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萧声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3本章字数:2009字

    看来,有些事情是急也急不得的,不过,她总算是知道一点了,这也算是进步,她再慢慢的查下去好了,她就不信燕墨会露不出痕迹来。

    稳下心绪,夕沫坐在琴前,琴不止是可以怡情,也可以静心,琴声可以把她紊乱的心绪一点一点的理清。

    再度弹起了那首《潇湘水云》,因为爱极,所以,无论弹多少次,她都是最爱这首曲子。

    正弹到高 潮处时,忽而,一道萧声和来,悠婉动人,原本,萧声听起来都是极哀怨的,可是,当那萧声和起了她的琴乐时却变成了少有的轻快,与她的琴声也配合的恰到好处。

    夕沫凝神,不管这萧是谁吹的,她都喜欢。

    快乐的弹着琴,宝贝一定很喜欢听吧。

    一曲又一曲,她弹,那萧声便跟进,从没间断过的配合着她。

    真好听。

    更主要的是萧声可以配合着她天衣无缝。

    清雪回来的时候,她刚好弹完了一曲,“小主子,药来了,喝了药再弹吧,小心别累坏了身子。”

    夕沫想起之前那枚变了色的银针,再看那碗药,她真的不想喝了,“清雪,先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喝。”

    “那可不好,要是凉了更难喝,而且,药效也会弱几分呢。”

    是呀,清雪说得有理,回想之前相锦臣说过的话,夕沫问道:“清雪,这药是谁熬的?”

    “哦,是相大夫,王爷不许假手他人的,所以之前那毒……”

    经清雪这一确定,夕沫越发的觉得这府中诡异,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时时都在伸向自己,欲害自己于无形。

    闷闷的想着,她现在才感觉到了危险,相锦臣说的对,她要小心,否则,这孩子真的很难保住。

    却又是谁一心一意的要加害燕墨的孩子呢?

    而又为什么只是孩子而不是燕墨本人也不是这王府里的其它人呢?

    接了药碗在手,她的琴声止,那萧声也顿时止了。

    看着碗中的药,她却一阵恶心,真的不想喝,“清雪,刚刚是谁和了我的琴,你知道吗?”

    清雪摇头,“我听那萧声好象是来自飘渺宫的方向,我想,应该是梅妃吧。”

    梅妃,夕沫记得那个女子,那是府中唯一一个敢与燕墨对抗的女子,可她的下场便是被送去了飘渺宫,“清雪,那里,我能去得吗?”她很喜欢梅妃吹的萧,更喜欢她爽直的性格,要是能有梅妃那样的一个朋友该有多好。

    “小主子,飘渺宫地处府中偏远地带,住的是茅舍,吃得都是厨房里的剩饭剩菜,那地方去不得的,小主子还是安心留在清心小筑里养胎好了。”

    “哦。”原来梅妃吃的住的竟是那么的恶劣,让她不由得替那个女子担心了,梅妃太倔强了。

    那一晚,身上的脏让她再也挺不住了,才一用完膳便向清雪道:“我要沐浴。”

    “呵,好,相大夫已经说可以了。”看夕沫着急的样子,清雪忍着笑的说道。

    “喂,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丫头越来越跟她没大没小的了,可她,却拿清雪没辙。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呀,相大夫说已经给你把过脉了。”

    “嗯,是把过了。”

    “那就是可以了,我去备水。”清雪收拾了一下碗筷,就去准备了。

    夕沫闭目养神的靠在软榻上,从醒来,虽然她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可她总是觉得很疲乏,懒懒的总不想动。

    门前,听到了极细微的脚步声,她以为是清雪,便道:“清雪,替我揉揉额头,头有点痛。”

    脚步轻轻的走来,两只手放在了她的额际,便开始细细的揉捏起来,那手劲不轻不重,让她舒服异常,“清雪,我想去飘渺宫,明天,想办法带我去逛逛,好不好?”她随意的问,声音低低的,就象是一个要做坏事的孩子一样。

    可清雪却没有回应她,只是继续的揉着她的额头。

    “清雪,你怎么不说话了,你知道吗,我好喜欢那萧声呢,我觉得那不是梅妃吹的,通常女子是吹不出那么欢快的萧声的。”

    越说越是起劲,也越对那吹xiao的人有了兴趣。

    可是夕沫连说了两句,清雪也不应她。

    心里,忽的一颤,夕沫倏的睁开了眼睛,仰首挣脱开额际的那两只手时,她居然看到了燕墨。

    原来,一直为她揉着额头的不是清雪,而是燕墨。

    一瞬间,她傻住了,“阿墨……”。

    “好些了,是不是?你要去飘渺宫?”她瞠目时,燕墨却象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问她,那表情,让她恨不得回敬他两拳。

    咬了咬唇,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就那么无声无息的进了她的屋子,他很讨厌呢,“是的,我好些了,我想去飘渺宫。”

    燕墨扬了扬眉,“你想要去与梅妃为伴,是不是?”

    “怎么?不行吗?”

    他的手忽的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冷冷道:“是的,不行。”

    “燕墨,为什么不行呢?你不是恨我吗?你不是讨厌我吗?你为什么不把我送到那样的地方好好的折磨一下呢?”夕沫气极的直呼其名,要是能将他大卸八块,她会立刻动手。

    “谁说我恨你了,沫儿,你又不乖了,叫我阿墨。”他轻轻一笑,真的只是那么轻轻的一笑,却让夕沫怔了一怔,明明只是一笑罢了,可这个男人居然可以笑得那么好看。

    “阿……阿墨……”她口吃的不由自主的唤他,“阿墨,你是恨我的,我知道,你因为一个女人而恨我。”可她,暂时还猜不出来那个女人是谁。

    他却不理她,依然当做什么也没听见似的,“起来,我们去用膳。”

    “我不饿,我已经吃过了。”她甩开他的手,几天没见,他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过,那冷冰冰的样子却是一点也没有清减,她今天用膳用得早了些,因为,她早就饿了。

    “那也要去。”

    “喂,我都说了我已经吃过了。”她没骗他,她是真的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