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房契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0:44本章字数:3071字

    甄子心看着她拿出来的东西,看到最后,眼底满是吃惊的神情。“姐姐,这些都是房契?”

    “是,虽然有不少,但是我暗中去看过,都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现在,我需要你处理掉这些东西,然后创建一座京城最大的酒楼,而且我需要从这个酒楼里,知道很多事情。”

    甄子心看见她眼底的认真,顿时点点头。“姐姐,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去做。”

    “好。”甄子芊点点头,眼底满是欣喜的神情。“剩下的事情,我会一点一点教你怎么做,还有祖母那边你就放心,我会说,让你去城外的寺庙修行。”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发白了。跟甄子心交谈了一夜,非但没有疲惫的感觉,反而感觉全身都很舒服。回到院子,咏禾准备了热水,甄子芊洗漱一番,天色已经大亮。

    躺在床上,没有一丝困意。现在,李蓉已经被休,甄紫苏已经毁容,若要治好,想必是不容易的。还有李蓉背后的娘家,那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单看她母亲死后,这李蓉的娘家竟然能让甄云雄做出妥协,想必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至于甄紫苏回来之后,想必那背后的人,也不会轻易的放弃什么。想起上一世的事情,她成亲没多久,李蓉的娘家做出的一件事情,虽然现在,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但是想来,唯独这件事情不会改变。所以在这之前,她需要有自己可以用的势力。

    正在发呆之际,忽然听见旁边有些声音,正在抬头,忽然看见一阵熟悉的脸孔,甄子芊一怔,顿时有些吃惊。“你怎么在这里?”

    牧一成微微一笑,“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

    甄子芊一怔,看见他眼底的笑容,顿时一阵迟疑。不知为何,竟然因为他的一句话,心里起了涟漪。让她没想到的是,经历过上一世的背叛,她居然还会有可以相信的人,仅仅是因为他帮助过她几次,仅仅只是见了几次面。上一世,她是见过这个男子,只是那时,她的心思,全部都放在林楚生欧熙的身上,所以再也无暇顾及他人,对牧一成的背景,更是不了解。

    牧一成看见她一脸严肃的样子,顿时摇摇头。“好了,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这段时日,你过的,一定很劳累吧?”

    甄子芊顿时感觉心里一软,仅仅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还有他眼底关心的神情。“牧一成,若是你以帮助过我的姿态生活在我面前,你说的这些话,我听听就算了。”

    “所以,你觉得,我对你,只是因为这个?”牧一成微微一笑,眼底多了一丝嘲讽。

    “怎么,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你帮了我几次,我就该对你不一样,甚至可以在你面前,跟你谈笑风生?”

    牧一成听见她的话,顿时摇摇头。“好了,你若是不喜欢,那我下次便不这样。”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甄子芊看见他离开的背影,悄悄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对他的印象,更是有了变化。“咏禾,咏禾。”

    咏禾站在院子里,便听见她的叫唤,匆匆忙忙跑进来。“小姐,怎么了?”话音刚落,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有些迟疑。

    甄子芊看见她一脸的急切,顿时摇摇头。“我肚子饿了,准备些东西送过来。”说完,又继续躺在床上,眼底闪烁着异样的神情。什么时候起,牧一成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情了?仅仅只是几句话,本想刻意冷漠对待他,撇清两人的关系,却没想到,自己却无缘无故的心情不好。

    咏禾一怔,顿时有些好奇,可是又看见她躺下,还以为她是因为一夜未睡,所以才会疲累,便匆忙出去准备了。

    等了一刻钟,看见咏禾送来了吃食,便无奈下床,梳洗之后,心情好点,看见桌上的东西,更是没什么胃口吃下,顿时摇摇头。“好了,我们去祖母那里。”说完,匆忙走出去。

    咏禾看见她离开的背影,顿时感觉有些奇怪,她是第一次看见小姐这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却是感觉有些奇怪。

    到了王祖母的院子,王祖母自己坐在那里,像是在想些什么。

    甄子芊看见她发呆的样子,微微一笑,匆忙走上前去。“祖母一大早就心神不宁,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祖母一怔,看见她进来,顿时摇摇头。“没什么,只是一些琐碎的事情罢了。”

    甄子芊一听,自然知道不是这么简单,再三思索之下,顿时明白。王祖母这几日,与甄普龙接触颇多,而且现在,能让王祖母担忧的,想必只有甄普龙了吧?思索片刻,顿时微微一笑。“祖母,这几日你与大哥相处,心情好点了吧?”

