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商量亲事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0:44本章字数:3119字

    咏禾一听,自然是气不过,可这是甄子芊的决定,她也只能听从。思索片刻,咏禾气哼哼的看了细细一眼,便离开了。

    细细看见咏禾离开,顿时摇摇头,眼底满是淡然。“小姐一定很宠爱咏禾。”

    甄子芊一怔,看见她眼底的羡慕,顿时微微一笑。“咏禾自小跟我一起长大,而且她对我忠心不二。”

    “细细很羡慕她,也想跟她一样。”说完,眼底多了一丝期待。

    甄子芊一愣,顿时点点头。“只要你帮我好好做事,你也会一样。还有,你跟咏禾的关系,也好好想想办法,毕竟你们要呆在一起,我可不想看见你们总是吵架。”说完,便转身躺下。

    甄紫苏躺在浴桶里,眼底满是痛楚的神情。刚开始,她根本受不了这样生不如死的感受,只是若她不这样泡药桶,想必此时此刻,她早已经全身溃烂。“张妈妈,你想个办法,现在我看见二姨娘这么春风得意,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张妈妈一愣,看见她眼底的仇恨,顿时点点头。“老奴已经在想办法了,而且也给李府送信了,相信该怎么办,你外婆一定很清楚。”

    甄紫苏一听,顿时一阵心满意足。“现在母亲没有了,二姨娘也一定在算计甄府主母这个位置,一定要外婆想想办法,要不然,在这甄府,我与哥哥,可就没有立身之地了。”

    “小姐放心,我答应过老夫人,便一定会好好帮助你,还有夫人的事情,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害死夫人的人,我也一定会调查清楚。”

    等到甄紫苏泡好浴桶,张妈妈准备好药,让她服下,甄紫苏便好好休息了。看着浴桶里的污水,便让丫鬟进来处理。等到丫鬟处理完,她看了看熟睡的甄紫苏,便转身出去了。

    刚刚走到房门口,忽然听见外面细细碎碎的声音,顿时一阵迟疑,便悄然走过去,远远就看见丫鬟与一人在角落里说话。

    “怎么样,我让你调查几天,有没有什么结果?”

    张妈妈站在一边,因为听过她的声音,对这个声音,更是知道她的主人是谁。

    “奴婢已经在调查了,只是到了晚上,就只有张妈妈在伺候,奴婢根本不能接近小姐。”丫鬟迟疑的说道。

    “可恶,一定要赶紧想办法。要是我找到什么办法的话,就可以处置她,她也就再也不敢在我面前那么嚣张了。“

    大约等了一会,那人离去,丫鬟才慢慢走回院子。张妈妈听到声音,便回到房间去了。

    第二天一早,二姨娘便带着甄子朵过来,张妈妈远远看见来人,顿时一阵皱眉。“二姨娘。”

    二姨娘点点头,“你家小姐呢?自从她回来,我们可没单独见面,而且之前有不少的误会,可要说清楚。”二姨娘说完,便朝院子里看去。

    张妈妈一怔,顿时多了一丝为难。“小姐她还未起,姨娘等一下,老奴去请小姐。”说完,眼底多了一丝慌乱。

    二姨娘本就好奇,忽然看见她的样子,顿时明白,甄紫苏的房间,一定是有什么古怪,思索片刻,便匆忙挡在她前面。“算了,我便进去看看吧。”说完,拉着甄子朵,便匆忙进去。

    “姨娘,这样不好,你还是等一下,现在小姐她还未起,而且也不方便。”说完,一把拉住她,说什么都不让她进去。

    二姨娘看见她的样子,顿时明白,甄紫苏此时此刻,一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顿时一阵恼怒。“放肆,我们来看甄紫苏,你好端端的,拦住我们做什么?还是你觉得,你是从李府出来的,便可以将我不放在眼里?”说完,一脸的恼怒,趁张妈妈没反应过来,顿时冲了进去。

    刚刚进去,便看见甄紫苏坐在床边,二姨娘顿时一怔,便匆忙过去。“紫苏。”喊了一声,正好走进,看见她穿戴好坐在那里,眼底闪过一丝迟疑。

    甄紫苏看见她进来,顿时微微一笑。“二姨娘怎么来了?”

    “小姐,老奴已经拦住姨娘了,小姐还未起来,也已经告诉姨娘不方便,可是她。”

    “算了,无碍。”甄紫苏淡淡的说道,眼底多了一丝淡然。“只是不知道,姨娘这么着急过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二姨娘一愣,本以为张妈妈那么慌张的样子,会发现什么,可是现在看见她没有什么不对,顿时有些迟疑,眼底满是无奈。“我只是看看你,你离开那么长时间,府里又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所以才匆忙进来,只是,紫苏,我那么着急,你不会怪我吧?”

