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虚情假意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0:45本章字数:3090字

    李兰站在门外,本想听听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听到她最后的一句话,忽然心里一痛,顿时拉着小红,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便提前离开了。

    小红等到她离开,便走了进去。屋子里的人正在说话,看见小红进来,顿时闭上嘴巴,一个个的眼底,满是不安的神色。小红一直走到咏禾的身边,才停下自己的脚步。

    咏禾一怔,顿时有些迟疑。“怎么,大小姐居然还跑到夫人面前告状?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说完,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小红一愣,顿时摇摇头。“夫人在园子里等你,让过去。”小红淡淡的说道。

    咏禾听见,顿时一脸的迟疑。“是。”

    甄子芊站在角落里,看着窗外的景色,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

    细细慌忙进来,再也顾不得其他。“小姐,奴婢听说,你将咏禾赶出去了?”细细迟疑的说道,眼底满是不安的神色。

    甄子芊点点头,“是,既然你都听说了,那我就不瞒着你了。”

    “只是,现在府里到处都在说,小姐是因为细细,才会将咏禾赶出去,是不是?”细细迟疑的说道。

    甄子芊听见,顿时看着她,眼底多了一丝迟疑。“这些话,你是怎么知道的?”甄子芊淡淡的说道。

    “这个,是听府里的下人说的。”细细迟疑的说道。

    甄子芊看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顿时摇摇头。“府里的下人,是听咏禾说的,是不是?”甄子芊淡淡的说道。

    细细一愣,顿时摇摇头。“小姐,奴婢虽然不知道,你与咏禾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细细还是想奉劝一句,咏禾跟在小姐身边多年,为何小姐这次要将她赶出去?若是因为细细,那么细细,随时可以离开,不想让小姐与咏禾不和。”细细不安的说道。

    甄子芊一听,顿时摇摇头。“细细,跟你无关,是咏禾自己的事情,你也就不必多想了,好了,回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情。”说完,一脸的冷漠。

    细细一愣,看见她的样子,自然知道她此刻是不开心,只好点点头。“是,小姐。”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刚刚走到门边,就看见丫鬟匆忙走进来。

    “小姐,夫人让你过去,说是在园子里等你。”丫鬟迟疑的说道。

    甄子芊一听,顿时点点头。“好,我知道了。”说完,看了一眼细细,转身便出去了。

    咏禾不安的到了园子里,就看见李兰站在那里,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咏禾一愣,还是走上前去。“夫人,不知夫人找咏禾,所为何事。”

    李兰看见她过来,顿时微微一笑。“不必拘束,你先坐下。”李兰淡淡的说道。

    咏禾虽然怀疑,还是听从她的话,顿时坐下。

    李兰看着她,眼底多了一丝笑意。“咏禾,你与子芊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听说,你跟在子芊身边十几年,怎么却在这个时候,出了隔阂呢?”

    咏禾听见她的话,并不是质问,只是询问,顿时眼泪落下。“夫人,奴婢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日在小姐身边,总是静心的伺候,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却不知道小姐到底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将咏禾赶出去。”咏禾说完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了。

    李兰看见她哭泣的样子,顿时摇摇头。“好了,你先别哭了。”

    “夫人,奴婢不是刻意在您面前告状,只是奴婢一直都小心伺候小姐,一直都是卑微的在府里生存,一直对小姐忠心耿耿,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奴婢不甘心,可是却因为卑微的身份,却丝毫办法都没有。”

    李兰一听,脸上的神情顿时一软。“身不由己,自然是很辛苦。”李兰摇摇头,眼底满是迟疑的神情。

    咏禾听见她的话,顿时站起身来。“夫人,谢谢夫人能够认同奴婢。”咏禾欣喜的说道。

    李兰顿时摇摇头,“好了,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只是如今,你被子芊赶出来,可有什么打算?”

