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指马为鹿真乃神人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005字

    这宛如姑娘是芳华贵妃身边的一等宫女,芳华贵妃如今在后宫之中几乎相当于后宫之主,她身边纵然是宫女也是比起一般的官员说话更有威慑力。

    那两个侍卫磨磨蹭蹭上来正打算一人一手的将微太妃拉起来。

    “慢着。”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两个人回头一看,正是芙蕖宫的小容公公。

    这小容公公可是魏公公赏识的人,听说最近还领了七皇子身边的贴身掌案太监的职位。

    如今在这宫里也是小有名气的。

    两个侍卫笑着打招呼。

    “小容公公这是怎么的?”

    “这位姐姐,微太妃也不过是不小心冲撞了一下你,用的着发这么大的火气吗?”

    容徐徐的脸上笑语盈盈,但是那双眸子之中却是丝毫没有半点的笑意,芙蕖宫的人,任何时候都容不得别人的欺负。

    别管你是谁?就是皇帝老子也不行。

    容徐徐心底就只有这个念头,她双手张开,将那叫做宛如的宫女拦住。

    宛如有些恼怒,主子交代有事,她这忙着出宫了,先是来个疯子,这下又来个小太监,真是平日里太仁慈了,什么人都欺负到她跟前了。

    宛若眉眸一扬,冷声开口:“让开,本姑娘今天有要事在身上。”

    容徐徐笑眯眯的挡在前面,神色清冷:“宛如姑娘好大的架子,就是芳华贵妃本人,微太妃虽然现在有些疯疯癫癫,但是再怎么也是长辈,听闻东陵向来以礼仪文化之邦自居,难道宛如姑娘连这点也不知道?”

    宛如脸色一白,后宫无后,芳华贵妃在后宫之中几乎相当于皇后,她们这些在芳华贵妃身侧的宫人自然也都习惯被人奉承,追捧的日子。

    “好狗不挡道,让开。”

    宛如伸出手想要将容徐徐推到一边去,容徐徐就跟石头一般的伫立在原地,说什么也不让。

    宛如气的狠狠跺脚几下,忍不住尖声叫起来:“快让开,今日是骠骑大将军,威武侯爷回京的日子,我是奉命出宫为威武侯接风的,你若是在这挡了事情,娘娘问起来,你可要负全责。”

    宛如倒是眼珠一转,立刻就将责任全数的推到了容徐徐的身上,容徐徐摸摸鼻子,这骠骑将军,威武侯是谁?

    她可不认识,听起来倒是像大人物。

    她可不管,反正这宛如没有跟微太妃道歉,她就不会让,她双手叉腰,就这样活生生的挡在宛如的面前,宛如拿她半点办法也没有,恼怒之后只能恶狠狠的跺脚。

    那边两个侍卫听到威武侯的名字,两个人脸色都有些微变。

    “快给太妃娘娘道歉。”

    “要我给个疯子道歉,做梦啊。”

    一向飞扬跋扈的宛如怎么可能给一个疯子道歉,她气呼呼的转头,手中的令牌攥的紧紧的。

    小脸上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这位裴小侯爷的脾气绝对称不上温和。

    “道歉,否则别想过去,别说小侯爷来了,就是摄政王来了也一样。”

    容徐徐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神色清冷,漫不经心,而不远处某个站立的男子神色一冷,转身对着身侧白衣胜雪的男子开口:“什么时候,宫里的已经大胆到可以无视我跟你了。”

    某位摄政王殿下眉眼弯弯,笑起来清雅脱俗:“侯爷才从边疆回来,自然不知道,日光如梭,总是会有些变化的。”

    骠骑将军,威武侯,东陵望族裴家最优秀的继承人裴卿显那张一向跟石头可以相比的冰冷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王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

    “说本王幽默的,全东陵恐怕就只有侯爷你了。”

    “那是满朝文武不懂得王爷为国为民的一片苦心。”

    裴卿显脸不红气不喘,面不改色的将恭维的话说的平淡如水,若是容徐徐此刻在这里,一定会吐上两口唾沫星子,我靠,真有比老子还无耻的人类。

    “那倒也是,本王一向是这般觉得。”

    当然一山还比一山高,能够比裴侯爷更加的无耻的人,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仍然是面不改色,一如既往的潋滟无双。

    “侯爷今日进宫是为了求见圣上的,本王这就送侯爷过去。”

    满朝文武在轩辕城门外设下的万人迎接,左等右等,等的头发都白了,等来的却是这位侯爷早已经入宫的消息。

    东陵上上下下的官员在心里都将这位侯爷在心里骂了个千百遍。

    圣上身子不适,自然只是在后宫之中接见了小侯爷,凤凰殿中由摄政王准备的接风宴当然依旧是人满为患。

    要知道东陵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情,你可以不给圣上面子,也可以不给九公主的面子,但是必须得给摄政王面子。

