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疑惑

    更新时间:2018-11-07 17:35:53本章字数:2087字

    听说,那个花瓶燕墨已经请了工匠师傅修补好了,虽然已大不如之前的模样,可终究是还原成了一个花瓶,看来,那个花瓶对于燕墨的意义绝对非普通,而是无可替代。

    想一想,夕沫对那个花瓶还真的是很有兴趣呢。

    “夕沫妹妹,清雪到了。”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丽妃含笑走到她的面前轻声说道。

    “啊……”她恍惚抬首,清雪真的已经到了,正一只手递向她,“小主子,我们走吧。”

    夕沫这才惊醒回神,刚刚,她一定是失态了,急忙扶上清雪的手,然后手落在小腹上,她起身歉然向燕墨和三妃道:“夕沫身子有恙,就先退下了。”

    “快去吧,路上小心黑小心滑。”

    “谢谢丽妃姐姐。”客套的应了,这王府里现在是谁看她都不顺眼了吧,女人们是嫉妒她,而燕墨呢,是恨她。

    无所谓的离去,连她自己都诧异起了自己的心,何时,她竟是变得这样无所谓了呢。

    身子,是真的乏了,疲累的躺在床上,清雪正给她捶着腿,那一下下,轻轻的,她闭着眼睛享受这样的待遇,腿上的感觉就象是知夏再为她捶腿一样,那一瞬间,她的眼睛有些潮湿,“清雪,你真象我从前那个贴身的大丫头。”

    “是知夏吗?”清雪却一下子就说出了知夏的名字。

    “你知道知夏?”她诧异了。

    “呵,小主子的事我略知一二吧,王爷说让我好生的服侍小主子。”

    “那你知道知夏现在可好吗?还有,我被王爷带来王府,我娘家的人可有过什么意见吗?”被爹被娘给遗忘了的感觉可真的不好,让她只觉得了孤单,甚至于连亲情也不敢相信了。

    “没听说你爹和你娘有什么意见,不过,前几天知夏来过。”

    “啊?”夕沫倏的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清雪,快别捶了,你告诉我知夏来做什么?”

    “听说,她是想要来逍遥王府继续服侍你,可王爷不许,王爷说你现在已经不是蓝府的大小姐了,既是嫁到了逍遥王府,那么事事就要依着逍遥王府的规矩办。”

    心里一颤,她实在没想到燕墨竟然将知夏给拒之了门外,他是不想她身边多个知近贴心的人吧,他就是看不得她的好她的开心。

    “清雪,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心,忽的很沉。

    “小主子,快别想那么多了,心事多对胎儿可不好呢,是不是?”

    “嗯,我知道了。”清雪说得没错,书上说了,孕妇的心事太多郁结太多会很容易造成畸形胎儿的,所以,她还真得压制着自己的不开心。

    看书吧,别想了,想也没用,燕墨是不许知夏进这逍遥王府的,只要他不同意,她就没辙没办法。

    明明是早就有些困了的,可此刻,当想起知夏,她所有的嗑睡虫都顿去了,闷闷的看着书,脑子里时不时的闪过这些日子发生过的一切,看着看着,她的心思一动,便向门外道:“清雪,研墨,再备纸张。”

    想起燕墨脸上那条曾经被她划过的痕迹,还有今天她药碗中的毒,她突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而这后者,关系到她的性命,她绝不能大意了,也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清雪研墨的时候,夕沫已拿着纸折了两个信封,闻着满室的墨香,心里,是说不出的烦躁,燕墨让她随他入宫,可她知道她若是真的去了,一定没什么好事,说不定,又是他变着法的折磨她的一种方式。

    可她,又不能不去。

    在这逍遥王府,就是燕墨才说了算。

    他让她去东,她就不能去西。

    明面上,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是她一生都要仰仗的那个男人。

    “小主子,墨研好了,纸也铺好了,你要写什么?”

    “哦,我随便写几个字给相公子,一会儿我放在信封里你帮我送过去。”

    “行,没问题。”清雪一口应承了下来。

    夕沫将信封放在了桌子上,提笔蘸墨,浓黑的墨汁蘸满了笔尖,娟秀的小楷落下时,她才发现她有好久没有蓦过字了,可只写了几个字,她便住了笔,将那写了字的纸张撕成了一条,再放进已经折好的信封里,封了蜡,再在信封口签了一个‘沫’字,这般,如果真的被别人撕开了信,相锦臣绝对会发现,转身,她递给了清雪,“清雪,你现在悄悄的离开清心小筑,将这个信封亲手交给相公子,还有这个空的信封,你要等他一下,等他回给我的字条塞进这个空的信封里再拿回来,可记得了吗?”

    “小主子,这是……”

    夕沫轻轻一笑,道:“我想保命,我想保住我的孩子,所以,少不得就要麻烦你一次了,不过,这事除了你、我和相公子以外,我不希望再有第四个人知道,即使是王爷也不许。”

    夕沫说得谨慎而郑重,清雪一听就明白了,“小主子,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这就去了,小主子先睡下吧,不然,才好了的身体又要乏了。”

    “好,我这就躺下,要是睡着那便睡了,要是你回来我还没睡,那东西便交还给我。”她是不可能睡的,她一定要等到信封被拿回来,见不到相锦臣,她也只好以书信往来了。

    “行,我去了。”清雪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眼看着清雪就要走到门前了,夕沫突地一唤。

    “小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清雪,你告诉我,上午你去取药的时候,是在哪里遇到相公子的?”一直没问清雪,便是要等到现在问了才不至于让她起了狐疑,总是燕墨的人,她不能不防。

    “在清心小筑的大门前呀。”清雪毫不迟疑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那你去吧。”又确定了一次,夕沫不想出什么纰露,虽然药里有毒的事情清雪已经报上去了,可是已整整一天了,也不见王府里有什么动静,而燕墨也没有任何的举措,这府里,有一个人就在暗处一心要害她,人家在暗她在明,她就算再藏再躲也没有用,这就是被人盯上的后果,除非是挖出了那个人再毁了,否则,她随时都处在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