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摄政王人家不要

    更新时间:2018-11-06 14:45:36本章字数:3101字

    “还是小容子你有办法,这位长公主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当年是养在太皇太后跟前的人,所以这宫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让着她三分,何况她可是当今皇上和摄政王的青梅竹马。”

    小安子撇了撇嘴,看着容徐徐安然无恙的模样,也忍不住会心一笑。

    容徐徐这边笑的惨啦,心中却是知道,这次若不是来的是张太医,恐怕她才真悲惨了。

    张太医与顾家当年有故旧,如今看在长宁的份上帮她掩盖真相,临走的时候路过容徐徐的跟前,还用眼神瞪了她一眼。

    容徐徐自然是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到了东陵这么长一段时间,她似乎终于有一种真实的感觉,昨夜她又梦见了过往,这个时节,家乡满山偏野开满的金色油菜花。

    东陵的这个时节正逢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整个东陵郊野四处绽放的木棉和芙蓉,独独缺了那寻常能见的油菜。

    不知道妈妈可还好?

    想着那个终日忙碌为的不过是她能够过得好一点的女人,再想起那个终日沉默,总是在为这个家付出的男人,不知不觉之中,容徐徐的眼眸之中慢慢的浮动丝丝的泪光。

    “妈妈……”

    容徐徐轻声的唤着,将自己整个人卷曲在角落之中,她不知道这一生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回到那个生她养她的地方,但是她知道一件事情,她要保护身边的人。

    若是一直以来任由所有的人欺负到她头上,那么个曾经飞扬校园的容徐徐岂不是会活的很憋屈。

    她的人生哲学就是必须活的恣意潇洒。

    她可没忘记,那一日,某人可是答应了她的要求的。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容徐徐就伫立在金銮殿的门外,等候着下朝的某人经过。

    那一日早朝,明显,摄政王有些心不在焉,心情不错,嘴角微微上翘露着笑容,大部分请示的问题,大多数都是准了。

    听闻东陵朝野有个不成闻名的习惯,那就是揣测摄政王的心情很简单,只需要看那一日摄政王准奏通过的频率就知道了。

    “启禀摄政王,辽东一代水患,地方官求奏薄款赈灾。”

    “准”

    “启禀摄政王,康宁王觉得王府破败,希望内库能够拨款修葺。”

    “准了。”

    “启禀摄政王……”

    “准了”

    朝臣都知道一件事实,今日摄政王的心情似乎很好,非常的好,大家平日不敢提出的话题全数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的蜂拥而至。

    而一开始笑吟吟的摄政王殿下,五指轻轻叩击在扶手上的时候,向来习惯揣测摄政王心思的臣子们纷纷知道一件事情,摄政王心情已经转变,瞬间所有人沉默。

    摄政王终于心情非常好的点头,示意一侧的魏公公宣布退朝。

    下方跪着的上官无名忍不住对着一侧的谭西延说道:“你说主子最近这段时间心情好像非常的不错?是因为什么?”

    谭西延那张冰块似的脸上没有半点的波动,犹如机器人一般冷冰冰的吐出:“小容公公。”

    他们这几个长孙容凌的心腹都知道最近这段时间,主子似乎对一个公公非常的有兴趣。

    “你说,主子这兴趣为什么越来越奇怪……”

    上官无名忍不住有些吐槽,对于主子那奇怪的癖好。

    谭西延倒是非常配合的回答:“因为他是长孙容凌。”

    喜怒无常,阴险腹黑,睚眦必报,朝野之中闻之色变的摄政王长孙容凌啊。

    上官无名倒是认同的点点头,他与冰块脸一向意见都颇有出入,但是唯独在长孙容凌的问题上面,他们的立场从来都是一致的。

    直到多年之后,上官无名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跟随长孙容凌是最正确的选择。

    有这么一个人,护短,记仇,聪慧,却慵懒,即使你错了,但是在他眼中,所有的对都及不上你一个的错,那么这样的主子,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了。

    长孙容凌下朝之后特意放慢了步伐,一身白色冰丝长袍慢慢摇曳走到容徐徐的面前,在这等了大半个时辰的容徐徐已经托着脑袋,在那不住的摇晃脑袋瞌睡。

    睡眼朦胧之中,抬起头看到面前突然之间放大出现的妖孽脸孔,一个惊吓,踉跄,然后直接跌倒在地上。

    皓轩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容公公果然一直很有趣,难怪主子老是这么喜欢见到他。

    容徐徐翻身起来,双手握拳,心底恨得咬牙,脸上却是笑容满脸:“王爷可还记得当初答应小容子的事情?”

    长孙容凌头微微偏侧,脸上露出一丝的深思,慢条斯理的开口:“你也知道本王日理万机,哪还记得什么事情?”