    甄紫苏一听,顿时摇摇头。“姨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好端端的,我怎么会怪你?”甄紫苏说完,顿时微微一笑。

    “你不怪我就好。”二姨娘说完,顿时看着她。

    “只是,姨娘不来,紫苏还要去找姨娘,现在既然姨娘过来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紫苏发现有些不对,前几日,收拾母亲东西的时候,发现母亲留了一些东西,更是发觉,母亲不是自然死亡,好像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只是姨娘,你知道是谁动手的吗?”甄紫苏说完,目光落在她身上,眼睛更是在她身上打量。

    二姨娘一听,眼底闪过一丝慌张,顿时摇摇头。“这怎么会?你母亲不就是因为心力交瘁死的吗?怎么会是下毒?”说完,顿时悻悻的一笑,想起她提及李蓉留下的东西,害怕李蓉真的留下什么证据,顿时一阵不安。

    甄紫苏一听,顿时摇摇头。“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觉得,可是后来一想,母亲她身体健康,好端端的,怎么会心力交瘁,所以一定是有人对母亲做了什么。”说完,一脸恼怒的样子。“母亲死前我不在,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害死母亲,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而且也一定会将她拆皮碎骨。”

    二姨娘听见她话里的狠毒,顿时有些不安。“是啊。”说完,眼底闪过一丝迟疑。“只是,紫苏,你母亲留下的是什么,她有没有留下什么只言片语?”

    “二姨娘想知道?”甄紫苏说完,冷漠的看着她。

    “我只是好奇罢了,你若是不愿说,那便算了。”说完,一脸迟疑的看着她。

    甄紫苏一听,顿时点点头。

    二姨娘本来就等她开口,可是她迟迟不说话,顿时有些恼怒,却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姐姐,虽然你母亲死了,但是你放心,无论你母亲是不是被人害死的,那个害死你母亲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甄子朵淡淡的说道。

    甄紫苏一怔,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一阵迟疑。

    二姨娘本来就害怕,现在又听见自己的女儿这样说,顿时一阵恼怒,眼底满是愤怒的神情。“子朵,你胡说什么?李蓉不就是自己死的,哪里是被人害死的?是,她的身体是健康,只是不是被老夫人教训过,而且不许她跟你大哥来往,所以李蓉因为身体有伤,加上一直想你大哥,才会心力交瘁死去的吗?”说完,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甄紫苏一听,顿时有些恼怒,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二姨娘。“二姨娘你说什么,祖母惩治过母亲,还不许她见大哥?”甄紫苏恼怒的说道。

    二姨娘一愣,顿时有些为难。“这也是因为李蓉做错事情。”说完,顿时有些后悔的样子。“罢了罢了,时辰不早了,我便先回去了。”二姨娘说完,便匆匆忙忙离开了。

    甄紫苏看见她们离开的背影,脑海里,满是二姨娘说的那席话。“张妈妈,你听见没有,母亲是被祖母害死的,她不是自然死亡的。”甄紫苏恼怒的说道。

    张妈妈点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狠毒。“我听到了,竟然是老夫人,想不到,她竟然这样对夫人。”张妈妈一脸的恼怒。“小姐你放心,害过老夫人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说完,恨恨的看着门外。’还有那个二姨娘,她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看她刚才闪闪躲躲的样子,夫人的死,跟她也一定有关系。“

    二姨娘离开甄紫苏的院子,还是有些心虚。想起她刚才恼怒的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幸亏她反应过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老夫人的身上,要是让甄紫苏知道什么,知道李蓉的死跟她有关,那甄紫苏,还会放过她?更何况,她身后还有李府。想到这里,顿时摇摇头。

    甄子朵走到二姨娘的身后,看见她的样子,又想起她刚才的奇怪,顿时有些猜测,难不成李蓉的死,跟她有关系?虽然她也憎恨李蓉,但是现在,她更恨她,若不是她,她怎么会失去清白,被那么多男子玷污?虽然她已经不是清白的身子,但是,她又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林楚生坐在院子里,眼底满是恼怒的神情。前几日,他就听说甄紫苏回来的消息,更是听到消息,说是她的脸,已经痊愈了。想到即将要跟她成亲,还有那个得不到的女子,顿时一阵恼怒,眼底满是愤怒的神情。

    管家走过来,远远看见他正在生气,顿时有些迟疑,便匆忙走过去。“林楚生,甄府来人,说是请您前去商量,跟二小姐的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