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本公公不好王爷这口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087字

    当时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而负责内务府的是宫中的尚服局中的娄尚宫,这位尚宫是如妃身边的大红人。

    如妃虽然并不得长孙凌天这位陛下多少的宠爱,但是在整个后宫之中,人人都知道,这位如妃娘娘身后站的可是当今摄政王殿下,所以,这位娄尚宫一向在后宫之中飞扬跋扈,气势凌人。

    六位尚宫之中,就属这位娄尚宫的脾气跟如妃倒是有得一比。

    容徐徐原本真是不想跟这几位有什么干系的。

    下午她的工作做完之后,她就负责检验尚服局的一些单子,事情完了之后,她就打算直接回芙蕖宫。

    这几日长宁心情不好,她打算多花时间陪陪长宁,路过内务府大厅的时候,里面就传来震天的哭喊声。

    当时容徐徐也没怎么注意,来了这宫里一段时间,她完全明白了一件事情,平时少看少问少见,反正就当自己无关俱无这般就成了。

    “娄尚宫,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饶了奴婢。”

    年纪约莫十五来岁的小姑娘跪倒在地上,一身翠绿色的宫装粉纱将纤细的身姿勾勒得曼妙,声声磕头声清脆无比。

    那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斑驳的红色血迹生生刺痛了容徐徐的心。

    她五指紧握,指甲陷入肉里的疼痛让她整个人神色一敛,她转身,就打算离开。

    “来人,给本尚宫把这坏事的死丫头关入彩衣局中。”

    娄尚宫坐在雕花的红木椅上,慢条斯理的看着面前的小宫女,神色清冷,那因为豆蔻涂抹得猩红的指甲慢慢的在红木的桌子上抓出一道道的痕迹。

    容徐徐的脚步嗖然之中停下,那小宫女早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她回过头,那是个容貌清秀的小丫头,这两日也没少和容徐徐说话。

    容徐徐咬唇,深深呼吸了一口,那小宫女跪倒在地上,身侧的几个老宫人都是用着同情的目光看着那小宫女。

    彩衣局在东陵宫中名字好听,但是实则上就是犯了错误的宫人去的地方,那里面的人可没一个善茬,像这小宫女这般的人进去之后,铁定被欺负得自杀一条路。

    “求娄姑姑饶命,求娄姑姑饶命。”

    苍白着一张脸的小宫女不住的磕头,那声音一声声的敲打在容徐徐的心上。

    “娄姑姑,这不过是犯了错的小宫女,娄姑姑你这样美丽大方,端庄的女子,当然会网开一面是不是?”

    容徐徐这突然之间串了出去,然后突然之间双手敲打在楼姑姑的脚下,她半蹲在娄姑姑的身前,笑嘻嘻的开口。

    虽然容徐徐才到这内务府报道两日,但是因为容貌清秀,加上嘴巴又甜,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这些一向眼高于顶的尚宫娘娘看到她也是笑的温婉。

    那位娄尚宫原本怒气已凝聚,当看到是容徐徐的时候,倒是掩嘴轻笑,这些尚宫容貌虽然算不得绝色,但是一个个能够侍奉在宫里的都是精挑万选的,自然也不会太差。

    这位娄尚宫年轻的时候也一心坐着白日梦,有朝一日能够麻雀变凤凰,飞上枝头,这下被容徐徐这么一称赞,倒是多了几分的娇羞。

    “小容子的嘴巴就是甜,不过,凭什么要本尚宫放了这丫头啊?”

    娄尚宫轻描淡写的端起面前的茶杯,淡淡的啜了一口,然后转身对上容徐徐,猩红指甲挑起容徐徐那张清秀的脸蛋,啧啧几声。

    容徐徐吞了吞口水,这尚宫不是想霸王硬上弓吧。

    或许是看出了容徐徐的想法,娄尚宫食指戳上容徐徐的脑袋,娇声说道:“我早听顾尚宫说了,小容公公的松骨的手段可是一等一的,要我放过那小丫头也无所谓,小容公公就来本尚宫的房中服务一晚上可好?”

    娄尚宫那张徐娘半老的脸上带着灿烂笑容,容徐徐这才松了一口气,我靠,要真让她去伺候那位娄尚宫,她这个假太监露陷了怎么办?

