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有何脸面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0:44本章字数:3074字

    “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咏禾顿时一脸的气愤。“大小姐,她们不让进,便不进去了吗?”

    甄子芊一听,顿时摇摇头。“咏禾,好了,既然不让进去,那便算了。只是三妹都不舒服好几日了,也迟迟没有请大夫过来瞧瞧,我们现在就去找祖母,把这件事情告诉祖母,看看能不能从宫里请来名医。”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丫鬟们看见她要离开,又听见她那些话,顿时一阵吃惊,眼底满是不安的神情。“大小姐,你且等等,奴婢去找姨娘。”说完,还担心她真的走了,便小声吩咐另一个丫鬟守在自己,她便离开了。

    甄子芊站在门外,看见另一个丫鬟眼底紧张的神情,顿时微微一笑。“放心,既然二姨娘不让进,那我便在外面等着。”

    咏禾站在一边,虽然有些不悦,但是自家小姐都没有多说什么,她自然也是不会多说什么。

    很快,二姨娘便回来了,看见甄子芊站在门外,眼底满是不悦的神情,还是走上前来。“哟,子芊,你怎么过来了?”

    甄子芊顿时微微一笑,“姨娘,我听说三妹身体还未恢复,便过来看看。”

    二姨娘一听,顿时脸色一变,脸上的笑容顿时挂不住了。“甄子芊,你觉得,你有什么脸面说这样的话?子朵变成这样,要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

    “姨娘。”甄子芊顿时摇摇头,“姨娘,且不说三妹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难道你就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你听说过一句话吗?隔墙有耳,现在祖母是顾不上三妹的事情,可要是事情闹大,被祖母知道,更是查出上次的事情,姨娘说,会是什么结果呢?”

    二姨娘本就不情愿让她进去,现在又听见她这么说话,顿时一脸的恼怒。

    “怎么,难道姨娘真的不担心?那好吧,既然姨娘都不担心了,那我还说什么好。”甄子芊说完,顿时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二姨娘看见她离开,担心真的像刚才丫鬟说的那样,她是去见老夫人。“还不带大小姐进去,去看三小姐。”

    丫鬟一听,顿时点点头,不顾二姨娘生气的样子,带着甄子芊进去了。

    甄子芊刚要进去,忽然回头,看着二姨娘,顿时微微一笑,一句话不多说,便转身进去了。上了阁楼,忽然听见里面传来摔东西的声音,甄子芊顿时一怔,听这样的声音,顿时明白,甄子朵上次受的伤害,一定是不轻。

    刚刚进去,顿时听见里面传出来摔东西的声音。

    “三小姐,大小姐来看你。”丫鬟一阵迟疑,便硬着头皮进去。

    甄子朵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眼底满是愤怒的神情。“是她来了,让她进来。”

    甄子芊顿时微微一笑,转身便走进去。“子朵,你怎么样了?我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是哪里不舒服?”

    甄子朵看着她,看见她一脸的笑容,想起之前母亲的话,眼底满是恼怒的神情。“你们先出去,我跟大小姐有话说。”

    丫鬟们一听,迫不及待的出去。咏禾站在甄子芊的身后,眼底满是担心。

    甄子芊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摇摇头。“咏禾,你先出去。”

    “是。”咏禾一阵无奈,还是转身离开。

    等到丫鬟们都出去,屋子里就剩下她们二人。

    “怎么样,你现在好点了吗?”甄子芊淡淡的说道。

    “好点?我的好姐姐,你要不要试试看,被一屋子的男子,夺去你的清白,你说,会不会好呢?”甄子朵淡淡的说道,眼底多了一丝恨意。

    甄子芊一怔,她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所以呢?你现在这么愤怒的看着我,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所为了?”

    “难道不是吗?甄子芊,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居然要这样的害我?不过你放心,那样的场合,我都活下来了,日后,我一定会好好准备,让你也尝尝看,那生不如死的味道。”说完,眼底满是嘲讽的神情。

    “怎么,难道你真的觉得,会是我做的?”

