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逝世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0:44本章字数:3099字

    甄紫苏一听,顿时呆滞在原地,眼底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你说什么?什么母亲死了?母亲她不是好好的,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前几日,她还给我发过信,又怎么会?”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思索片刻,发觉她自从回来到现在,更是连李蓉的面都没见过,难不成真是她出事了?

    张妈妈听见,心里多了一丝绝望。虽然此刻,她一脸的悲伤,可是想到还有事情没做,顿时摇摇头。“小姐,先换去身上的衣服吧。”说完,眼底满是悲伤,忽然看着一边的甄子芊,眼底多了一丝怀疑。思索片刻,更是细细打量她,可是看了很久,却看见她眼底满是悲伤,并未发现什么,顿时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甄紫苏虽然不愿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又果然没看见李蓉,顿时痛哭起来,眼底满是悲伤。

    张妈妈看见她伤心的样子,一把拉住她,然后带着她离开前院。

    甄子芊看着两人的离开,眼底闪过一丝神情。她知道,刚才张妈妈一直在打量她,她更是不相信,这张妈妈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在李蓉的身边,应该是陪伴了十几年,可是刚才知道李蓉死去的消息,虽然伤心,可她居然还知道要做什么,单看这个,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很快,张妈妈便带着甄紫苏出来,对于该做的事情,更是做的井井有条。

    王祖母看着出入的甄紫苏,虽然有些恼怒她,可是看见她如此伤心,却还是有些不忍心了。

    三天之后,关于李蓉的事情,彻底结束。李蓉死时,已经不是夫人,可是她的身后事,更是按照夫人的节制去办的。

    更是让甄子芊吃惊的是,不知道张妈妈有什么办法,在甄紫苏知道,李蓉已经不是夫人之后,更是在知道府里发生那么多事情,却没有丝毫的争辩,顿时明白,张妈妈这个人,是一定要小心的了。

    连续忙碌了几天下来,甄子芊更是一脸的疲惫,虽然憎恨李蓉,可是日后,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为了在别人的眼底落下好印象,便只能在灵棚里好好熬着。

    咏禾从外面走来,手里端着一碗药,眼底满是心疼的神情。“小姐累了吧,喝点这个,是老夫人送来的补药。”

    甄子芊一听,顿时点点头,便一口喝下。

    “只是小姐,奴婢真是感觉好奇怪,如今二小姐回来,除了那天早上的事情之外,二小姐知道关于李蓉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动作,仿佛一切都很平静似得?”

    甄子芊听见,顿时微微一笑。“若是她自己回来,现在恐怕早就闹的不可开交,可是你看见她身边那个妇人了吗?那个人,才是真正厉害的人,或许就是她,对甄紫苏告诫了什么,所以才会迟迟没有什么事情吧?”

    咏禾一听,顿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说完,顿时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二小姐回来之后,真的变厉害了。只是,小姐,你看二小姐的脸,丝毫没有以前那样了,好像是全好了。”说完,眼底满是失落。“真是可恶,二小姐这么狠毒的人,老天爷竟然会让她的脸好了。”

    甄子芊也是一阵皱眉,她也是好奇,究竟李府用了什么办法,才会让甄紫苏的脸好了?她可记得,那些药,可都是毒性很大,是万万不会好的。而且已经过去大半月的时间,甄紫苏的脸,应该是溃烂不堪了吧?

    到了晚上,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张妈妈吩咐下人准备好浴桶,便让他们都退下了。屋子里,只剩下甄紫苏与张妈妈。准备好一切,才让甄紫苏过来。

    甄紫苏站在浴桶边,看着滚滚的热水,传来一阵阵香气,顿时一阵皱眉。“张妈妈,我不想再泡这种药水了,每次,浑身都像是被针扎一般,又像是被蚂蚁啃咬一般,总是觉得,痛痒难耐。”

    张妈妈一听,顿时摇摇头。“小姐,为了你的将来,只要再忍忍就好。”

    “还要再忍?都已经多长时间了,身上虽然好了不少,可是那些印记,连我自己看了都恶心,我要如何去林楚生府?还有,张妈妈,一切都是你骗我的吧?我身上这些东西,是好不了了吧?”

    张妈妈摇摇头,“小姐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夫人,她将你托付给我,难不成我还会害你?现在,连夫人都死去了,小姐难道还要耍脾气吗?难道就不该好好想想,夫人真的就如他们所说,是心力交瘁致死?”