    咏禾一听,顿时摇摇头。“身不由己,身份低位,自然是要一直在府里,卑微的生存,哪里还能有什么打算?”咏禾淡淡的说道。

    李兰看着她,眼底多了一丝认真。“咏禾,若是让你在我身边伺候,你可愿意。”李兰淡淡的说道。

    咏禾听见,顿时迟疑的看着她。“夫人,你说的是真的?”咏禾说完,眼底顿时一亮,没有之前的绝望,顿时多了一丝希望。

    “是真的,只是,我要的,不是小心翼翼,而是有用之人,若是有用,才能一直呆在我身边。”李兰微笑的说道。

    咏禾顿时点点头,“夫人若是需要奴婢的话,奴婢一定会好好伺候夫人的,无论夫人要奴婢做什么,奴婢都是心甘情愿。”

    李兰听完,顿时一脸的满意,忽然看见角落里站着的人,顿时点点头。“那好,日后你便留在我身边,好了,你现在便回去收拾一下吧,具体要做什么,小红会告诉你。”

    咏禾听完,一下跪在地上,眼底满是欣喜的神情。“谢谢夫人,谢谢夫人,之前小姐那么绝情,将奴婢赶出去,奴婢日后,一定会忠心对待夫人的。”

    “好了,回去吧。”说完,顿时微微一笑,看见她一脸的认真,顿时放下心来。

    咏禾千恩万谢,顿时转身离开,刚刚走到角落里,顿时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咏禾一愣,顿时一脸的迟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怎么,才刚刚从我那里离开,你就找到新靠山了?”甄子芊冷漠的说道。

    咏禾一愣,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有些气愤。“怎么,奴婢不能留在小姐身边,就不能再找到别的主子?奴婢一直认为,在小姐身边,总是尽心尽力的伺候,可是却没想到,小姐居然这样绝情,既然如此,你就不能怪奴婢。”说完,眼底多了一丝愤怒。

    甄子芊听完,眼底多了一丝冷漠,顿时一扬手,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好,很好。”说完,绕开咏禾,走到李兰身边。

    咏禾站在那里,呆滞了一会,只是一会,瞬间便离开了。

    李兰看见甄子芊过来,看见刚才的一幕,眼底多了一丝笑容。“子芊,我将你身边的丫鬟,收为自己所用,你不会怪我吧?”

    甄子芊一听,顿时冷哼一声。“母亲若是喜欢,大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再说了,那样的丫鬟,子芊也不希望她一直留在自己身边。”甄子芊冷漠的说道。

    “那就好,本来我还一直担心,现在听见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李兰说完,顿时微微一笑。“好了,既然子芊不在意,那我也就先回去了。”李兰说完,顿时转身离开。

    甄子芊看见她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神情,顿时离开。

    李兰刚刚回去,忽然看见小红站在门外,眼底满是慌张的神情,李兰顿时一怔,走进去,便看见一名男子坐在那里,眼底多了一丝冷漠。李兰看了一眼小红,示意她先下去,然后走进去。“你疯了,是不是?居然敢这样就出现在这里,万一被别人看见,你是不是想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毁了?”李兰埋怨的说道。

    “你还敢埋怨我?你自己不也是一样,甄子芊身边的丫鬟,你就这么有把握,居然敢收在自己身边?”男子嘲讽的说道。

    “怎么,我已经按照你的话去做了?现在我只是要了一个丫鬟,你还不同意?”李兰恼怒的说道。

    “好了,我来这里,不是要跟你争辩什么,只是你自己要想清楚,到底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男子说完,淡淡的看着她。

    李兰看见男子的目光,眼底满是冷漠的神情。“我会做好我自己的事情,还有,你什么时候来,我不管,但是我告诉你,若是因为你,让我们的计划全毁,那么,你最好能够承受这样的后果。”李兰说完,顿时转身进去。

    男子看见她的背影,眼底满是恼怒的神情。若不是李兰留下还有用处,他也不会给她机会,让她一次次的顶撞自己。刚要离开,忽然听见外面的声音,一阵迟疑,匆忙出去,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人影。“你在这里多久了?我跟她的话,你都听见了?”男子戒备的看着她。

    咏禾一愣,看见男子脸上的冷漠,顿时一阵害怕。“奴婢……奴婢刚来,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不知道?”男子说完,顿时冷冷一笑,忽然目光落在她身上。“我当是谁,你不是甄子芊身边的丫鬟吗?本来我还好奇,你为何会刻意出现在李兰的面前,原来如此,说,你跟甄子芊联起手来这样做,到底是想做什么?”说完,狠狠的抓住她的手,眼底满是冷漠的神情。

    咏禾一怔,手上一阵吃痛,顿时喊出声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救命。”咏禾有些不安,看见男子的目光,顿时叫出声来。

    李兰呆在屋子里,忽然听见外面的声音,顿时一阵迟疑,刚刚出来,就看见男子抓住咏禾,眼底满是恶狠狠的神情。“你在做什么,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