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居然闹鬼了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225字

    皓轩沉默片刻之后,脑海之中浮现某个身着青蓝色衣服的小太监,依照小容公公那性子,他会自己跑,恐怕很困难。

    皓轩才缓缓开口:“主子,属下觉得小容公公应该是被人掳走的。”

    “哦,为何?”

    背靠在椅子上的长孙容凌,笑容清扬,瞧向皓轩。

    刚刚占卜的结果已经告诉了他容徐徐所在的地方,所以他也不担心,此刻心情极好,就像孙悟空怎么也逃不开如来佛的五指山,而他就是如来佛。

    皓轩挠了挠头,半响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主子的神情,看着主子明显此刻心情不错,这才敢开口:“小容公公那种性子,贪心怕死。。。恐怕绝对不会冒险自己出宫。”

    长孙容凌原本口中的茶水瞬间喷洒了出来,这皓轩还真是一语中的,果真是贴切。

    容徐徐这边自然是不知道那边的主仆两人还在评论她,她正在思考,到底怎么样才能安全的逃开。

    那黑衣人到底什么身份?

    那日晚上去摄政王府做什么?

    行刺?还是其他?

    容徐徐那一向不怎么思考的脑子之中此刻布满了太多的疑惑,看了看锁,她自身上摸了半天才摸到一根簪子,这还是捡到长宁掉落的忘记还给长宁了,幸亏还留着。

    当初念高中的时候,她老是丢三落四,长期将钥匙弄丢,发夹开锁倒是练得炉火纯青了,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几下就将锁打开。

    容徐徐这才慢条斯理的走出去,画舫并不大,自这底下船舱之中上去,就是画舫的甲班了,初春的褚怀河虽然算不上冰冷,但是也绝对不温暖。

    所以当听见落水声音的时候,激起的浪花让周围的人全数的吸引了过来。

    “有人落水里,有人落水里了……”

    也不知道哪里的人开始大声的喊叫,自然是吸引了层层的人群围观,神诺自然也跟了出来,看到那个水中的身影,他眼眸微眯起,心中倒是有些诧异,这人居然自己逃了出来。

    站立在他边上的苏曼曼自然也认出了这是船舱下面关押的小太监,掩唇惊呼一声。

    那边岸上已经有人跳入水中,在水中被冻得脸色青白的容徐徐终于被人给捞了出来。

    她熟悉水性,自然是困不住她的,但是她害怕那黑衣人还想要下手杀她,所以就只有待在水中,吸引了众多人围观之后,被人救起来,身边人一多,那黑衣人自然是不能够靠近的。

    救他的是个一身锦服装的少年,少年容貌英俊,只是肤色略显得有些黝黑。

    看着他一身太监的装扮也没有多问,反而是第一时间吩咐周边上的人给她熬了姜汤端上来。

    容徐徐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这世界就是这么小,眼前这人居然是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

    沐贵妃那位宝贝弟弟,沐家幺子沐飞扬,比起他那两位手握重权的兄长,这位沐小将军明显还没有沾染上世家弟子的恶习,反倒是嫉恶如仇,热心助人。

    端着热腾腾的姜茶,容徐徐这边心里委屈一上来,倒是哭哭啼啼的开始落泪,怎么到了这鬼地方,整天都这么倒霉,再想到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妈妈每天早上做好了早餐叫自己起床。

    越想就越委屈,眼泪啪嗒啪嗒的开始落下,倒是惹得沐飞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小太监可是穿着内廷的衣服,看样子虽然算不上多高的职位。

    但是也是宫里的管事,年纪倒是轻轻,他倒是忍不住拍上容徐徐的肩头:“小公公出了什么事情,不妨说出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看到救上来的居然是个太监,大部分的人都怕惹祸上身,早已经离开了,也就剩下几个胆大看热闹的。

    容徐徐这边细口喝着姜茶,一边在心里诅咒长孙容凌,她就觉得那家伙绝对跟她八字相克,为毛每次遇上他都没好事情。

    容徐徐哽咽了几下,抹去眼泪,眼珠一转这才找了个好理由:“呜呜,这位小爷,你有所不知,我家中有七旬奶奶,母亲又卧病在床,父亲早亡,所以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好不容易我在宫里算得上不错了,前几日听同乡说母亲病重了,我一直向内府府那边递请假,但是那边怎么都不批准,我只有趁着出宫的空闲跑去看母亲了。”

    容徐徐一边说着,心里想着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见到的母亲,倒是悲从心来,面容上真挚一片。

    沐飞扬虽然出身世家,但是因为是最小的,所以沐侯也一向是捧再说手心宠。

    别说容徐徐演技一流,就是普通人这么落泪,这位沐小将军也会同情心大发,这下更是觉得眼前的小太监可怜。

    “你别哭了,不就是私自出宫么,有我在,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沐小将军拍着胸膛保证,容徐徐眼珠一亮,然后抹去脸上的泪痕,这才眼巴巴的看着面前的沐飞扬。

    沐飞扬立刻让人安排进宫的事情,一边凑到容徐徐跟前说道:“放心好了,这事我姐姐一句话就搞定了。”

    “公子的姐姐是?”