    “我自然是不相信,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不说祖母,就连父亲,都不听我多说,我又能怎么办?“

    张妈妈一听,顿时冷冷一笑。“小姐,要是别人说没有办法,那便算了,只是你,不能说没有办法,现在少爷不在,你若是不出面的话,就没人替夫人报仇,但是在报仇之前,你要调养好自己的身体,还有林楚生,一月的时间,就快到了,小姐是想高高兴兴嫁过去,还是留在府里任人欺负?”

    “张妈妈,你不必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缓缓脱掉自己的衣服,便一步一步走到浴桶里。

    “小姐,这样才对。”张妈妈看见她痛苦的样子,眼底多了一丝冷漠。

    第二天一早,甄紫苏梳妆打扮好,便在张妈妈的带领下,去给王祖母请安。刚刚到了院子门口,远远便看见甄子芊走来,甄紫苏的眼底,闪过一丝愤怒,刚想上前,却被张妈妈一把拉住。

    “小姐,别忘了你要做的事情。”张妈妈在甄紫苏的耳边,轻声说道。

    甄紫苏一怔,随即想起昨天的话,顿时点点头,眼底满是不情愿的神情。“我知道了。”

    甄子芊缓缓走来,眼底多了一丝笑意。“妹妹是来给祖母请安?”

    甄紫苏点点头,“是,姐姐,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太多,加上母亲的事情,所以没能去姐姐的院子坐坐。”

    “我们姐妹之间,还说这样的话做什么。”甄子芊说完,看了她一眼,看见她眼底的隐忍。“现在看见妹妹能够回来,之前脸上的伤痕,也全部都好了,一月之期,马上就要到了,妹妹可以如愿嫁到林楚生府去了。”说完,眼底闪过一丝笑容。

    甄紫苏一愣,虽然有些恼怒她提起之前的事情,还是点点头。“是啊。”

    “既然如此,那妹妹便好好保重,虽然母亲不在了,但是还有我这个姐姐,日后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甄子芊微笑的说道。

    甄紫苏好不容易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却又听到她提及李蓉的事情,眼底多了一丝探究。“好。”

    甄子芊看见她的神情,顿时点点头,转身便走进去了。

    甄紫苏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多了一丝憎恨。这甄子芊,迟早有一天,她一定会让她好看。

    “小姐,以后还是小心点,毕竟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跟大小姐,最好别再有什么争执。”张妈妈迟疑的说道。

    “我知道。”甄紫苏说完,转身便进去了。

    几人刚刚进去,便看见二姨娘坐在那里,眼底满是春风得意,就连甄子朵,也是一脸笑意的坐在那里。二姨娘看见甄紫苏进来,眼底多了一丝嘲讽。

    “前几天忙着丧事,倒是忘了紫苏,如今看来,紫苏的脸,也都好了。”二姨娘不动声色的说道。

    甄紫苏一愣,看见她眼底的神情,自然有些厌恶。这个二姨娘,以前在母亲的身边,处处巴结讨好,现在母亲一出事,她便迫不及待,顶替母亲的位置。只是,她不想再看见她这么风光下去,一定要想个办法。

    王祖母也是点点头,“是啊,紫苏如今你回来了,跟林楚生的亲事,也该有着落了。”

    甄紫苏一听,顿时点点头。“祖母,确实是这样,可是,毕竟母亲才刚刚去世,即使不能为母亲守孝三年,紫苏也想等段时间,再提及这件事情。”

    王祖母听见,眼底多了一丝心疼。“这。”

    “要等到什么时候?”二姨娘有些不情愿。“老夫人,不止林楚生的事情,还有欧府,现在都已经很长时间了,该找他们要个交代了,毕竟子朵跟欧宸的亲事,也该商议了。”

    王祖母一听,顿时有些犯难。“这确实是不能再等下去了。”王祖母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该好好准备着了。”

    二姨娘一听,嘴角闪过一丝笑容。“那我便好好准备。”说完,一脸的欣喜。

    甄子朵坐在一边,看见二姨娘眼底的神情,眼底多了一丝厌恶,却一句话都没说。

    很快,一切便商议好,毕竟现在李蓉不在了,整个甄府,还是二姨娘代替夫人的位置。等到众人说完话,便纷纷离开了。

    走出王祖母的院子,甄子芊跟甄紫苏走在一起,后边跟着张妈妈,还有咏禾。

    “妹妹,你回去半个月,现在你的脸终于好了,跟林楚生的亲事,也就要定下来了。”甄子芊微笑的说道。

    甄紫苏一听,顿时点点,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是啊,我的脸好了。”说完,眼睛更是看了一下身后的张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