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障眼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2本章字数:2024字

    “好,那就再剥一粒。”含着笑,他终于松口了她的手指,然后咀嚼着那第一粒花生,再是第二粒,转眼又君子了的而不再有先前所为,也让夕沫多少自在了些。

    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要带她去见什么人,可这些,于她都不是重要的,她只要能出王府便好,或者,寻了机会就逃了。

    这是在清雪告知她要随着燕墨出府时她心里就存了的主意。

    其实,她第一次出府会是燕墨和他的手下最为放松警惕的,因为,他们绝对想不到她会有如此大的胆子,可她,偏偏就有了,一个早已经连死都不怕了的人,还会怕什么呢?

    她不怕。

    听着马车的车轱辘辘辘轧着地面的声音,那声音伴着她的心跳,怦怦而动,只强力的压制着心慌,虽然没有任何的准备,可在出府的这一刻,她就是动了出逃的心思。

    一切,便听天由命,只要由着她抓到了机会,她一定会走。

    脑子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字:逃。

    无论如何都是逃。

    “王爷,袭人饭庄到了。”就在马车嘎然而停的时候,一直尾随在马车外的小厮恭身说道。

    燕墨伸手一揽夕沫的腰肢,带着她柔弱无骨的身子轻 佻的旋身一跃,落在马车外时还顺手扶了扶她鬓间微微有些歪斜的步摇,“沫儿,小心些。”

    眼见,是足前地面上的投影,只不知这袭人饭庄的二楼坐了多少位的客官,而她,又成了多少人此刻开始议论的话题,“挽着我的手臂”,恍惚间,燕墨突的低声而语。

    夕沫依言行事,可一只秀臂挽着他时,她心里却是掀起狂风骤雨般的难受,从小受过的师训告诉她,但凡端庄女子,从不会在人前这等招摇的与男子挽臂则行,即使是夫君也不可。

    那他,便是把她当成了最卑微的侍妾,如此,便什么都可以任意妄为了。

    无声的随他走进袭人饭庄,再沿着楼梯走到二楼,随着小二行至最里面的一个雅间前,便听得小二道:“连三爷,贵客到了。”

    门帘子顿时一掀,一个贵公子手持折扇优雅而出,见到燕墨时也不打招呼,而是直接把眸光越过他而落在了夕沫的面上,“墨王爷,这位可就是京城中人人盛传的王爷的爱妾吗?”

    燕墨的手轻轻一个推送,便将夕沫不由自主的送至那连三爷的面前,此刻的夕沫就象是一个展览品般的任人品头论足,“连兄,夕沫不美吗?”

    连三爷嘻哈一笑,“不错不错,只这外形就是君子好逑了,难怪王爷什么也不计较的将她带入府中,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是呀,他不计较她腹中的那个被别人称之为‘野种’的孩子,他不计较她‘失申于人’,他不计较她声名狼藉,他果然是别人眼中的好好人。

    低低苦笑着,反倒是她,让他难堪了。

    “连兄,你若是喜欢,本王亦可送了你。”

    “王爷果真会放手这样一个绝色的美人吗?倘若王爷真的放手了,那我连三宁愿被人笑,也要步了王爷的后尘,这才配得起一段佳话。”

    一番话说得夕沫面红耳赤,因为她知道这周遭不止是她与燕墨听到,又有多少人在这楼中侧耳倾听着呢。

    两个男人就视她如妓 子般的品论着,一前一后步入雅间时,她才发现这雅间中又另有一间内室,人才一进入,燕墨便与连三爷一起收敛了之前的浪荡公子爷模样,转而一起走向那内里的又一间,却向身后的夕沫与小厮道:“都守在这里候着,谁也不许越过本王的爱妾。”

    那是对她的警告,也是告诉两个人各自带在身边的小厮。

    夕沫终于懂了,原来门外的那一幕不过是个障眼法,两个人想要的是秘密私谈而不被人猜虑。

    淡然一笑,她倒是释然了这样的身份,总比,真的被人轻薄了去要好。

    小二端了茶点,却是恭恭敬敬的摆在了夕沫的面前,“姑娘,请拿给两位爷。”

    “这……”她困惑,既是私谈,她进去总不好吧。

    “姑娘进吧,从来都是王爷的贴身侍婢才能进去的,小的们谁也不可以进去的。”

    她的脸上写满疑惑,却知道问了也没用,只好硬着头皮接过来然后款款走向内间,一手端茶,一手挑着门帘进去时,那连三爷正低声道:“王爷,那些布匹究竟要如何处理才妥当?”

    夕沫不语,轻巧的放下茶杯,那茶,绝对是好茶,真想不到这袭人饭庄竟也有这种极少见的贡茶。

    是了,这一定是贡茶,只消一闻那淡淡的茶香,她就知道了。

    在蓝府,她是最爱茶的。

    抬腿正要退出,却见燕墨不疾不徐的端起茶杯,手拿着盖碗低头嗅了一下茶香,然后道:“沫儿,站着别走,本王有事要问你。”

    夕沫迷惑,既是两个人来这内间商量要事,多她一个,真的不好,可燕墨既已发话,她便不能拒绝,却懒怠应他,只静静垂首而立。

    让她在人前叫他阿墨,她真的叫不出来,可叫他王爷,她又怕惹恼了他被罚,总也揣摸不透燕墨的心思,那她,便不再去揣摩。

    燕墨轻轻抿了一口茶,这才放下了茶碗,仰首看着夕沫,“沫儿你说,如果有一批质地很上乘的布料到了你手上你会要吗?”

    “自然要要了。”有布料来,岂能不要,不要,那便傻了,所以,她觉得燕墨这问题有点奇怪了。

    “那么,如果是被水浸了的上乘布料,那你还会要吗?”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会有先前一问,“这个,便看那水把布料淹到什么程度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还会买?”

    “是的,因为这样的布料一定会便宜许多,既便宜那便有利润空间,自然是要买了。”夕沫款款而语,所言,让连三爷不觉露出了欣赏之色。

    燕墨却不动声色,没有任何表情的道:“可这布料是我们自己的,如果卖的便宜了,岂不是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