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极品姐妹花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78字

    满地的碎玻璃和花瓣,散架的柜台,被砸毁的橱窗,花店内一片狼藉,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浩劫的战场。

    围观的路人还未散去,指着花店议论纷纷。

    一名少年冲进花店,这少年动起来犹如一只下山的猛虎,站着犹如一杆标枪。

    他离开故土已经四年,本想突然出现给姐姐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回来却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他抓住正在收拾残局的服务小妹,满面狰狞的问道:“我姐呢?”

    “什么你姐,你是谁?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我叫吴晨。我姐是吴月,她在哪?”

    “哦,我知道你,月姐总是跟我提起你。呜呜……月姐被坏人打伤了,现在被送去中心医院。”

    少女的话音刚过,吴晨就化作了一阵旋风,消失在她眼前。

    锦州市中心医院。

    吴晨有些失魂落魄的一路跑进了医院。

    斜里突然出现一辆轿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吴晨被撞了出去。

    他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酸疼的肩膀,眼神冷冽的望着从车上走下的少女。

    少女上身穿着一件很是性感的低Vt恤,胸前的t恤被顶起两座高山,巍峨壮观。

    她下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浑圆饱满的臀部曲线更加令人赏心悦目。

    少女嗤笑一声,不屑的望着吴晨,冷笑道:“早就听闻医院门口有很多碰瓷的,可你演的太假了,老手现在应该是躺在地上呼天喊地,你怎么自己就爬起来了?”

    吴晨皱眉,望了眼身上破了几个口子的衣裤,犹豫着是不是去哪换身衣裳再去见姐姐。

    吴晨的犹豫在少女看来,更加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她拿出钱包,冷笑着问道:“说吧,要多少钱。可别狮子大开口,那样的话,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吴晨都懒得搭理这不知所谓的少女,对她的恶感正逐渐递增,尼玛,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

    车窗打开,探出一张眉目如画,倾国倾城的脸庞,只是脸上带着几分忧虑。

    “闵柔,看看人撞的严重不严重。反正我们也是要去做检查,带着他一起,我也放心点。”

    刁蛮少女闵柔一脸的不情不愿,跺脚道:“姐,他就一碰瓷的。给他点钱,让他走就是了。”

    “闵柔,你给我闭嘴!再这个样子,不要叫我姐。”车内的少女冷声道,严厉的口气不像在说玩笑话。

    闵柔很是委屈的嘟嘴道:“姐,我错了,行了不。我先帮你下车,咱们再带他一起检查,我给他做全套的,从头到脚,检查各遍,哼。”

    吴晨本就没有赖人的意思,刚想转身离去,却听见那个心地善良的美女一声惊呼。

    吴晨这才发现,她竟然下肢瘫痪,想要自己下车,却差点摔下来。

    吴晨横腰抱起她,鼻中顿时闻到一股幽香。

    “谢谢!”她轻声道。

    “去,去,去。别拿你的脏手碰我姐姐,还不赶紧放下。”闵柔推来轮椅,很是不满的对吴晨说。

    吴晨见怀中的美女脸上飞上两抹羞红,显然没跟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过。

    吴晨其实也算是名医生。医生只是他的副职,主职是军人,隶属沈阳军区某特殊连队。

    出于医者的习惯,在将美女抱上轮椅的时候,他暗中输送了一些内力,探查了一下导致她瘫痪的原因。

    有吴晨这个苦力,闵柔也乐得清闲。

    吴晨推着轮椅和这姐妹二人走进医院大厅。

    医院的大厅站着一排的大夫,他们早就站在这里恭候多时,但看到姐妹二人身后的吴晨时,都不由微微的一愣,可没听说这闵家姐妹身边出现过男人。

    即便有男人,起码应该是那种温文儒雅,家世渊博的豪门大少吧,这个浑身破烂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心中虽有疑惑,这群人还是呼啦一下,满面堆笑的围了上来。

    一位头发秃顶,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说道:“闵莹小姐,您来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从BJ市请来的专家大夫,钱飞。钱大夫,这位就是闵家的大小姐。”

    钱飞的表情有些激动,闵家可是豪门望族,要是能与之攀附上一点关系,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他慌忙伸出手,谄媚笑道:“闵莹小姐,您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您放心,我会用先进的医疗手段,一定治好您的双腿。”

    闵莹微微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惊喜,平淡道:“那我先谢谢了。对了闵柔,把我的片子拿出来。”

    闵莹接过片子,很自然递到钱飞手里。也避免了钱飞没能握手的尴尬,可谓是不漏痕迹。

    钱飞接过片子,对着阳光看了看,眉头紧锁,“闵小姐,恕我直言。从片子上看,两个月前的那场车祸严重损坏了您的骨髓神经,要想治愈,只能开刀。再拖下去,恐怕对您的身体造成更加严重的损伤。”

    闵莹闻言,沉思不语。

    吴晨看了看这所谓的专家,微微摇了摇头。

    闵柔跟闵莹的性格显然是两个极端,闻言不由恼怒道:“开刀,开刀。你们能到除了开刀,就想不出别的办法吗?我姐要想开刀,还用等到现在?!”

