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二度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1本章字数:1108字

    无雨的夜,却清新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似的。

    一块软布包裹着她的身子,软绵绵的被男子抱在怀里,无措中,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没了油纸伞的味道,倒是多了男子身上的檀香的味道。

    这一次,少了沐浴这一关,因为,他捞起她时她便是在沐浴中的。

    身子被丢在床上时,一粒药丸再一次的送入她的口中,惊骇的被迫的咽下去时,她知道,她又要如昨夜那般辗转的承 欢在男子的身 下。

    她不想,可她抗拒不了身体里的那份渴求,那份本能的需索让她根本就没了她的自我。

    男人的手轻轻一扯,她身上的软布顿落,摇曳的烛火随之而熄灭,身下的灼痛便迅速的演变为火辣辣的折磨,这一刻,她是清醒着的,可清醒着记住的便是男人给予她的欢 爱缠 绵,而她,却推不开男人宽阔的胸膛。

    指落时,游走在肌肤上的点点如火焰般的迅速的窜升。

    红唇,滚烫的回落在男人的身上,檀香的味道越来越浓,越来越重,而她也越来越是沉迷于那份说不出的象是难受又象是快乐的感觉。

    还是,回应着他的一句句“喜欢吗?”

    喜欢。

    男人很温柔,可那温柔是毒,是盅,是让她清醒之后恨之入骨的温柔。

    夕沫又一次迷失在那看似美奂美伦的欢 爱之中,这一夜,当男人再一次的把他的所有释 放在她的身体里之后,他竟然亲自为她擦了擦那里,让她羞不可当。

    同时,他还在她的那里抹了些药,那药下去的时候,所有的不适便尽去,只让她舒服的睡去。

    可一夜的酣睡之后,隔天,又是清醒的她最为痛苦的一天了。

    那药让她的下身不再痛了,身子也如往常般的无恙,因此,娘才没有请大夫到来为她诊治,这也让她松了一口气。

    懒懒的躺在门前榕树下的一张藤椅上,树枝遮挡着阳光,可那阴凉还是止不住夏的炎热,知夏取了扇子过来,有一下没一下的为她扇着,“小姐,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这两天的夕沫有些怪,不喜说话,总是静静无声的,让知夏有些小担心了。

    夕沫轻笑摇头,“没有,我想看看书,去把我前个才看了一半的书拿过来。”

    知夏动作麻利的很快就取了过来,夕沫从书签处打开书页,一股淡淡的墨香扑鼻,也微微的缓解了她紊乱的心绪。

    她猜不出那个人是谁,她悄悄问了府里的陈管家,问爹这两年有没有得罪了什么人,可陈管家很快就摇了摇头,爹是出了名的大善人,从未听说他得罪过什么人。

    可娘呢,更不可能,娘只是在家里操持着家务,只逢初一十五偶尔去庙上上香才会出一次门的。

    只要醒着,她就在猜想那男人为何要那般对她,可两天了,她一无所获,什么也猜不出来。

    夜,又要来了,夕沫看着天空泛起的黑意,竟是有些怕了。

    他不要来,不要再来了。

    这是第三个晚上,她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可天才一擦黑她就草草的用了膳食,然后早早就沐浴,随即就支走了知夏去睡了。

    夕沫合衣蜷缩的坐在床上,一双黑亮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屋子里唯一的那扇窗。

    如果,他真的来了,她要问他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