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邪魅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2本章字数:2119字

    红央是府中管理女侍的女管家,这是夕沫早在昨日就听清雪说起的,其实府中的妃妾都是不大管事的,只偶尔传些燕墨的话罢了,就比如丽妃前日的出现就是。

    夕沫随着清雪踏入红央馆的时候,满目都是竹,青青的竹枝细细高高的直指天际,喜欢那清透的碧绿,也让她虽然未见就不由得对红央刮目相看了。

    一个女子,院子里种的不是花花草草,而只有竹,除了竹还是竹。

    随手拈了一片竹叶,拿在手中时,那竹子的香就仿佛揉进了身体里,喜欢竹的高节,让她向往。

    “夕沫姑娘,你也喜欢青竹吗?”步履沉思间,迎面一道女声悦耳传来。

    夕沫抬首,眼前的女子便只那一身的打扮就是不俗,水绿色的一袭长裙上绘着白色的牡丹,素雅之际却又显得端庄大方,不用猜也知道眼前这亮丽的女子就是红央馆的主人了,“是,夕沫很喜欢竹,夕沫见过红央姑姑。”

    红央拉过她的手,上下的打量着,“闻名不如一见,果然是个绝色的美人,随我进来吧,不过,我与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相谈,许多事我只能交待一遍,记不记得住就看你的本事了。”红央一边说一边笑着拉她踏过门槛走进内厅,也把阳光留在了室外。

    夕沫知道,红央是在节省时间,要尽可能的交待她许多。

    “王爷从来都是天一亮就起床的,所以,服侍他的侍女自然就要辛苦的早起了。”红央说着扫了一眼夕沫还未凸起的小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夕沫端起了桌子上的茶小酌了一口,以掩饰自己被红央看慌了的一颗心。

    “王爷在府中共有四妃,至于妾,总有十几个之多吧,不过,王爷每个月宠幸一个人从不会超过两次的,而且,也从不在任何女人那里过夜,已经秋了,天冷了便要想着每夜里提前为王爷暖了床褥,待他回来睡时才不至于冷了……”

    红央就这样的说着一些关于燕墨的生活习惯,嘱咐着夕沫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果然,极为琐碎。

    不出声的听着,夕沫知道这些就是以后她每日里都要谨记在心的,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触怒燕墨。

    越听越是觉得红央才是那个最了解燕墨的人,凡事都清楚的细致如发。

    果然,说了有半个时辰红央便说有事,交待清雪送夕沫去书房整理燕墨的书籍便匆匆离开了。

    望着那抹背影,夕沫轻轻摇头,如果不是深爱,那便不会详知的那么彻底,可红央,却也把她所知晓的一切尽数的都告诉了她。

    可这儿,又是为了哪般?

    悠然踏入书房的时候,清雪已去,听着周遭的静寂,让她以为她终于又有了独属于她自己的一方清寂,可夕沫的脚还未落地,书房里便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声,“过来。”

    夕沫悠然抬首,书桌前的燕黑微垂臻首,手中一支羊毫正在挥挥洒洒中,虽没有看她,可他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尊贵的气势却让她不知不觉的依言走到他的身旁。

    只是看着他,看着这张毁了她一生幸福的男子的脸,邪魅丛生,美奂美仑的让女子也相形见绌。

    “好看吗?”突然间的,就在她专注的看着他的眉眼时,他冷不防的轻笑而语,可手上的羊毫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嗯。”她低应,他的确好看,却也更可恨。

    “那以后就允你天天看本王。”手中的羊毫饱蘸了一下墨汁,根本不管她此时的心跳是不是在迅速加快,“你看这画,也好看吗?”

    夕沫垂首,这才敢望过去,可当目光落在那画中时,夕沫蓦的傻住了,那画中的女子是那么的眼熟,如果她的眼睛没花,如果她没有看错,那画中的女子分明就是她。

    见她失神的模样,燕墨将手中的羊毫缓缓斜放在砚台上,“你瞧,没墨了,所以,这画就好象少了那传神的画龙点睛的一笔。”

    他磁性的嗓音让夕沫骤然惊醒,这才发现那原本还有墨汁的砚台上此时竟是连一滴墨也没有了。

    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了,可她,根本没有问的权利,想起红央的吩咐,夕墨拿起墨块便研起了墨,“夕沫来研墨,便有墨汁了。”

    “夕沫,你是嫌这画不够美不够传神,是不是?”手指习惯性的挑起她的下颌,他望着她的眼睛,仿佛要望进她的内心深处。

    她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只不出声的继续的研着墨,可被他抬起的下颌让她研起墨来是那么的不自在。

    “怎么,谁给你的胆子连我的问话也可以不答了?”男人的脸斜斜的贴近她的耳朵,吐出的气息浓浓的就在她的脸上,这一刻,她仿佛嗅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他该不会是又想要……

    她想逃,偏不管逃到哪里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咬了咬唇,只得道:“夕沫不嫌,王爷的画很好看。”

    燕墨不由得一笑,“倒是聪明,一语就回答了本王两个问题,一是不嫌,二是好看,却都是说的画而不是说的人,不过,本王可以让这画的主人更好看更妩媚。”说完,他的薄唇就开始缓缓的下落。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他的唇落的那么缓那么慢,那过程让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墨要研,还要任他对她为所欲为吗。

    不甘呀,可他现在是她的天她的地,除了承受,她别无选择。

    燕墨的唇终于落在了她水润嫣然的唇瓣上,先是轻吻,柔如春风一样,却刹那间就在她的心湖里荡起涟漪,“真美。”随着吻的是他低沉而出的两个字的赞叹。

    墨块早已滑落在砚台上,也溅起了点点的墨花,滴落在画笺中女子的眉心间,却在瞬间就传神了画中女子的娇态。

    她的呼吸在他渐渐狂浪的吻中开始急促,涨红了的小脸上写满了愠怒,夕沫真的忍无可忍,这是在书房呀。

    终于,就在他轻移唇瓣而换气的时候,她沉声道:“王爷,红央说了,书房乃是圣人之地,不可发生……”

    “可我想要……”燕墨不容她置疑的说着,随即就旋身抱起了她而置在了书桌上,而她的背后就是画中的‘她’,闭上眼睛,她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