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牙齿断了自己吞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012字

    下午的时候,雪开始落起来,长宁有些着急了,站了起来好几次,望着门外,这皇宫也就这么大点,去找个炭炉不至于这么久。

    素问跟在她身边好些年了,随她从丞相府到这宫里,虽说是下人,但是却跟她亲如姐妹。

    下午大雪停住那会,素问终于回来了,只是被人送回来的,一张小脸上全是伤痕,周身的衣服褴褛,被人抬回来的,只是永远都不会再开口说话,再笑了。

    那是容徐徐来到这个异世之后第一见到的死人,她知道在古代这社会,人命真的不值钱,估计在外面,一头牛的价格也比寻常百姓的命值钱,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那么活生生,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的素问就这样死了。

    长宁哭成个泪人一般,负责芙蕖宫的冷嬷嬷也忍不住长叹了几声,却是什么也没说,至于那位老迈的公公更只是不住的将握拳长叹。

    命如草芥,如蝼蚁而已。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素问的清秀的小脸上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可见身前是遭受了怎样的虐待,周身的衣服全被鞭子所撕裂,隐约还能够看见皮肤上乌青的红痕。

    容徐徐看着素问那模样,这真是她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死人,这人上午的时候还伸出手指点着她的鼻尖,笑语盈盈。

    怎么一会的功夫,就不会说话了。

    她呆呆的靠在素问没有了温度的身上,柔声说道:“素问,你起来啊,你不是说喜欢隔壁锦绣宫的桂花糕么?其实我没告诉你,我真会做啊。”

    “素问,快起来啊,这天冷,睡地上要着凉的。”

    容徐徐就一个人偎在素问的身边,坐在地上,然后眼巴巴的看着素问,素问静静的躺在地上,不出一声。

    旁边的长宁泣不成声,那边送素问回来的两个小太监也忍不住红了眼睛。

    低声说道:“小容公公,这素问姑娘已经走了。”

    “你们胡说,素问今天早上还好好的。”

    容徐徐一声怒吼,她来到东陵之后,就一直跟长宁和素问相处,两个人都待她极好,长宁娇俏活泼,素问温婉胆小,但是对她都是真心实意,所以她心里也将这两个小姑娘当做自己的妹子一般。

    她心里压根不能够接受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的去了。

    “小容公公,你别太伤心了,魏公公下午经过长华宫的时候,打眼一看是你这边的素问,叫人停手的时候,素问姑娘就已经去了。”

    那小公公喟叹一声,容徐徐嗖的站立起来,长华宫如妃,她咬牙,又是那女人,她要她给素问偿命。

    不待长宁和那几位小公公反应过来,容徐徐拔腿就跑。

    长宁一转念就想到容徐徐这是打算去干什么?脸色唰的就苍白起来,高声喊道:“拦住小容子,别让他去长华宫。”

    容徐徐动作敏捷,她早年在学校是田径队的,这几个小太监自然是拦不住她,她东钻西跳,蹦出了芙蕖宫。

    长华宫距芙蕖宫并不算远,也就一炷香的时间,容徐徐一路上狂奔。

    到了长华宫的时候,那位如妃娘娘正半躺在前厅的椅子上,身上披着狐裘长毯,她容貌艳丽,纤细五指正捻着一侧的水晶盘子上的葡萄。

    她吃完之后,身侧的宫女立刻直接用手来捧着她吐出的核。

    “就是你,杀了素问。”

    容徐徐一双眸子瞪着通红如血一般的充斥,盯着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如妃眼眸微挑,手掌略用力拍向一侧的案桌,娇斥:“放肆,什么人,也敢闯进本宫的长华宫。”

    如妃身侧的小太监一向跟容徐徐交好,平日也在一起赌钱斗蛐蛐之类的,这下看到了,心里难免有些未容徐徐担心,急忙出口:“够奴才,这长华宫也是你能来的,快滚出去。”

    一边使着颜色让容徐徐出去,容徐徐此刻怒火冲天,压根没注意到小安子的眼神。

    直冲冲的冲向如妃,如妃脸色一冷,身侧的宫人立刻围上前来。

    “给本宫将这胆大包天的奴才拿下。”

    容徐徐半点武功都不会,如妃身边的几人都是大内的高手,只需要小指头一动,就将容徐徐给拿下了。

    “你这恶毒的女人,素问与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杀了她。”

    “枉费你长得美丽,蛇蝎心肠,你这样的女人永远不会有人真心的爱上你。”

    “你会不得好死,素问会每天每夜在你的chuang前看着你。”

