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本王差个暖床的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093字

    “见过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容徐徐这才找着长孙容凌俯身再次的拜倒下去,长孙容凌倒是之间微挑,慢条斯理的开口:“这人怎么可能活到千岁,小容子,你这句话岂不是欺君。”

    两排朝臣倒吸一口冷气,看向容徐徐的目光之中带着幸灾乐祸和同情,也不知道这位小公公何时得罪了摄政王。

    容徐徐到吸一口冷气,一双跟弹珠似的圆润杏眼就直直的射向高台上的某人。

    某人倒是心情极好,笑的跟狐狸似的云淡风轻,容徐徐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清新的空气,这才笑容满脸,小心翼翼的开口:“人这自然是活不到千万岁的,但是陛下是真龙天子,受命于天,自然是不一样的,即使活上千万岁也是当然的。”

    容徐徐这番话说来不疾不缓,声音清脆,大殿之中安静无声,只能够听见她的声音,她面色如常,丝毫不脸红。

    两排朝臣百分之九十的心里唾弃这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小太监,脸皮够厚,这马匹拍的直白。

    长孙凌天倒是呵呵笑出声来,转身对着一侧的长孙容凌开口:“挺有趣的人。”

    容徐徐急忙跪倒在地上,双手俯地,柔声开口:“奴才说的不过是实话。”

    “小容子,你该当何罪?”

    突然之间,龙椅上的长孙凌天脸色一边,厉声呵斥。

    周围不少的人脚一软,就差点跪倒在地上,容徐徐却是抬起头,目光清冽对上长孙凌天。

    “小容子不知何罪之有?还请陛下明示?”

    “华贵人在轻灵宫暴毙,这件事情难道与你无关?”

    长孙凌天咳咳两声,脸色略显得游戏苍白,他一个眼神之下,他身侧的魏公公就厉声问道。

    容徐徐跪倒在地上深深 磕了一个头,然后朗声说道:“还请陛下听小容子一言,这件事情小容子前思后想,小容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自然是无人会注意,这件事情必然有内情,还请陛下给小容子一个机会调查清楚。”

    满朝文武也忍不住为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太监撼动,这小太监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向陛下提要求。

    “陛下乃是我东陵千古明君,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即使只是小容子这般的小太监,陛下,还请答应小容子的要求。”

    魏公公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心里倒是有些欣赏这小容子的胆色,寻常的小太监到了这金銮殿上,全都是吓得双腿颤抖,根本没有胆子开口说话,反观这位小容子,笑语盈盈,有条有理。

    为自己据理力争,魏公公心底也隐约有丝惆怅,有种大江东去浪淘沙的感觉,他,已经老去了。

    “陛下……”

    他低声在长孙凌天的耳边开口,心中也有些想为小容子争取的意味。

    长孙凌天微微勾唇,五指握拳捂住唇角,这才淡淡开口:“小容子既然觉得朕是旷世明君,明君又怎么能冤枉一人,这事就准了。”

    容徐徐在下方欣喜若狂,满朝文武自然也高呼万岁,这朝中风向,人人都瞧得清楚,这位小公公恐怕日后会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

    自然是无数人蜂拥而至。

    “小公公贵姓?”

    “奴才小容子”

    “小公公哪里人氏?”

    “江东人氏……”

    “妄臣……”

    突然在这么一众恭维的声音之中传来这么一声音,容徐徐立刻循声望过去。

    中等身材,容貌黝黑的汉子自她身边经过,还特地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容徐徐这下满脸的笑容也有些绷不住了,姑娘她为人端正,品行高洁,应该没得罪这人吧。

    “这位是?”

    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容徐徐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身边的朝臣立刻有人回答:“那是兵部侍郎曹泉,这人倒是一员猛将,自从边关回了这凉都,倒是自视甚高,一向不喜欢和朝野中人打成一片,小容公公别介意,不仅是对你,就是对上摄政王,这人也没什么好脸色,摄政王素来不喜他,否则兵部尚书空了两三年了,他早已升任,何必还一直在侍郎的位置。”

    “谢了,你又是?”

