天。

    双方战斗地点,位于战王城中央的一处露天广场上。

    这一日。

    城门大开,等待左相府。

    “宗主。”

    烈阳宗主亲至,在此坐镇。

    “陆尘,你这家伙,真是让我惊讶。”烈阳宗主哈哈笑道。

    “多谢宗主照顾陆家。”陆尘抱拳道谢。

    “举手之劳而已。”

    很快,烈阳宗主落座,他坐在主席台的最上方,左侧是陆轩,右侧是鱼鹰长老。

    至于陆尘,并没有跟他们坐,而是跟陆家子弟在一起。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城门外传来。

    诸人神色一震,左相府来了。

    然而。

    当尘土散去后,诸人有些发愣。

    来人并不是左相府之人,而是穆王郡的人。

    “慕容林,你给我滚出来。”

    穆王带着大军,兵临城下。

    陆轩脸色大变,没想到穆王会来。

    “穆王,你这是何意?”陆轩起身,沉声问道。

    “哼,你战王一脉胆子不小啊,居然敢窝藏慕容家族的余孽?”穆王丝毫不给陆轩面子。

    在他身旁,林铮面色冰冷,气势如虹,他居高临下,俯视着众人,寒声道,“穆王三世子是我师弟,他死了。”

    他的声音中,充斥着滔天怒火。

    “所以,你们都要陪葬。”

    话音落下,他一掌拍出。

    顿时。

    滔天火焰,席卷而来。

    哼!

    烈阳宗主冷哼,袖袍一甩,将滔天火焰阻挡。

    “你是谁?”

    林铮怒目道。

    “烈阳宗主。”

    “哼,区区弹丸之地的一个元丹境而已,就敢阻我?”林铮不屑道,“敢杀我师弟,你们死不足惜。”

    烈阳宗主神色凝重,似乎看出了什么。

    “你是……汴河老人的弟子?”

    刚刚的招式,他看出了汴河老人的影子。

    “既然知道家师,那么你应该清楚,得罪家师的后果是什么?”林铮嚣张道。

    “居然是汴河老人。”

    鱼鹰长老也是猛地跳起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慕容林那个老东西呢?让他滚出来。”穆王愤怒咆哮。

    他的三儿子死了,他要报仇。

    嗡!

    还没等陆轩说话,陆尘就一步跨出,来到了中央演武台上。

    他冷眼看着林铮。

    “我不管你师尊是谁,这里是战王城,不允许任何人撒野。”

    陆尘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

    诸人都是一愣,就连林铮,也是有些发愣。

    很快。

    林铮反应过来,阴森一笑。

    “你算什么东西?”

    说话间,他快若闪电的拍出一掌,火光缭绕,欲要斩杀陆尘。

    “不许对主人不敬。”

    一袭白衣的慕容秋月,纵身一跃,脚踩飞剑,挡在陆尘身前。

    砰砰砰!

    金属交织,火光四溅。

    飞剑挡住了林铮的进攻,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