    娄尚宫半偎依靠近容徐徐,娇声说道:“小容公公,长得这般俊俏,当了太监真是可惜啊。”

    她眼神迷离淡淡的扫过容徐徐的脸上,那带着迷恋的目光让容徐徐忍不住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下来。

    容徐徐背对着那叫做嫣红的小宫女,使劲的对着她挥手,那小宫女噙着泪水,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容徐徐。

    容徐徐简直有一种送入虎口的感觉。

    当夜,在娄尚宫居住的地方,周围的宫人都能够听到娄尚宫传来的“啊……嗯……啊……”

    这位娄尚宫简直是丝毫不害臊,容徐徐被她那暧昧迷离的叫声听得脸颊绯红。

    当年爸爸的身体不好,她自学按摩,为的就是给爸爸按摩,倒是没想到用到了这几位尚宫娘娘的身上了。

    心里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斑驳明亮的月色,远处的铃兰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这厢更是娄尚宫的浅叫低吟,偌大的屋子之中,比起芙蕖宫的清冷,这位娄尚宫居住的地方已经奢华了许多。

    屋角的地方点着悠悠蔓延的淡淡檀香,容徐徐累得个全身汗水淋漓。

    终于得到娄尚宫的赦免领,这才屁颠屁颠的奔回芙蕖宫。

    大半夜的,所有人都睡觉了,容徐徐闻了闻自己这好几天没洗的身子,终于觉得全身跟长了跳蚤似的,再看看这穿暖花开的时节,终于忍不住打算洗澡了。

    芙蕖宫角落之中有一个水潭,传闻之中,这作为冷宫的芙蕖宫当年也是宠妃居住,夜夜笙歌,那水潭自然就是当年那位宠妃娘娘沐浴的地方了。

    容徐徐几下脱了衣服,钻到水里去,这潭水是活水,倒是干干净净,周围的树上开满的鲜花落到水里,整个水潭之中还带着淡淡几分清香。

    “前不凸后不翘,勉强也只能够打八分,屁股不够圆,只能打六分,脸蛋倒是有九分,总体也就勉强能够入眼的程度。”

    清冷如玉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容徐徐一个错愕不急,刚好从水里钻出来,然后她惊叫一声,捂住自己上半身,急急忙忙的将整个身子潜到水中。

    三月的天气,夜风一吹,还带着丝丝沁人的冷冽,她拉扯着嘴角看着那个突然之间在深夜出现的白色身影。

    这家伙果然还是喜欢白色,她打第一次见他开始,他就只穿白色的衣服。

    “摄政王殿下,不知道深夜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容徐徐的惊慌失措也只是片刻的功夫,她还没自信到自己这点姿色能够让阅尽天下殊色的摄政王殿下狼性大发,然后扑倒自己。

    她摸了摸鼻子,夜晚的风吹来带着些许的凉意,站在水中央,她一个喷嚏就打了出去。

    上方白衣翩然的男子就那般漫不经心的站立在那里,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本王只是听闻小容公公的松骨技术在整个东陵皇宫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想要试试而已。”

    容徐徐扯着嘴角,心里却是一直在咒骂面前的人。

    我问候你祖上xxoo你,这半夜三更的,跑来让老娘松骨,松你个死人的骨,脸上却是笑盈盈,不甚娇羞的开口:“王爷难道对公公也有兴趣,王爷真是重口味啊。”

    “小容公公真是太懂本王的心了,本宫确实一直喜欢公公,尤其是小容公公这般眉清目秀的小公公。”

    那位权倾东陵的摄政王殿下轻描淡写的走到水潭边上,漫不经心的伸出手撩起水潭之中的冰冷刺骨的冷水,慢悠悠的开口。

    “可是本公公一向不怎么喜欢王爷这种大人物。”

    容徐徐咬牙切齿的开口,夜风一吹,她冷的直打哆嗦,手中拿着自己的外套遮挡住上半身的春色。

    “可是本王爷恰好喜欢小容公公这一款。”

    长孙容凌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月色之下,那双眸子犹如传闻之中东海尽头的夜明珠一般,闪烁着斑斓的星光。

    容徐徐百分百肯定这家伙是故意的,故意的,容徐徐恶狠狠的盯着长孙容凌。

    长孙容凌耸耸肩膀,半响之后,容徐徐终于冷的全身直哆嗦,从水里跳出来,然后背对着某人,快速的穿好了衣服,到了这地方之后。

    容徐徐穿这几件衣服,每次都要花费半个小时,拜某人所赐,她第一次只用了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就将衣服穿好了。

    穿好之后,她转过身,根本懒得理会长孙容凌,大步一跨,就打算离开了。

    她才走出了一步,就被人卷进怀中,容徐徐抬起头,看进某人那双黝黑深邃的眸子之中。

    那双黝黑深邃的眸子之中犹如最美好的玉石一般,闪烁着淡淡的光彩,她整个人微微一怔,那人就如春风徐徐一般的突然之间抱住她。

    长孙容凌低垂的眸子刚好倒影这卷翘长长的睫毛,遮挡住眸子,这个女子的身上总有着他所熟悉的温暖,他每一次靠近,就会觉得安心。

    十三岁那一年开始,他就从未安心的睡过,唯独那日,太阳照射在上方,而面前这人,他偎依在她怀中居然沉沉睡去。

    “你干什么?”

    “睡觉”

    “放开我。”

    被紧紧抱住的容徐徐根本挣脱不了,面前这人看似瘦弱,可是一旦靠近就知道他的手臂是何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