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闹鬼闹到我身上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106字

    “可是你想想,这好端端的,华贵人老是半夜惊叫,这整个轻灵殿都知道的事情,这不几日的功夫,听说华贵人好端端一个美人,居然憔悴了不少。”

    容徐徐皱着眉头,她是无神论者,自然不会相信是闹鬼,这倒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她咳咳两声走了出去,这长华宫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小容公公是七殿下跟前的人,倒是面面相觑惊慌不断之后急忙给她行礼。

    “你们第一天进宫的,主子的事情也敢哪来乱说!”

    容徐徐背负着双手,眉头一皱,那两个小宫女吓得脸色惨白,急忙跪倒在地上。

    “小容公公,奴婢以后不敢了。”

    “小容公公,千万别给李总管说。”

    两个小宫女都被容徐徐吓得够呛,容徐徐摸了摸下颚,这才慢条斯理的眨眼笑道:“要想我不告诉李总管,你们给我说到底什么事情?”

    那两个小宫女面面相觑之后,看到容徐徐脸上促狭的笑容,都知道这小容公公是在逗她们俩,这才松了一口气。

    四处张望之后才压低了声音开口:“今年进宫的秀女有二三十个,但是有封号的也就三四个,其中这华贵人啊,听说是荣华贵妃的本家表妹,入宫就给封了贵人,听伺候她的小德子说,每天到了半夜,华贵人就尖叫着起来。”

    身侧一阵微风徐徐吹来,那小宫女越说越觉得有些阴测测的,她拉拢了前襟的衣服,吞了吞口水,这才慢慢继续说道:“华贵人居住的轻灵宫听说是前朝宠妃的居住,那位宠妃最后疯了,自焚于轻灵宫中,那宫殿空了好多年,大家都说定然是冤魂不散。”

    那小宫女一边说着,一边瞧着容徐徐的表情。

    荒唐,这世上哪有鬼,容徐徐半眯着眼睛,摸着鼻子,挥手让这两个小宫女退下,对于轻灵宫的事情她倒是起了几分的好奇。

    “是不是想去看?”

    突然之间出现的声音吓得容徐徐差点尖叫起来,她一回头,正是她那位神出鬼没的小主子。

    她拍着胸膛呼出一口气,忍不住开口:“主子,你干嘛好端端的吓人。”

    微风一吹,树枝摇曳,四月的天气已经泛着丝丝沁人的热气席卷而来,面前的少年偏侧着头,卷翘的睫毛微垂,倒影在那张逐渐成长的俊秀脸孔上,。

    “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他淡淡睨了一眼容徐徐,容徐徐脸上不住的点头,心底却是嘀咕。

    你以为什么人都跟你一样,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

    “主子也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

    长孙无非背负着双手,走到前方栽种的扶桑花面前,伸出手随意之间捻起一朵,蹂躏成碎片,然后在风中被吹散,他才缓慢开口:“这宫里哪个地方没有冤魂,只是这事情恐怕不简单。”

    容徐徐凑上前一步,眼神晶亮:“那咱们去看看。”

    长孙无非那双清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容徐徐,看的容徐徐都快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好。”

    跟随在长孙无非的身后,一路上的禁卫军都是纷纷点头请安,容徐徐有种自己就是跟随在老虎伸手的狐狸感觉。

    这东陵皇家的人打心眼里有些奇怪,面前这位小爷性子冰冷,做事让人根本猜不透她的心思,反观那位长孙容凌,更是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而那位长期待在皇宫鲜少路面的皇上陛下更是神龙见头不见尾。

    容徐徐一路上跟随在长孙无非的身后,轻灵宫距离长华宫并不算远。

    轻灵宫是最近才收拾出来的新地方,花苑之中的花还未休整,远远看去,枝繁叶茂,估计也有段时间了。

    守在轻灵宫的守卫见到是长孙无非,纷纷跪倒在地上,长孙无非进去的时候,正巧那边如妃从轻灵宫出来。

    如妃那张一贯温柔典雅的脸上再看见长孙无非的时候隐约有些变动。

    长孙无非倒是脸色如常,几步从回廊绕了过去,对着如妃行礼:“儿臣见过母妃。”

    如妃脸上神色未动,只是淡淡应道:“免了,皇儿这么到这轻灵宫了?”