    容徐徐装作不知道的偏侧着头,好奇的问道。

    “芳华贵妃。”

    沐飞扬轻笑着说道,眼前这小太监容貌清俊,目光机灵,一看就是个惹人喜爱的,做了太监,倒是可惜了,他自幼在家中最小,所以一直想要个弟弟妹妹,这下倒是忍不住将容徐徐当做弟弟来疼爱。

    容徐徐哪里知道他的心底,看到这位沐小将军这般好哄骗,自然是笑眯眯的打算跟着他进宫去。

    另外一侧褚怀河的大树下面,站立的白衣男子这才背负着双手缓缓的转身,一手托着下颚,慢条斯理的开口:“本王怎么不知道他上有七十祖母,卧病母亲。”

    “……”皓轩在边上,用沉默表示了答案,这位小容公公心里灵巧,说话连草稿都不用打,难怪主子这般喜欢他,果然是同一类人啊。

    “皓轩,你是不是觉得小容子跟我很像?”

    前方的长孙容凌突然一句柔柔的话飘过来,皓轩急忙摇头,主子难道会读心术,怎么知道他想的什么?

    他骇然,急忙摇头。

    容徐徐在沐飞扬的带领下果然是畅通无阻的回到了宫中,沐飞扬倒是对他诸多照顾,不仅将他送回来,反而在内务府那边打了个招呼,内务府负责的陈公公看容徐徐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

    自从长宁搬出了芙蕖宫之后,容徐徐自然也搬到了长华宫,再怎么她也是七殿下的贴身掌案太监。

    才进了屋子,屋子之中悠悠清冷的声音传来:“你到哪里去了?”

    容徐徐直接一声尖叫起来,那清冷略带着稚嫩的声音颇有些不悦:“你鬼叫什么,是本殿。”

    她这才想起这声音是她那位难得一见的主子,这才点燃了烛台,果然烛光之下,自家小主子那张清俊的脸上颇有些不耐烦。

    她摸了摸鼻子,这半夜三更的,突然跑到她房间来,这不是吓死人么。

    幸亏她一向不被如妃的喜欢,给丢到了这长华宫的边上,否则刚刚那声尖叫就能够引来侍卫了。

    “主子你怎么来了?”

    容徐徐神色未变,反而是脸上堆砌起讨好的笑容,这位小主子的脾气就跟他那位皇叔一样,阴晴难定,还是别得罪的好。

    “我就不能来了?”

    这么一句话也能够让那位小主子脸色一边,一张原本清俊的小脸上因为阴霾显得有些冰冷,他眸光清冷,扫过容徐徐的时候,容徐徐甚至哆嗦了一下,这完全就是寒冬十二月嘛?

    哪里有三月春暖花开的感觉。

    她这下连话都不敢回答了,反正不管怎么回答这位主子也能够不高兴。

    “再过几日,就是娘娘的生辰了,到时候各宫里自然会派人来庆贺,你去给我寻上几颗上好的夜明珠来,本殿打算娘娘生辰那天送上祝贺。”

    他神色清冷,自从那日的事情发生之后,容徐徐就没听到这位小殿下口中再唤如妃母妃了,毕竟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没有扯破了面子已经不错了。

    听说这位小殿下最近这段时日在太书院的表现非常的优秀夺目,或许他真的知道了,只有引起了他父皇的注意,才能够改变命运。

    “夜明珠我上哪里去找啊?”

    这位小爷还真会给她找难题,她一宫中的小太监,无权无势的,上哪去找那么珍贵的东西给他啊?

    那位小爷脸色一冷,看样子又要发火了,容徐徐这下也忍不住开口:“殿下别生气啊,我去找还不成么。”

    他这句服软的话语让长孙无非原本清冷的脸色轻柔了许多。

    “三日,你只有三日的时间,听闻皇叔对你诸多另眼相待,这整个东陵,摄政王府自然是宝物最多的地方。”

    少年抬着头,神色清冷慢慢的离开,留给容徐徐一个高傲的背影。

    容徐徐这才累趴了一般的爬上自己的床,感觉自己就那么个劳碌命,在长孙容凌和长孙无非的欺负下过日子啊。

    不知道为啥,感觉前途一片昏暗,容徐徐忍不住撇着嘴,一夜好睡。

    一场大雨而过,大清早的,就听说那位新进宫的的华贵人这几日睡眠不佳,宫里不少的人窃窃私语,都觉得是华贵人的寝宫之中不干净。

    容徐徐站在屋檐下,伸着懒腰,不远处就飘来长华宫的小宫女低声的声音。

    “听巡逻的侍卫大哥说,轻灵殿那边晚上整日传来奇怪的哽咽声音,你说是不是闹鬼啊。”

    “嘘,小声点,真想死啊,这事情也能够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