    身边解释那身着大红朝服的官员倒是笑容和蔼,听容徐徐这般问,立刻回答:“卑职户部侍郎焦好。”

    容徐徐几眼就瞧出这位兵部侍郎焦好到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笑笑之后示意自己记住他了。

    “小容公公恩宠无限,日后必然能够飞黄腾达,前途不可限量……”

    焦好双手握拳,恭声贺道。

    今日早朝上,陛下跟摄政王对这位小容公公的态度大家可是看在眼中,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他心里打着算盘,早日与这位小容公公打好关系,日后……

    想到这里焦好就笑的一片的灿烂,憧憬着日后的美好场景。

    容徐徐这边也在心里琢磨,这要怎么样才能查出华贵人死的真相。

    那厢姗姗来迟,才从大殿之中走出来的白衣美男,在日光倾城的地方,站立在金銮殿门前,侧眸一笑,简直就是百媚生。

    容徐徐在鄙视自己,又不是没见过没男子,当年电视上直播模特大赛,那些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人可不少。

    身边那群人因为某人的到来快速的散开,甚至有些来不及告辞直接散人,足以证明,这位摄政王在朝野之中的名声都差到什么程度了。

    “小容公公。”

    长孙容凌身侧从来不带太监,自然就是皓轩这一贴很侍卫,见到容徐徐倒是笑容满脸的点点头。

    容徐徐在心里啧啧叹息,这皓轩也算的上文武双全,怎么就委屈在这摄政王身边了。

    “小容子见过摄政王殿下。”

    容徐徐朝着皓轩点点头,再次的对着长孙容凌行礼,长苏容凌双手撑在宫墙之上,一双狐狸眼微微挑起,慢条斯理的开口:“看来小容公公似乎对本王有些误解。”

    误解你个大头鬼啊,这摆明是真相好不。

    容徐徐在心里咒骂,脸上却依旧是笑容满脸,她悲伤的发现,自从遇上了长孙容凌,她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已经到了炉火纯青。

    “在小容子的心目之中,摄政王英俊潇洒,俊美无双,聪慧绝伦,堪称我东陵之福,小容子对摄政王的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容徐徐在那说的自己都快吐了,面前的人倒是好涵养,慢条斯理的点着头,不徐不慢的眯着一双凤眸,好像非常赞同似的。

    “既然小容公公对本王这般的倾慕,本王也不好距人与千里之外,这几日天气转凉,本王正愁没人暖被窝,不如就小容公公吧。”

    这突如其来的话直接让容徐徐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然后不停的咳起来,甚至咳得满脸通红。

    面前这人却眉眸轻皱:“小容公公,今日天气转凉,你可要注意身子啊,否则本王可是会心疼的……”

    他一边说着,指甲划过容徐徐的脸颊,这片刻的功夫,容徐徐几乎感觉到了来自他指尖残存的温暖。

    “我今天肚子痛……改日改日……”

    容徐徐情急之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这下甚至连告辞都没说。直接转身就跑。

    长孙容凌就站立在原地看着容徐徐那跟兔子一般飞奔的背影,慢条斯理的开口:“真是好玩,这宫里啊,每个人都一样,突然出现了这么个不一样的,真有趣!”

    长孙容凌那轻描淡写的声音却让皓轩在心里对着容徐徐默哀三分钟,被自己这主子看上,自求多福吧,小容公公。

    “皓轩,本王真缺个暖被窝的,你要不试试?”

    话锋一转,那个笑起来温柔潋滟的摄政王转身对着自家那一向正直的侍卫开口。吓得皓轩急忙摆手。

    容徐徐终于跑会长凤宫的时候,在大门口的时候就碰上了自己主子,这不冷着一张脸的俊秀小生闷声闷气的开口:“你终于回来了。”

    “呵呵……”容徐徐顾左言后的看了看,终于没看到长孙容凌的背影之后,这才送了口气。

    “主子这是去哪里?”

    “你不是在父皇那请求调查华贵人死亡的真相,我这跟你一块去。”

    “主子不用念书。”

    “太傅那本殿自有安排,不用你操心。”

    清冷少年的容貌上露出几分的不耐烦,瞪向容徐徐的目光之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就这么个小太监,父皇居然对他另眼相待,这么多年了,父皇甚至都不瞧瞧他。

    长孙无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反正就是极端的看容徐徐有些不顺眼。

    容徐徐摸不着头脑,跟上长孙无非的步伐,两个人再次的进入轻灵宫,轻灵宫这几日因为华贵人的事情,宫内的宫人也被调去了其他地方,偌大的宫殿之中就只剩下一个耳目不灵的老宫人。

    两人进去的时候,老宫人正在墙角浇花,长孙无非走到那老宫人的面前,低声询问了几句。

    那老宫人徐徐缓慢的转过身,布满了皱纹的脸上一片茫然。

    问了半天也是答非所问,根本问不出来个所以然。

    容徐徐四处张望,倒是瞧见了另外一边的桃花树下有灰烬。

    她上前惗了几下,这灰烬是香所落下的,再闻了闻味道,这香是宫中祭奠死去的人才会用的还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