    容徐徐根本靠近不了如妃的跟前,如妃脸色未变,盈盈笑语的慢吞吞起身,她自三月有了身孕起来,就时刻注意,若是能够平安的诞下麟儿,母凭子贵,自然是毋庸置疑。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宫的面前这般喧哗,来人,给本宫掌嘴。”

    “啪啪……”她身侧的老嬷嬷两巴掌甩在容徐徐的脸上,容徐徐的脸立刻就跟馒头似的肿起来。

    老嬷嬷的力道用的十分的精准,接着几巴掌,容徐徐的牙齿就被打落了两颗,满口的鲜血,容徐徐一口朝着如妃的脸上吐去。

    如妃一个闪避不及,倒是被沾染上了泡沫星子,俏脸一冷:“给本宫继续打。”

    “有本事你也打死我啊,跟素问一样。”

    容徐徐阴测测的在这边笑着,如妃对上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的时候,冷冷一笑:“你还真当本宫不敢了,狗奴才,这么心疼那宫女,难不成还跟你是对食夫妻。”

    “本王今日就要看看,到底谁敢?”

    清冷如玉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整个长华宫的人回头望见那个徐徐走来一身白衣,镶嵌着紫金色边子的男子时候,全数白了脸色。

    就连一向飞扬的如妃也忍不住变了脸色,噙着一抹笑容,亲自走到跟前:“摄政王怎么来这了?”

    长孙容凌一双凤眸锐利而冷漠,扫过容徐徐那满口鲜血肿如馒头的时候,那一汪清水的眸子之中隐约跳动了几下。

    “来人,给摄政王看座。”

    皓轩急忙奔上前去,几把推开将容徐徐绑住的人,再看看自家主子不动声色的脸,皓轩简直是不寒而栗。

    如妃在后宫之中敢如此飞扬跋扈,倒是一半是因为面前这位主,如妃的父亲英武大将军是摄政王当年麾下猛将,曾在战场上为摄政王挡过一箭。

    如妃入了后宫,这么多年平步青云,自然是因为长孙容凌的缘故。

    她微微颤颤,心中衡量,这小太监到底和长孙容凌是什么关系?

    为何长孙容凌会护着这么一个小太监,如妃在后宫多年,自然是练就了一番心思。

    她柔声一笑,立刻吩咐人上茶。

    “沁如,你最近似乎太过火了。”

    长孙容凌淡淡一句话就让如妃变了脸色,她脸色刹那之间苍白。

    “疼吗?”

    长孙容凌不顾如妃,反而转身对上容徐徐,容徐徐这边掉了两颗牙齿,说话不清楚,瞪着一双猫儿眼:“你得得(你试试)。”

    长孙容凌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皓轩到时在那边白了个眼神,长宁见拦不住容徐徐,立刻派人前去勤政殿找魏公公帮忙,正巧路上碰上了他,他心知自家王爷似乎对这位小容公公兴致极大。

    小心翼翼遣词用句的在王爷边上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哪只,王爷嗖的直接起身亲自奔向着长华宫。

    他看向如妃的眼神之中带着同情,这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了王爷的心头好。

    “沁如,你坐这个位置也足足七年了,难道真是按耐不住了。”

    长孙容凌手握住青瓷杯子,慢慢的在手心之中旋转,眼眸微垂,如妃胆战心惊,不住的摇头。

    眼前这人,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指,却掌握着生杀大权。

    “你打的她?那只手?”

    长孙容凌狭长的眸子淡淡的睨向一侧站立的嬷嬷,那嬷嬷早已经吓的苍白了脸色,这下更是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跪倒在地上,不住的朝着长孙容凌磕头:“摄政王,奴婢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容徐徐心里还念着素问,一双眸子仇恨的瞪着如妃。

    “那只手打的就不要了吧。”

    长孙容凌淡淡开口,那眸子转向皓轩,皓轩上前,一剑直接将那嬷嬷的手砍了下来,容徐徐这边还呆呼呼的,这下鲜血喷洒在她脸上,滚烫的感觉让她打了个寒蝉。

    她抬起头,看到那嬷嬷痛的在地上打滚,容徐徐这下脸色更是惨白无半点的颜色。

    她吞了吞口水,她是从心里厌恶如妃和这些仗势欺人的宫人,但是作为一个现代土生土长的人,对于生命的尊重,她一时半刻还接受不了,生命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这回事情。

    “你们记住了,以后要是谁的脏手在碰上她的脸,就是这个下场。”

    长孙容凌的声音很轻柔,他慢慢的起身踱步到了容徐徐的身前,自皓轩的手中拿过一条绢花手绢,然后轻柔的擦拭着容徐徐满是污秽的脸。

    容徐徐看着他的动作,他这般的全神贯注,犹如像是看着一件无上的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