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猜测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0:45本章字数:3038字

    只是,二姨娘,我奉劝你一句,日后在我身边,最好乖乖听话,要是你惹得我不快,我就随时送你上路。”说完,微微一笑,转身便离开了。

    二姨娘看见她离开,顿时松了一口气。想到她说的话,眼底满是冷漠。

    等到李兰离开,三人看没事情发生,才回了院子。刚到院子,咏禾不安的看着甄子芊,眼底满是迟疑。

    “小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李兰的真面目,所以你才带奴婢看这一出?”咏禾迟疑的说道。

    甄子芊点点头,“是,所以你现在知道了吗?有时候,不要被别人骗了,这表面对你笑的人,或许不是什么好人。”

    咏禾一愣,顿时点点头。“小姐,今天奴婢累了,便回去休息了。”说完,转身离开。

    细细看见她离开,顿时有些担心。“小姐,要不然奴婢去看看她?”细细迟疑的说道。

    “不要了,还是给她一个歇息的时间吧。”甄子芊说完,顿时摇摇头。“细细,你。”话未说完,甄子芊顿时闭上嘴巴。

    细细看见她有口难言的样子,顿时有些好奇。“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你先出去吧。”甄子芊摇摇头,便闭上嘴巴不说话。本来,她是要问牧一成的下落,但是现在想想,她跟他又没什么关系,又何必要操心他的事情。

    细细听见她的话,顿时点点头。“那好吧,小姐好好休息,奴婢先出去了。”说完,便转身出去。刚刚走出去,顿时看见迎面而来的人,眼底突然多了一丝笑容。

    “怎么,看你很高兴的样子,出什么事情了?”牧一成微笑的说道。

    细细一愣,顿时摇摇头。“主子刚刚还说想公子,公子就出现了,可真是凑巧。”说完,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牧一成听见她的话,顿时一脸的欣喜,推门而进,便看见那张面孔。熟悉的进去,自顾自的倒杯茶,然后迎接她错愕的面容。

    “你怎么来了?”甄子芊想到,自己刚才还想找他,他居然就出现了。

    “你不是想我了吗?既然你不好意思找我,那我便来找你了。”牧一成说完,顿时微微一笑。

    甄子芊一愣,眼底的错愕消失,顿时恢复冷漠。“我跟你又没什么关系,为什么想你?”说完,顿时摇摇头。“牧一成,你这人真是太自恋了。”

    “自恋?我能比过林楚生吗?你与他的事情,我可是听说的一清二楚,要是你真的很烦他,我帮你想个办法,保证他日后,再也不会打你的主意。”

    甄子芊一听,顿时点点头。“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甄府不是马上就有亲事吗?不如我也上门成亲,让甄老爷一次嫁三个女儿,你说好不好?你成为我的女人,自然就没人敢打你的主意了?”说完,顿时微微一笑。

    甄子芊本以为他是在说笑,忽然迎接到他认真的样子,顿时一阵不安。“你胡说什么?”

    牧一成看见她害羞的样子,顿时摇摇头。“好了,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喜欢,那便算了。”说完,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

    甄子芊看见他一直在那僵持着,顿时有些无奈。“牧一成,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休息了?”甄子芊沉默了一会,突然张口。

    牧一成一愣,顿时一阵皱眉。“只是在你这里坐坐,你就这么小气。日后要是跟踪别人,还是小心点,要不是我今天出现,想必就算是细细护着你,你也不一定能够安全的坐在这里了。”

    甄子芊听完,顿时想起今天的事情,眼底闪过一丝迟疑。“这么说,我今天没看错,那黑影,是你?”

    “是,我刚刚到那里,便看见有个黑影朝你么走去,细细也真是粗心,那个时候,竟然什么都没发现。”说完,顿时摇摇头。

    甄子芊听见他的话,顿时一脸的紧张,匆忙便下了床,走到他身边,眼底满是审视的神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黑影是什么人?”说完,更是拉住他的手臂,眼底满是紧张。

    牧一成被她拉着,眼底闪过一丝痛楚的神情,眉头更是皱在一起。“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甄子芊发现他的异样,忽然觉得手上一阵粘稠,低头一看,竟然发现一手的黑血,顿时一阵不安。“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了?”想起那个黑影,心里有了猜测。“是你与黑衣人交手的时候受伤的?”

