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沉稳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3本章字数:2026字

    “这……”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那天她来服侍王爷的时候还遇上了相公子,可是后来……

    后来王爷好象又改变了心意,又送她回去住处静养去了,然而不过两天,她又回来清心小筑了,太乱了,旺福理也理不清了,主子们的事看来只有主子们自己才理得清,不出声的垂首站着,已是默认了她的出现。

    夕沫脸上的笑意更浓,盈盈向着书房的方向道:“阿墨,夕沫来了。”

    等着,她要看看燕墨会有什么反应。

    她的话才一说完,书房里很快就传来了燕墨低沉的男声,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两样,“进来。”

    他的声音,似乎没有任何波澜,让夕沫不由得更想进去见他了,难道,那指甲的一划并没有伤到他的脸?

    推门而入,宽宽的袖摆轻轻晃动,白皙的俏脸上因为期待而泛着点点红晕,轻轻抬首,书桌前燕墨正伏案写着什么,“阿墨,可又是在做画吗?”他不抬头,低着头的他让她看不见他的脸,真是着急呀。

    “过来。”他又是沉冷的两个字,让她越来越摸不到边际了,看来,他倒是希望她走近他。

    只好移过去,况且,她也想要靠近他,这样,才有机会看清楚他脸的自己的杰作。

    近了,她嗅到了他身上的那一股子淡淡的男人的气息,眼看着砚台里的墨只剩下一点点了,她便殷勤的道:“阿墨,我来研墨吧。”

    “不必,你去锦臣那里帮我取了玉香膏过来。”

    “阿墨,怎么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却原来这么简单,不过是差她去取玉香膏罢了,这哪里又算什么惩罚?只是,他的表现过于沉稳了,沉稳的让她越来越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哦,你昨晚不是失手摔坏了那瓶药膏吗,再去取了,本王一会儿亲自为你上了。”

    还是垂头写着什么,让夕沫惦起脚尖也看不到他的脸,他这个人,越发的可恨了。

    罢了,先去取了吧,取回来再说,“好,夕沫现在就去。”

    “嗯,去吧,不过,路上要当心些,最近府里面的猫特别多,本王昨夜就被一只小野猫给伤了一下,你身子重,小心别被猫伤了身体。”

    他说着时,依然还在伏案而书,夕沫的心已经笑开了花,忍着笑意低应,“好的,夕沫这便去取。”

    走出燕墨的书房,身后静悄悄的,夕沫的心第一次的在这逍遥王府里愉悦起来。

    不管燕墨口中的小野猫是不是指她,可他第一次的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让她难堪的事情。

    这,才是进步。

    走在去往听雨轩的路上,这是她第二次去听雨轩,只这一次,因为没有燕墨的同行倒是让她从容了许多,也惬意了许多。

    也才发现,那一路都是花草迎风,树影扶疏,端得是让人心旷神怡。

    没有清雪,没有燕墨,她自由的就象是可随意飘摆的风,第一次的把笑容灿烂的挂在脸上,此刻的夕沫很轻松。

    慢慢的走近听雨轩,她居然记得通往那里的路。

    就要到了,远远就看见了那个小院,朴朴实实的一座小院,比起王府里的那些华丽的房舍,这里真的可以算得上宁静致远,给人一种世外桃园的感觉。

    “相公子……”夕沫在门外轻唤,可是回应她的却是空荡荡的渺然无声。

    真静,静的让她只听到了周遭的虫鸣鸟叫,让人开始想往大自然的美好,可这王府里,所有的看似自然的风光都是经过雕琢的,都带上了那么一点人气,于是,也就少了一点味道。

    相锦臣似乎不在。

    抬首看看天色,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她走过来已经薄汗涔涔,即使是回去也还是要再过来替燕墨取了那玉香膏,不如,那便在这里等等他也好。

    打定了主意,夕沫决定进去小等,相信,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满院子的清幽,除了草就是青松,苍翠欲滴的让人喜欢。

    院子很小,青松又好象是不久前才植入的,所以并不高壮,让她一时无处遮阳,举目四望,这才在院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小亭子,夕沫紧走两步便躲进了亭子里。

    阳光顿时被挡在了亭子外,阴凉的让她喜欢,也舒服了许多,这才发现亭子里的石桌上摆了一架琴,那琴一看就是琴中之精品,无论是紫檀香木的质地,还是那琴弦,触手的质感都让她爱不释手,让她不由自主的就坐在了石凳上抚上了琴。

    琴身与琴弦都是一尘不染的,想来主人每日里都会擦了这琴,可是奇怪的,当她拨动那琴弦时,弦音,竟是不准。

    多久没有弹琴了,从遇见燕墨,她的人生里就再也没有了真正的快乐,也让她许久不曾弹琴了。

    一根一根弦的较起了音色,夕沫忘记了所有,只沉浸在那袅袅的琴声中,悠然而自得。

    即使,一袭斜长的影子悄然而立在她的身侧,她也犹自不觉……

    指落,音起,浑然忘我的境界里一曲《潇湘水云》仿佛自天外而来,带人进入碧波荡漾、烟雾缭绕的水云间,可就在那美奂美伦的韵律中,夕沫的指尖突的骤然飞动,从飘渺而到雄浑,琴声激昂顿挫,慷慨优扬……

    夕沫完全的沉浸在了琴曲中,直到指起,只余音袅袅而在周遭,她的眸中竟是隐隐的泛起了潮意。

    这曲《潇湘水云》是她打小就喜欢的。

    也是在这时,静下心来的夕沫才发现了石桌上的倒影,轻轻转首,相锦臣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轻轻起身,“相公子,何时回来的?”

    “哦,刚到而已,蓝姑娘的琴艺果然堪称栖城一绝。”由衷的赞叹,她的琴不止是绝,还能打动人的心。

    “相公子谬赞了。”含笑低语,她很喜欢亭子里的这架琴,弹起来让她得心应手。

    不知道相锦臣是不是已看出了她对那琴的喜欢,他居然道:“蓝姑娘,如果你喜欢,这架琴就送予你吧,跟了我,它倒是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