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没死成的七殿下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5本章字数:1040字

    他捂住脸,眼泪就从指缝之间流淌下来,容徐徐站立在边上,看着这个十来岁的孩子哭得伤心,她虽然不是什么同情心茂盛的主,但是再想想,当初她十来岁的时候可还是傻不隆冬的整天只知道吃冰淇淋。

    “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是没事了嘛。”

    她蹲下身子,温柔的将那孩子抱住,原本清冷的夜风吹来,长孙无非喷嚏打个不停,这下被淡淡温暖,还有着某种温暖香气所包围。

    他微微怔住,片刻之后才发现自己被个太监抱住,忍不住一掌给推了出去:“死太监,滚开,本殿也是你能碰的。”

    一个不注意,被臭小孩子给推了出去,容徐徐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差点跌落到河里。

    幸好她反应机灵,抓住潭边的一棵小树。

    撇了撇嘴,妈的,果然皇家出来的小孩都不可爱。

    “七殿下,七殿下……”

    远处传来叫喊声,伴随着火把晃动的声音,长孙无非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慢条斯理的站立起来,那张俊俏的小脸上清冷如玉,在月光下,容徐徐居然觉得跟某人有七八分的相似。

    这两人好歹是叔侄,长得像也不奇怪呗。

    “这宫里有些话当说,有些话不当说,你自己衡量,知道得越多越不安全。”

    “我在这里……”

    那个孩子瞪着一双清亮的眸子对着容徐徐吐了这么一句之后,高声对着远处应道。

    那边他的贴身的常公公急忙带着人赶来,那孩子似乎并不愿意让人发现容徐徐的存在。

    几步跨到前方,黑暗之中也没人注意到容徐徐。

    “殿下,老奴可找到你了,你这是去了哪?”

    常公公在那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长孙无非淡淡开口:“我心情不好,出来走走,不小心掉下水潭了。”

    那边常公公一听,急忙叫人给拿上干的衣服,又派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只是觉得自家这位小主子似乎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到也没细想,只是以为这孩子受了风寒。

    几日之后,容徐徐倒是听其他宫人闲聊,说起那位七殿下深夜一个人掉入水潭之中,似乎撞到了脑子,忘记了好多东西。

    容徐徐咂舌,这么个孩子,心思就这般的深沉,居然只字不提那晚的事情。

    一转眼就是深秋了,整个东陵也开始冷起来了,芙蕖宫中是宫中没有地龙的几个寝宫之一。

    当年在南方长大的容徐徐一向是怕冷的,念大学的地方在北方,但是到了冬天整个学校都是暖气笼罩,十二月的时候,她基本上整个人都裹着好几层衣服,还冷的直哆嗦。

    “主子,奴婢去找点炭火来吧,小容子都快冷的说不出话来了。”

    素问看着她那模样,倒是忍不住了,自告奋勇的打算出去。

    容徐徐点点头,看向素问的眼睛之中眼巴巴的泪光,素问你真好,日后,我一定少欺负你。

    素问掩嘴轻笑,然后露出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容徐徐跟长宁靠在小桌子边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大半天也没见素问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