    摄政王这人睚眦必报,若是在跟前不小心犯了错,又被逮住了,不好意思,恭喜你,很长一段时间你都会被摄政王温柔的关照。

    所以凤凰殿中,大大小小的官员按着官职的大小两排顺着上方坐下来,一如既往的主位空虚,台阶下面的位置坐着长孙容凌。

    再下来就是东陵的左右丞相,再来是六部的官员,威武侯是裴家嫡子,裴家在整个东陵也是响当当的人家。

    曾经出了二位皇后,三位皇贵妃,可以说在东陵历史上绝无超越的外戚之家。

    何况这位裴老侯爷是出了名的铁血丹心,一向对于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没好脸色。

    反倒是这位裴小侯爷一向与摄政王交好,倒是成为朝野皆知。

    宴会开始的时候,大殿中央的皇宫司乐坊的女子们穿着华丽的衣衫徐徐进场,笙歌燕舞之中,裴卿显一向冰冷的脸上仍然毫无半分的笑容。

    “小侯爷,难道是对摄政王的安排不满意?”

    一向与裴卿显不合的安平王世子举起手中的酒杯,慢条斯理的开口。

    裴青时将手中的酒一口饮尽,缓慢开口:“摄政王天人之姿,裴卿显如何会不满意,不过是看见有些猪一般的人也出现在这宴会上,难免觉得有些败兴而已。”

    裴卿显慢条斯理的开口,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将安平王世子刺得脸色铁青。

    “我就打赌说顾君岚这家伙怎么可能是裴卿显的对手,要知道裴卿显的毒舌号称当朝第一,当然除了另外一个无耻的家伙。”

    下方末位的地方一身宝蓝色锦衫的青年耸耸肩膀对着身侧的沉稳的青年开口。

    沉稳青年睨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小声点,别老是这么说摄政王,你也知道他那个人心眼小得跟针眼似的,要是被他听见了,铁定又找些事情来咱们穿小鞋。”

    吕杨瞪了一眼弟弟,眼中完全是心有余悸,吕乐撇撇嘴,他虽然脸上不在乎,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

    吕乐偷偷摸摸朝着长孙容凌的地方看过去,看到长孙容凌没有看向自己,才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去。

    “哥,你看那小太监好有趣哦,居然依着柱子睡着了,看我来捉弄捉弄他。”

    吕乐一转身恰好对上不远处那个将纱幔拉扯过来遮挡住,居然闭着眼睛在瞌睡的某人。

    某人自然是容徐徐,上午逼得芳华宫的宛如道歉之后,他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得罪了芳华贵妃,下午这边开宴会,被选上的是锦绣宫的小凳子,小凳子肚子痛,临时拉了正在跟他玩赌钱的容徐徐来顶包。

    容徐徐看着手里赢到的银子,自然秉持着下次还要继续赢钱的理念没有拒绝。

    可是这两天没睡好,倒是惹得她忍不住在宴会上睡了起来,要知道古代这种宴会也就跳会舞,吃会饭,有毛线好看的。

    容徐徐半眯着眼睛,打着盹,完全无视周围那些兴奋一场的满朝文武。

    “东陵能够有摄政王殿下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我东陵之福。”这是出自当朝叶右相。

    “摄政王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简直就是我东陵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这是出自当朝文左相。

    下方更是一片附和之声音,唯独坐立在上方的白衣男子,眉眸清雅之间,低垂的眸子之中一闪而逝的嘲弄。

    歌舞之后,有人牵上来一匹马儿,叶右相高声赞扬:“真是一匹好马,应该是来自扶风的汗血宝马。”

    扶风草原自古一直出良驹,而扶风汗血宝马几乎是天下公认的罕见千里马。

    长孙容凌淡淡的勾起一抹笑容,漫不经心的指着前面的汗血宝马说道:“这只鹿长得还挺高。”

    这句话让整个下方的群臣全数一怔,甚至是刚刚出声,朝野之中公认好马的叶右相脸色青红交加,半响之后,他才惊呼出声:“老臣果然是老眼昏花了,居然将这么一只鹿看成了马。”

    这位朝野公认的八面来风的右相脸色未变,更是笑的慈祥,反倒是吕乐和吕杨面面相觑,眼中全然是对着不要脸的右相的膜拜。

    “这人指着马儿说是鹿,真是不要脸。”

    吕乐啧啧称奇怪,容徐徐这边正巧头往下一颤,刚好醒来,正巧听到这句话,她打了个呵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