    王祖母听完,眼底多了一丝担忧。“子芊,不知为何,自从出了李蓉的事情之后,我与你大哥之间,仿佛有了隔阂似的。虽然这几日,他总是出现在我面前,还跟以前一样,处处讨我欢心,但不知为何,却总是感觉有了变化。”

    “祖母要是担心,那便简单啊,现在让大哥回去学堂,一切不是就解决了?”甄子芊淡淡的说道。“而且子芊发现,这段时日,府里发生的事情太多,母亲也有了变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大哥是甄府嫡子,又是唯一的男子,任何事情,总该是要好好打算的。”说到最后,甄子芊的眼底,满是笑容。

    王祖母一听,顿时点点头,眼底满是豁然开朗的神情。“还是子芊你好,每次与你说几句话,我就没有困扰了。说到底,我也是担心,你大哥与李蓉相处久了,会被她教坏,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回去学堂,这样也避免有节外生枝,而且我还要再观察看看,要是李蓉还不安分,我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留在府邸。”

    甄子芊听完,顿时点点头,却不说一句话。

    王祖母一愣,想的正是高兴,忽然听见她没了声音,正在好奇时,看见她眼底的神色,顿时明白,一定是刚才她那席话,顿时摇摇头。“子芊,虽然那是你母亲,但是她现在,确实做了很多事情,若是她安分守己,留在甄府,也是可以,可她要是还兴风作浪,那我怎么能饶恕她?”

    甄子芊一怔,顿时点点头。“是,祖母,祖母做这一切,是为了甄府着想,子芊明白。”

    “你明白就好。”王祖母点点头,“反正她就算是离开甄府,还是有去处,她的娘家,也还是她的靠山。”

    甄子芊听到最后一句,忽然想起上一世,李蓉还是甄府夫人,但是她的娘家背后做的小动作,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上一世,没有变故,李府都做了准备,那这一世,想必也会出手。而且,甄紫苏离开,已经半月有余,想必也快该回来了。只是不知道,若她回来,得知她在甄府最后的靠山都没有时,会是什么样子呢?

    “对了,今日你来,有什么事情吗?”王祖母看见她在想些什么,还以为她是介怀刚才那席话,所以更是下定心思,好好补偿她一下。

    甄子芊一怔,忽然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祖母,是子心的事情。”甄子芊有些迟疑,还是下定决心。

    王祖母一听,忽然想起那个留在府邸里修行,这一辈子都已经毁了的四小姐。“她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情?”

    甄子芊摇摇头,“祖母,我前几日去看望她,发觉她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细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府邸里的下人,总是在她的背后说些难听的话,所以子芊特意来恳求祖母,让子心离开府邸,反正她已经这样了,就算是留在府里,或是出府,都没什么不同,所以想求求祖母的恩情,让祖母答应子心可以出府,去城外的寺庙,安度余生。”

    王祖母听完,顿时脸色一变,权衡再三,最终点点头。“那好吧,这件事情,便交给你去做吧。子心这个孩子,也是好孩子,只是出了那样的事情,实在是可惜了。”

    最终,留在王祖母的院子里呆了一会,甄子芊便回去了。

    很快,王祖母便与甄云雄协商,甄子心离开甄府,去城外的寺庙修行,而甄子心,离开学堂已经半月,所以应该早些回去了,也免得耽误了学业。

    因为有管家的帮助,甄子芊很快便办好了这件事情。二姨娘,三姨娘,王祖母,甄子芊站在门外,看见甄子心离开,包括甄普龙,也是离开甄府。马车缓缓离开,整个甄府,变的安静。

    甄子芊站在原地,忽然觉得有人站在角落里,便一眼看去,顿时看见李蓉站在那里,眼底多了一丝打量。

    “祖母,母亲她在那里。”甄子芊说了一句,眼底多了一丝淡然。

    王祖母一听,顿时回头看去,眼底多了一丝冷漠。“好端端的,她出来做什么?”说完,怒冲冲的看了她一眼,便走过去。

    李蓉看见她们过来,顿时有些惴惴不安,可是目光,还是看着离去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