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灼痛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2本章字数:2002字

    “王爷,请说。”从阿墨到王爷,语气中是浓浓的疏远的意味,她心里好恨,恨她对红央的无能为力。

    身后,一道身影斜斜一飘,轻轻落下的时候,燕墨的声音低低的传来,“怎么,又忘记了你该有的称呼了吗?”

    “没有,只是不想唤而已,其实,王爷知道的,夕沫不过是被迫才唤王爷为阿墨的,夕沫的心里并不喜欢那样唤王爷。”她说得是实话,她只是不喜欢他特殊的‘惩罚’,那是让她脸红心跳的‘惩罚’。

    不知道燕墨是怎么移到自己的身前的,只是一眨眼的瞬间,他便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了她的下颌,这是他一向喜欢的,迎着他黝黑的瞳眸,夕沫没有任何畏惧和害怕,唇角甚至还挂着浅浅的笑,“王爷,难道,你只喜欢听奉承和虚伪的话吗?”

    夕沫听到了指节咔咔作响的声音,也许,他是在强忍着他的怒气吧,可他指尖传达到她身体上的怒气也只是极轻微的一颤,随即便消失无踪,男人的声音悦耳的响起,“好,我可以宣大夫诊治红央,不过,从今夜起,你要宿在清心小筑。”

    不能答应,绝对不能答应。

    她害怕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的感觉,害怕他的手落在她的肌肤上的恐慌,那是一种折辱,每每过后都让她有想死的冲动,却偏又,什么也做不了。

    可他的话就那么清晰的送到了她的耳中,余音不绝的逼 迫着她只能同意。

    因为红央,还卧在她的房间里淹淹一息。

    她不能见死不救,真的不能。

    唇咬了一次又一次,可那痛感就是抵不去她心底里的痛。

    绞着的衣角已起了皱,她知道他是故意的,王府里的人从没有一个女人堂而皇之的可以住进他的清心小筑,可他却偏偏的选了她。

    很想说不,可抬起头望着他灼亮的黑色瞳眸时,那个‘不’字终于没有出口,或者,如果他要她侍寝,即使她不住在清心小筑他也一样可以做到,就仿佛那七夜,他可以如入无人之境的将她从蓝府里的掳走再送回。

    “王爷这话可算数吗?”她要确认一番,因为,代价太大,倘若他说了没有做到,她岂不是白白的应了。

    “自然。”送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燕墨的表情淡淡的,倒是看不出他是期待她答应还是不答应。

    “好,我答应你,请王爷即刻下令请大夫为红央诊治。”

    “来人。”燕墨磁性而悦耳的声音响起,那么的威严四起,让门外的小厮急忙走了进来。

    “王爷请吩咐。”

    “请大夫至红央馆为红央诊治。”

    “是。”那小厮始终垂着头,可夕沫知道他此刻一定是诧异极了吧。

    小厮领命去了,终于达成了目的,夕沫此刻方想到李全还在府门处等她,忙道:“王爷,夕沫该出府了。”说着时,人已经后退着移向门前了。

    “慢着。”燕墨低声一喝,随即向前倏的就捉住了她的手腕举起她的手指状似轻佻的放在了他的唇边,“蓝夕沫,你可还记得本王的话吗?王爷可不是你能叫的。”

    “王爷……”下意识的低唤,夕沫慌了,却也又错了。

    “叫我阿墨。”他的手习惯性的钳制住了她的下巴,高高扬起时,那力道让她只剩下了灼痛,好痛。

    薄唇落下,那微抿的唇角仿佛写着无尽的嘲讽,却瞬间就落在了她的颈项上,那吻,很轻很轻,很柔很柔,就仿佛是在吻着他所喜欢的一件珍宝似的,可就当夕沫慌了心神的时候,那吻中一股灼痛突的传来……

    燕墨,他咬了她。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牙齿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颈项上的感觉。

    “阿墨……”吃痛的呼唤,她慌急了,真怕他又把她置身在书桌上,那么……

    可就在此时,燕墨却缓缓松开了不知何时扣在她腰际上的手,同时,不疾不徐的说道:“这是惩罚。”

    是了,这是她唤他王爷而得的惩罚。

    “哈哈,阿墨也不过尔尔,原来征 服女人的手段只是用强的。”仰首而笑,夕沫气极,涨红的一张小脸上如染了胭脂一般的红艳,可她自己却不知道。

    “是么?”他却不气,只是气定神闲的道,“蓝夕沫,你可以出去了。”

    他淡定的语气让她的笑僵在了脸上,却不得不退向门前,“夕沫告退。”

    侍寝就侍寝,她早就什么都没有了,又岂会怕呢。

    书房外,阳光真好,挥挥手,就象是挥去天边的那一朵浮云,只要想开,便不会烦恼,她现在一心一意的算计着离开这里才是正事,只不必去与燕墨计较太多。

    “主子,你可出来了,快走,李总管只怕等得急了。”

    她知道,“轿子可跟过来了吗?”

    “来了,主子快上轿吧。”清雪催着,让夕沫的手扶着她的,这才能少些差错,其实,侍候夕沫才是最辛苦的差事,辛苦的不是身体而是心,因为,只要一个不留神,夕沫出了事而滑了胎,她们这些做婢的可就惨了。

    到了轿前,清雪撩开了轿帘子,松了夕沫的手由着夕沫上了轿子,可就在夕沫从清雪的眼前倾身而过时,清雪的眸中一闪,“主子,你的颈子……”

    “哦,怎么了?”夕沫款款落坐,一举一动自是一股子大家风范,从小在蓝府里长大的她早就生成了一份天然的贵气。

    “有……有……”

    “清雪,还不快送你主子出府,都快正午了。”就在清雪才要呼之欲出她的话时,身后,燕墨的声音冷不防的传过来,让清雪吓的一怔,急忙道:“是,王爷。”

    一挥手,“起轿。”轿夫便抬着夕沫快步向大门处走去,经过红央馆的时候,夕沫悄悄掀了轿帘子望向轿外,红央馆里进出已经有序,想必,那大夫已经到了。

    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红央无事就好。

    可她今夜,却要留宿清心小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