    “甄子芊,都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了,你这样装下去,还有什么意思?”甄子朵恼怒的说道。“你可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

    “好,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问你几个问题,那晚的戏台,是我安排的吗?最先有害人念头的,是我吗?是,没错,那晚的信确实是我给你的,但是你母亲若是没有什么害人的心思,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所以归根结底,这样的事情,你还是要怨你那狠毒的母亲,她才是幕后的凶手。”

    甄子朵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眼底满是苍白的神色。“你说什么,是母亲她做的?”

    “是,没错,一切都是她准备的,所以你要是怨恨的话,只能是怨恨她。”甄子芊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你在胡说,我母亲说,一切都是你所为,她不会加害我。”

    甄子芊顿时微微一笑,眼底多了一丝嘲讽。“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母亲想要陷害我,她没做成,所以便害了她自己的女儿。可是她怕你知道真相之后,会怨怼她,所以故意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是我故意这样对你。”甄子芊淡淡的说道。“只是,难道你没有想过吗?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整日都是呆在府里,我就算是想要害你,那些男子,我从哪里可以找到他们?”

    甄子朵听到最后,顿时一脸的苍白。“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竟然是她害我?”甄子朵嘲讽的说道。“难怪,我出事之后,她是第一个找来,当初我看那些人的眼色,还有些奇怪,现在想来,竟然是这样。”

    甄子芊看见她疯癫的样子,顿时摇摇头。“现在该说的,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你要怎么样,那都在于你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甄子朵看见她要离开,眼底多了一丝迟疑。“甄子芊,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虽然没有亲生母亲,但是至少你在府里的生活,都是顺风顺水。”

    甄子芊一怔,顿时回过头。“每个人,都有艰辛的时候,只是你看不到罢了。”甄子芊淡淡的说道。

    “若是我希望你帮我做件事情,就当做是你间接害我这样的惩罚,你愿意吗?”

    甄子芊一愣,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有些迟疑。

    “我不会让你杀了她,但是我希望你,夺掉她的管家之权,让她生不如死的活着,没有了权利,没有了宠爱。”

    甄子芊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说话,可是看见她眼底认真的神情,顿时有些迟疑,思索一刻,顿时点点头。“我一定会这样做,只是,既然这是你的要求,我只会这样做,我不会伤害她。”说完,转身离开。

    等到她出去,就看见二姨娘站在院子里,眼底满是紧张的神情,看见她下来,迅速走上前去。“子朵她怎么样,你跟她说什么了?”

    甄子芊看见她紧张的样子,顿时摇摇头。“也没什么,只是关心她一下罢了。”甄子芊淡淡的说道。“难道姨娘还以为,以我跟她的关系,会说什么事情?”

    二姨娘听见她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甄子芊顿时摇摇头,转身离开。

    咏禾跟在她身后,眼底满是迟疑的神情。“小姐,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过来,若是看好戏,那便看好戏吧?只是刚才太惊险了,只有你们两人在房间,万一二小姐她做出什么事情,那怎么办?”

    “我跟她,现在要做的,是相同的事情。”甄子芊淡淡的说道。“对了,告诉子心,晚上我会去找她。”刚才她的话,也提醒她自己了,她是需要一些东西,比如权利,这样的话,日后她要做的事情,才不会那么艰辛。

    到了晚上,甄子芊走进去,手里拿着一些东西。

    “姐姐可是好长时间都没过来了。”甄子心淡淡的说道。“但是,姐姐这段时日做的事情,可真是精彩。”

    甄子芊顿时摇摇头,“子心,我来找你,是为了别的事情。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你可愿意离开府邸?”

    甄子心听见她的话,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一阵吃惊,眼底满是迟疑的神情。“姐姐,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打算?”

    “子心,我知道,你一心想要报复李蓉,但是你放心,李蓉现在已经不是甄府当今主母,日后,我也不会让她活着,只是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你现在的样子,也算是我当初所害,所以我自然是要让你做些别的事情。”

    甄子心一听,眼底满是吃惊的神情。“姐姐,要是你需要我的话,我一定会努力帮你去做。”

    甄子芊点点头,拿出手里的东西。“这个,是我母亲留下的,也是我前几日找到的。”说完,拿出里面的东西。本来,她还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这一切,都是牧一成的帮助,若不是她,她恐怕到现在为止,都不会知道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