    牧一成刚要说话,忽然觉得一阵晕眩,便倒在桌子上。

    甄子芊看见他突然晕眩,顿时一阵紧张,忽然看见手上的鲜血,顿时有些迟疑。撕开他手臂上的衣服,顿时看见醒目的黑色,顿时明白,他的伤处,似乎是中毒的样子。思索片刻,顿时低下头,用嘴巴吸出手臂里的毒。

    细细回到房里,刚刚有了睡意,忽然听见一阵敲门声,打开房门,甄子芊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更是在她的房间翻找一会,直到拿上全部的瓶瓶罐罐,才拉着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细细正在好奇,当进去的时候,看见牧一成倒在那里,屋子里依稀还有血腥的味道,顿时一阵担心。“小姐,公子怎么了?”

    甄子芊摇摇头,“好像是中毒了,手臂有些伤,我帮他把毒吸出来,只是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甄子芊迟疑的说道。

    细细一听,自然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匆忙走上前去,手搭在牧一成的手臂上,顿时一阵皱眉。“公子是中毒了,只是小姐帮公子吸了毒,公子便没大碍,只要包扎,便可以了。”说完,快速的包扎。处理完一切,顿时迟疑的看着甄子芊。“只是,小姐,公子中的是剧毒,你怎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

    甄子芊一愣,眼底闪过一丝迟疑。“剧毒?”

    “是啊,公子中毒,索性小姐你很快将毒给吸出来,只是这毒性太强,即使是无意碰过,也会很严重,可是小姐你,一直到现在都没事?”细细迟疑的说道。

    甄子芊一愣,顿时看着细细。“细细,帮我查一下,看看我的身体。”

    细细一听,顿时点点头,然后一只手把着甄子芊的脉搏,到最后,眼底满是吃惊的神色。

    甄子芊看见细细眼底的神情,顿时明白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怎么样,是怎么回事?”

    “小姐,为何,公子的瑰宝,会在你身体里?”细细迟疑的说道。“这瑰宝可是公子所属,本来奴婢还好奇,公子身体里有瑰宝,按理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毒,都不能亲近他的身体,可是现在,这瑰宝却在小姐的身上?”细细好奇的看着她。

    甄子芊一愣,顿时摇摇头。“我不知道。”话未说完,顿时想起那次的事情,又想起救命恩人这句话,顿时明白一件事情。“细细,这瑰宝对于牧一成来说,是很重要的吗?”

    “是。”细细一脸的认真。“这瑰宝是只属于公子的,若是被其他人知道,想必他们一定会杀小姐灭口,顺便夺回瑰宝。”

    甄子芊听见她这样说,瞬间全部都明白了。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眼底满是迟疑的神情。原来是他,原来他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给了自己?只是,到底是什么时候,到底是何时给她这个的?甄子芊思索片刻,忽然想起她与甄紫苏一起中毒那次,甄紫苏的容颜净毁,可是她,却连御医也说奇怪。难怪,她能那么快就好,原来是他,是他救了自己。想到这里,看着他的目光,顿时变的不一样。

    细细看了片刻,顿时明白所有的事情。公子曾经说过,甄子芊就是未来的少夫人,难怪,瑰宝会在她身体里?想到这里,细细的嘴角,多了一丝笑容。“小姐,公子已经无大碍了,所以奴婢便先出去了。”说完,转身便离开。

    等到甄子芊反应过来的时候,细细已经出去了。甄子芊看着床上的人,顿时一阵叹气。就算是救命恩人,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算是怎么回事?细细也是,自己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可是细细也知道,为何不送他回去?想起追出去的时候,忽然衣袖被人拉住,甄子芊一怔,看着牧一成的眉头紧闭。

    “不要走,不要走。”呢喃间,双手紧紧拉住他,眼底满是沉重的神情。

    甄子芊看见他眼底的神情,顿时叹口气。“好了,我不走。”说完,无奈的坐在床边,眼底满是尴尬的神色。

    闲着无事,坐在他身边,她也睡不着,只能这样安静的坐着,便一句话也不说。仔细端详着牧一成,她才发现,她对他一无所知。上一世的心思,全部都放在欧熙身上,对这个牧一成,也仅仅是听说过名字。看着他熟睡的样子,不知不觉,竟然有些异样的心情。

    李兰回到院子,刚要休息,忽然听见房门轻轻的打开了,顿时一阵迟疑,就看见一个黑影走进来,眼底闪过一丝不安。“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