    女人没有不爱美的,要是在那条修长的双腿上留下一道恐怖的疤痕,这得多伤心难过。

    闵莹叹了口气,柔声道:“行了,小柔。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就按钱大夫说的办吧!”

    “姐!”闵柔叫了一声,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

    闵莹抬头,脸上的神情依旧平静,可见她平日里是一个坚强而富有主见的女孩。

    她轻声问道:“钱大夫,我想知道,现在动手术的话,成功的几率有多少?”

    钱飞望着她倾国倾城的脸颊,神情出现了片刻的恍惚,刚才就看出闵莹是美女,没想到竟然这么美。

    钱飞感觉有人捅了捅他,猛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干咳两声,连忙道:“现在动手术的话,起码有七成的把握。”

    闵柔美眸一瞪,寒声道:“只有七成?!”

    钱飞慌忙改口,“不……不,由我操刀的话,有八成的把握。”

    八成的几率可谓是很高了,可这在闵柔看来,还不能算是万无一失。

    闵柔抓起闵莹葱葱玉手,央求道:“姐,咱们再去国外看看吧。”

    “要不要试试中医疗法?”

    闵莹的身后传来一道轻轻的声音。

    这声音虽轻,却像是一道惊雷响彻在所有人耳边,顿时吸引了众多的视线。

    这是吴晨说的第一句话,一语出便惊四座。

    钱飞在闵家姐妹前抬不起头来,本来就很窝火,听到这话,脸色更是冷了下来。

    他打量着脸上犹自带着几分稚嫩的少年,不屑的问道:“你是谁?”

    吴晨看了这么久,觉得这位专家实在是一位砖家,要在这么漂亮的美女腿上留下一道疤痕,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冷声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是一名医生。”

    钱飞被一个少年挑衅,很是不悦,“你说自己是医生就是医生?有什么证据?还有,就凭你,还没有资格质疑我的医术!”

    吴晨从容说道:“在闵小姐大腿骨的股骨体上有一道裂痕,我说的对不对?”

    钱飞一愣,这小子没看过片子,他怎么知道?

    吴晨继续说道:“其实造成她瘫痪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因为撞击造成颈干角错位,压制了血海。你们查来查去,却只得出一个开刀的结论,真是一群庸医!”

    如果说吴晨刚才的话是一句惊雷,那么这句话就是一道炸雷。

    这话就像是一道耳光,狠狠打在在场所有医生的脸上。

    吴晨这仇恨值拉得满满的。

    闵柔睁大了眼睛,微微张着小嘴,一脸的诧异。

    这少年竟然是个医生,而且听他的话,姐姐就算不用开刀也能治愈。

    “满嘴的胡言。一个毛头小子也敢说自己是医生,你这牛皮吹得可是有点大了。”那个先前为几人介绍的秃顶男子怒斥道。

    他是中心医院的副院长周明亮,好不容易请来专家为闵莹治病,怎么甘心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

    周围的医生也恍然大悟,暗道院长高啊!这年纪说自己是医生确实引人怀疑,就算这少年说的都对,只要众人不承认,这闵家姐妹还会相信他不成?

    “就是,你说自己是医生有什么证据吗?”

    “说我也会说,可谁信啊?!”

    吴晨转到轮椅前,蹲下身,跟闵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对视,“你相信我吗?”

    闵莹凝视着他漆黑却犹如星辰般闪亮的黑瞳,看得到他眼中的认真和自信,莫名的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年产生了近乎荒唐的信赖感。

    她微微的点头,眼中带着丝异样的光芒,坚定道:“我信!”

    “不怕有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吗?”吴晨微微一笑,站起身,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包银针。

    闵莹摇了摇头,微笑道:“不怕!”

    疯了,都疯了。

    不但钱飞和周明亮这么认为,闵柔也这么觉得。

    可他们还来不及制止,吴晨手中的银针已经扎了下去。

    第一针扎下,紧接着是第二针。

    他的动作看似缓慢,实则快速无比。瞬间在闵莹的腿上扎了十针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