    容徐徐这下更是气节,却不得不再次的勾起笑容,一字一句的开口:“那日小容子到王爷的府上,王爷亲口答应小容子的。”

    “哦哦,你说的这个事情啊,本王记得啊。”

    勾起笑容的长孙容凌,背负着双手,在容徐徐的面前走过,容徐徐快步的跟上长孙容凌的步伐。

    一路上亭台楼阁,穿过回廊,迈上九重步阶,就到了整个东陵皇宫最高的地方了。

    容徐徐一直低垂着头跟在长孙容凌的身后,皓轩也不见了踪迹,长孙容凌施施然的走在前方,突然之间停顿下步子,容徐徐一个措手不及,直接撞了上去。

    “哎哟”容徐徐惊呼一声,捂住鼻子,就差眼泪都跟着落下来了,长孙容凌难道是铜墙铁壁,怎么这么疼呢。

    一根修长手指缓慢的到了她跟前,沾上眼泪,然后递到了嘴里,面前的人才慢悠悠的开口:“闲的。”

    废话,难不成还会是甜的。

    容徐徐在心里骂着,抬起的脸上,泪光闪烁,却依旧是讨好的笑容,谁让人家是手握大权的摄政王殿下。

    “你是不是挺讨厌我的?”

    “怎么可能?在小容子的心里,摄政王犹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小容子恨不得日夜三柱高香,将摄政王供在家中。”

    容徐徐这番话说的完全是出自肺腑,特们她特想就这样做,毕竟死人才会吃香火对吧。

    “你看着锦绣江山,广袤无垠,本王年幼的时候,父皇曾经将本王抱在怀中,然后也是站在这个地方,然后指着那个地方,悠悠长叹,因为那个地方就是胡人, 彪悍擅战的胡人,逐水草而居,常年进犯东陵的边疆,可是东陵历年来重文轻武,朝野之中早已经落下了无数的弊端。”

    长孙容凌背负着双手,声音低沉而动人,容徐徐微微有些怔住,她有些不明白长孙容许在她的面前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她抬起眸子偷偷的看着长孙容凌,长孙容凌低垂的眉眼犹如绽放的火色炼化,妖冶而让人沉醉。

    他勾唇一笑,那形状优美的唇勾魂夺魄。

    “那时候,父皇最宠的是本王,朝野之中无人不以为,本王会成为东陵的日后的主宰,可是父皇百年之后,他却将江山交付在皇兄的手中……”

    他神色清冷,明明再笑,那笑容却是遥远得犹如随时凋零的桃花一般,让人飘忽幻幻。

    “本王三岁七步成诗,六岁文采斐然,九岁挂帅领兵,以一万将士对战胡人三万,大胜而归,十三岁名镇天下。”

    那个在风中,白色长衫扬起的男子眉眸若画,却周身透着淡淡的寂寞。

    “十七岁冠绝朝野,十九岁,父皇驾崩,皇兄登基,本王被尊为摄政王,权倾天下,名镇朝野,整个东陵,或许有人不识皇兄,但是绝对不会没有人不知道长孙容凌四个字,三岁小孩尚闻本王的名字都会吓哭。”

    他笑容之中带着自傲,也带着淡淡难以描述的空寂。

    他手微微握,回眸看向容徐徐:“你说本王缺什么?”

    这个人的一身顺风顺水,权倾朝野,可以说真的无所缺乏。

    可是正是因为如此,他完美得像神,而非人。

    所以才会这般恣意妄然,这般无所畏惧。

    “小容子,你告诉本王,本王缺的是什么?”

    那个言笑晏晏的男子,在风中长笑一声,轻抚衣袖。

    容徐徐低头垂眸,心中喟叹一声,这果然就是神和人的差距啊,想她三岁时候才脱离了叉叉裤,七岁的时候念小学,十三岁的时候还整日偎依在老妈的怀中撒娇,十七岁的时候高考上大学,十九岁的时候……

    悲催的穿越了……

    想到这里,容徐徐就有些哀怨,她始终就没搞懂,为毛自己会来到这个陌生朝代,穿越小言之中不是说女主一定会遇上一位对她痴情一片,万般宠爱的男主么。

    为毛她就这么悲催,遇上的就是长孙容凌这个妖孽,没事就虐虐她,她感觉自己好像一不小心穿越进了男频小说,穿越打怪升级开地图。

    特们那后宫一个个嫔妃就跟boss一般啊。

    她在这自怜自哀,完全忘记了回答某位记仇的摄政王问题。

    “宫中三大总管太监,魏公公是其中一位,沐贵妃身边的沈公公是一位,还有一位尚且空缺,喏,给你。”

    突然之间扔到容徐徐面前的令牌,容徐徐眨了眨眼睛,弯腰将那代表着宫中地位最高的三位总管太监的令牌捡起来。

    她瞠目结舌,特们就这样?

    什么都不用做,她就成了东陵三大总管太监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