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唾弃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2本章字数:2087字

    她不敢回头,就是那么怔怔然的望着栖江的水。

    “夕沫,告诉我,你还好吗?”低低的男声悄然响起,那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关切。

    夕沫不敢回头,她好怕慕莲枫看到她脖子上的齿痕呀,曾经,已经那么的难堪了,此刻,她真的只想留给慕莲枫一点好印象,只是好一点而已。

    “夕沫,你瘦了。”见她无声,他继续在她身后轻语。

    蓦的,夕沫想起了她心底里的困惑,也许,慕莲枫可以帮她,她真的真的好想知道燕墨究竟为何那样的恨她,或者,这样请他帮忙有些残忍,可是,夕沫已经想不出第二个可以帮她的人了,“枫,你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我吗?”这世间,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不信慕莲枫不知道燕墨如何对她,也许,慕莲枫早就知道燕墨曾经掳走她七天七夜了。

    水中的另一个倒影轻轻一晃,虽然只有一下,却还是被夕沫捕捉到了,他不想说吧。

    他也有他的苦衷。

    也罢,她与他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瓜葛了。

    “李全,我们走吧。”即使没有回头,她也知道慕莲枫的走近已经让逍遥王府里紧跟着的小厮还有李全侧目了。

    随他们怎么想吧,如今的她早就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了,她的名声早已没了。

    笔直的沿着岸边向轿子走去,甚至于没有回头去看慕莲枫。

    他现在一定过得很好吧,欣荣公主要嫁给他了,轻轻的笑,娶欣荣公主总比娶她这个被人唾弃的女人要好。

    她走的无声,走得没有任何犹疑,从此,还是远离慕莲家的人好了,因为,由着慕莲家的两姐妹就知道了,慕莲家的人不喜欢她。

    可就在夕沫走到了轿子前的时候,慕莲枫突然间的沉声说道:“夕沫,如果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你。”

    缓缓转首,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不去看他,转过了身了,夕沫终于看到慕莲枫,不是只有她瘦了,其实是他瘦了才对,而她是瘦了心瘦了身体却肥了腰身,因为,她有身孕了。

    四目相对,刹那间,心口是说不出的悸痛,曾经,慕莲枫就是她的希望她的未来,她以为他会是自己一辈子的依托,可现在,她与他近在咫尺却仿佛相隔天涯,竟是连说句话也要瞻前顾后,生怕惹人嫌隙。

    “小主子,走吧。”李全忽的出声,那声音惊醒了夕沫,她才知道她在这轿子前停留的过于久了。

    弯身福了一福,便再也没有说什么,他要告诉她了,可他,又怎么才有机会告诉她呢?

    坐进了轿子里,真想掀开那轿帘子,真想看看那个她生命中错过了的男人的身影,可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掀开轿帘,只这样的相见,也不知会引起多少的风波,跟着的小厮会说,轿夫会说,而李全,也会说出去。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沉了下去,轿夫走得飞快,也让那一条原本很长的路变得越来越短,不管她怎样不想回去,她的人也还是被轿夫抬回了逍遥王府。

    “小主子,你回来了。”轿子停下来的时候,清雪的声音轻快的传来,似乎是等了许久了。

    “嗯。”她探出身去,一手落在了清雪的手上,这才看清轿外的那道门上清晰的四个字:清心小筑。

    想不到,她午间才答应他的条件,此刻,已是王府中人皆尽知。

    “小主子,要用膳了,快些走,可别让王爷等急了。”清雪笑语,牵着她的手便向餐厅走去。

    平稳着自己的心绪,什么也不要想,只是一顿饭而已。

    可是过了这顿饭呢?

    她害怕留在这清心小筑,因为,她怕面对那个她不愿意面对的男人:燕墨。

    远远的,便有笑声传来,那是女子轻柔而婉约的笑,听那声音,似是婉妃。

    那声音,让夕沫的脚步一滞,心里,真的不想去应付这样的一个饭局,可她,却没有任何选择,燕墨让她来,她便只能来,她知道与他斗的下场是什么,她斗不过他。

    “蓝小主到。”

    随着那声音,餐厅里女子的笑声才顿去,夕沫只觉有数道目光直直的落在自己的身上,微微的敛首,夕沫轻轻一福,“夕沫见过王爷见过几位姐姐。”

    “快过来坐吧,你再不来,王爷可是饿坏了。”婉妃笑容满面的向她打起了招呼。

    夕沫轻盈而移到了桌前,才发现桌子前只有一个空位,那便是燕墨的身旁,而婉妃、丽妃和靖妃早已坐定。

    当下也不知自己要坐在哪里了,以她现在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坐在燕墨身边。

    就在夕沫犹豫的空档,燕墨一挥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位,低声道:“沫儿,坐我身边。”

    夕沫直觉不妥,毕竟自己现在在逍遥王府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妾的身份,怎么能轮到她坐到燕墨的身边呢,于是,便道:“阿墨,这,不合礼仪吧。”

    除了这个理由,一时之间让她想不出更合理的推辞了。

    婉妃的笑声又起,“夕沫妹妹,你现在可不是普通的小主呢,你有了身孕,可就是王府里的希望,身子可是金贵着呢,快坐快坐,王爷都发话了,就坐王爷身边无妨。”婉妃依然笑,明艳而动人。

    “坐吧。”燕墨轻声一语,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小巧而精致的脸,一瞬间竟象是有无尽的爱怜之意似的。

    周遭,女人们的目光如箭一样的射向夕沫,让她甚至感觉到了心口被刺穿的那种刺痛,只得依然坐在了燕墨的身边。

    那一餐饭让夕沫只如坐针毡,桌子上的吃食都是山珍海味,她吃着却味同嚼蜡,只想尽快结束这样的‘酷刑’,否则,她会被餐桌上几个女人看似娇媚却冰冷蚀骨的目光给射穿了。

    这样的一桌人,就好象是家庭聚会一般,表象中给人一种和睦的氛围,燕墨的女人至少在他在的时候都是表现出一派大家风范,温婉而有礼。

    “王爷,吃这小笼虾,蒸得很鲜呢。”丽妃的贤惠是出了名的,银色的筷子夹了虾就放在了燕墨的碗中,他一笑,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从头至尾也未见他说过几句话,却把在座的三个女人打发的服服帖帖,和和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