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是她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3本章字数:2014字

    她的脸发烧一样的烫,实在是太难堪了,可她真的顾不得了,接过来只能当着他的面细细的擦拭起来,就在她整理衣衫的时候,她面前的燕墨却早已是一身整齐的坐在座椅上就如同在欣赏宠物般的看着她。

    心里在哀怨,为什么他还可以那么的整齐呢?

    偏她就是那么的狼狈。

    马车外,嘈杂声起,应该是到了闹市区了,刚刚燕墨对她做过的所有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发现,可就算是不被人看见,只那车身的晃动也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

    理好了衣衫,还没坐稳,马车的速度就缓了下来,只听旺福道:“王爷,到了。”

    天,她的脸色好不好?她现在能不能见人?

    她问自己,却是无解。

    燕墨已俯身从车门走出,然后弯身将一只修长的手递了过来,他的眸光扫视着她,“把手给我。”

    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夕沫还是把手放在了燕墨的手上,他牵着她的手轻轻一带,夕沫便随着他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街上好多的人呀,垂首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倒也整整齐齐的,这便好。

    “王爷,连三爷已经到了。”管事的迎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报禀。

    燕墨一挥手,管事的便在头前带路,踏过店门槛的时候,夕沫看见已经有成衣摆在了柜台上,款式真新,看着就惹人喜欢。

    夕沫走过去,上下的打量着成衣,然后点了点头,笑道:“这两套衣服不错,就按这样的款式多变换一下小节的地方就可以了。”

    “好的。”管事的小心翼翼应着。

    “夕沫,我们走吧,先去见了竹清,一会儿出来你再仔细看看,再给些意见。”燕墨背着手沉声说道,他的声音自有一种威严,让人不敢违抗。

    “好的。”夕沫只得跟了进去,真不知道他巴巴的带着自己出来做什么,她真的不喜欢跟他一起出来,要自己一个人出来才舒服,也才有可能让她寻着机会逃离他。

    旺福已跟在了管事的身后,到了偏厅,便一挑门帘子迎着她与燕墨进去,“六王爷到。”

    连竹清已迎了过来,“六王爷,可等到你了,你让我查的那件事已经有了眉目,那个人就是……”

    突然,他一下子顿住了,目光扫向燕墨身后的夕沫,微微有些诧异道:“蓝小主也来了呀,六王爷怎么不早说?”

    “我昨儿没说吗?”

    “啊,说了说了,你瞧我这脑袋瓜,倒是给忘的一干二净,真是该死,来人,快上茶,就上前几天才得的那个香茶,蓝小主喝着暖胃还养……”

    “竹清,那香茶还养胎吗?”

    连竹清微微的有些不自在,“呵呵,我是听别人说的。”

    “听哪一位说的?就是莲香苑的嫣然吗?”

    “六王,你……”大概是没想到燕墨一语中的,连竹清更不自在了,急忙道:“快坐快坐,我们坐下说。”

    夕沫一直无声,她不懂刚刚连竹清说了一半的那个燕墨让他查的事情是什么,缓缓坐下,她暗暗的猜测着那很有可能与这批布帛被浸湿有关,不过,猜测总是猜测,做不得准的,眼看着连竹清因为她在而不说下去了,夕沫抿了一口茶,只坐了一会儿便道:“我去柜台上看看成衣,王爷和连三爷聊着就好。”

    “也好,我们谈着的都是些无聊的事情,燕小主不如多走走,这样对身体有益。”连竹清笑着打哈哈。

    夕沫一笑,福了一福便退了出去。

    才一走进院子里,身后就传来了燕墨的声音,“说吧,是谁干的?到底是不是她?”

    是谁干的什么事?燕墨口中所说的那个她又是指的谁?是男的他还是女的她?

    夕沫陷入了沉思中,却距离燕墨越来越远,两个男人的声音也越来越低,直至,再也听不见。

    可就在她抬脚还没有踏进店面的后角门时,身后,“砰”的一声响,紧接着就是燕墨的低吼:“果然是她,她好大的胆子。”

    一只脚轻轻落地,夕沫悄悄的笑了。

    也许,是她多心了吧。

    可她自以为燕墨这一声吼是故意的要喊给她听的。

    不然,他叫来了她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慕莲枫吗?

    这一刻,她真的只想到了慕莲枫,也许,是慕莲枫气不过燕墨带走了她而浸湿了燕墨的这批布帛。

    一步一步走向成衣柜台前时,她第一次的在离开蓝府后笑得这么的灿烂,真开心呀,把燕墨气坏了她才开心。

    一定是慕莲枫,她知道他的心的。

    只可惜,她与他有缘无份,终究只能隔街而望,想一想,竟是伤感。

    再看那成衣,早已心不在蔫了。

    与管事的又交待了几句,听着后院子里也没什么动静了,两个男人该谈的‘正经’事也该都谈完了吧。

    燕墨可真无聊,还不如直接就告诉她这些布帛是慕莲枫浸的呢,又何必拐弯抹角的。

    可是好象又不对了,这让她知道也没什么意义吧。

    迷迷糊糊的又返回了偏厅,有女侍已经重新换了新茶,茶香四溢,这香茶果然不是普通的香,既是能养胎,她便多喝,“王爷,夕沫看过了,那些成衣的做工精细,都很不错,就照着这样做下去,一定大卖的。”她尽职尽责的,既是把差事交给了她,那她便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在她逃离之前,她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说不得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虽然麻烦,但我们的利润其实比只卖布的时候还要高些。”连竹清倒是替她讲了一句公道话。

    是呀,她也早就算过了,从小到大她就喜欢做生意,可惜,爹爹不同意,只说她是女儿家,女儿家是不能抛头露面的,倒是现在的燕墨成全了她。

    抬头看他,一张脸上没有任何波澜,仿佛,之前那大吼一声的人不是他似的,“王爷,可还有其它的事吗?”她想走了,不想与连竹清和燕墨一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他们恼他们的,她可是好心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