    “儿臣听闻华贵人这几日身子不怎么好,儿臣这边恰好有安神定志的伏魔香,就顺道拿点过来。”

    如妃点点头,对着她身侧的翠竹开口:“华贵人再怎么也算的上你的长辈,有着心是好的。”

    她说完之后在身侧翠竹的搀扶下,长裙曳地,珠钗晃动,步步生莲的离开。

    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长孙无非,容徐徐抬起头,如妃的肚子倒是隐约能够看到凸起了,难怪对长孙无非这个养子没什么好脸色。

    她瞧向长孙无非,果然少年嘴唇咬得紧紧,五指紧握,她急忙搬开他的手指,五指之中已经隐约能见紫青的痕迹。

    “哎,她又不是你娘,别难过了。”

    少年冷冷的眸子扫过她,容徐徐立刻保持缄默。

    “滚开,滚开,别来缠我。”

    轻灵宫的正殿之中,容貌艳丽的女子因为几日几夜的不眠不休,脸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青倦色,甚至有些疯狂至极,她地上是她拂袖而弄倒的花瓶碎片。

    前方的大殿门口跪着好几个宫人,一个个低声的哭泣着。

    容徐徐踏进去的时候,恰好一个花瓶从她的头顶低空飞过,她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抬头看过去,那容貌艳丽的华贵人五官精致无比,除了背后强大的势力之外。

    这容貌也是拔尖的,难怪能够在众多的秀女之中脱颖而出。

    那女子一抬起头,看到容徐徐的时候,尖叫一声,然后躲到一个青翠衫子的宫女身后:“翠如,她是要来害我的。”

    翠如轻柔的拍打着华贵人的肩膀,苦笑着开口:“娘娘,这位是长华宫的七殿下和小容公公。”

    容徐徐躬身行礼之后退到一边,看着那神色慌张,犹如小白兔一样的华贵人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不是才进宫没几日,这怎么就成了这样子了。

    “华贵人怎么这般严重,叫太医来看了没有?”

    长孙无非微微眯起眼睛,扫过这满地的碎片,询问着那叫做翠如的宫女。

    翠如轻摇着头,看向自家主子的目光之中带着同情:“自从几日前娘娘搬进这轻灵宫,半夜尖叫之后,她就老说有人要害她。”

    翠如说话条理清晰,不急不慢,看来应该是这轻灵宫中掌权的人。

    容徐徐凑上前问道:“太医怎么说?”

    长孙无非睨了她一眼,这地方哪里有她说话的资格,容徐徐急忙退到边上。

    翠如倒是不介意回答道:“太医过来开了一些药,说是这几日心神不宁,惊吓过度。”

    那边小宫女正将熬好的药端上来,翠如轻声的哄着之下,华贵人才将那乌漆墨黑的药喝了。

    容徐徐在轻灵宫四处逛了一下,也没看出个究竟,那边长孙无非将伏魔香递到翠如的手中,就打算离开。

    “呕……啊……”

    突然之间三人转头,看到那原本因为喝了药安静下来的华贵人突然之间吐出一摊鲜血,然后整个人直直的倒在地上。

    容徐徐与长孙无非对视一眼,两个眼中都是惊愕,长孙无非上前一步,双指摸上华贵人的大动脉出,他皱眉摇头。

    容徐徐这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有些不太能接受,脸色惨白。

    那翠如也是惊呼一声,大声的痛哭起来:“娘娘,娘娘,这是怎么了?”

    她就要扑上华贵人的身上,长孙无非低呵斥一声,立刻吩咐人去请禀告陛下。

    容徐徐站立在边上,一手捂住嘴,她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那般美丽的女子,就在瞬间烟消云散了。

    华贵人是沐家姻亲,兵部侍郎的独生女儿。

    这才进宫几日,就落得这般下场,陛下震怒,下旨一定严家调查。

    而出入过轻灵宫的人都成为了重点调查对象。

    才出了天牢没几天,容徐徐这又进了天牢,所幸这次跟着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她这位主子。

    容徐徐就趴在天牢边上,看着门外的狱卒走来走去,身后的长孙无非却是安静无声,自从进了这里,他一句话都没说。

    按照长孙无非的身份,纵然是杀了人,其实也不过落个草芥人命的名声,断然不会关进天牢,但是这位主子也不知道哪根精不对,非要跟着容徐徐一起进来。

    “荣华贵妃到……”

    门外传来狱卒高声的叫声,容徐徐心中一喜,自然知道是长宁来看自己了。

    朱鹮叮铃,不过月余的时间没见,长宁倒是成长了不少,她挥走身侧的宫人,只留下小安子,小安子素来跟容徐徐关系不错,待到人走完之后,长宁这才扑过来。

    “长宁见过七殿下。”

    “小容子,你怎么又进这天牢了?”

    长宁对着那边不发一言的长孙无非行礼之后,长宁这才转身对上容徐徐有些埋怨的开口。

    容徐徐摸着鼻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着地方八字犯冲,反正老是被弄到这地方来。

    “这真的跟我没关系,我就跟着主子过去送伏魔香。”

    长宁倒是点点头,那张绝美的小脸上慎重一片:“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你这人一向好奇心重,我想这次的重点恐怕不是你,而是七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