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别挡路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34字

    吴月半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按着手里的遥控器。

    吴晨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一边,心思也没有放在电视上,大部分时间都在看她。

    阔别了四年时间,虽然期间经常联系,但那份思念却是与日俱增。

    吴月很漂亮,她的漂亮不像闵莹那么夺目,不像闵柔那么傲娇;她聪明却不狡黠,温柔却又很坚强;她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也绝不肯向人诉苦。

    两人偶有眼神接触,都会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只有在吴月面前,吴晨那双发亮的眼睛里才会流露出那种孩子般的笑意。

    吴月心中其实早已波涛汹涌,只是表面上装作很平静。她心中有高兴,也有愧疚。

    从小她就不像一个女孩子,反倒像是一个大姐大,敢跟男孩子打架,逼着自己做着同龄孩子都不敢做的事情,若非如此怎么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存活下来。

    吴月在第一次看见吴晨的时,他正爬滑梯,那时他很小,滑梯很高,他摔下来一次又一次,直到他站在滑梯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从那时起,吴月就觉得吴晨身上有股劲,那股倔强和不服输的气是别的孩子所没有的。

    “现在还生我的气吗?”吴月轻声问。

    吴晨摇了摇头,扮了个鬼脸,傻呵呵的笑着。

    自从她替吴晨打跑那几个欺负他的孩子后,吴晨身上的那股气没有了,成天像个跟屁虫跟在她的身后,被欺负了就会哇哇大哭,看自己生气了,就干些无厘头的傻事逗自己发笑。

    “真是个傻子!”吴月板起脸,想要说他几句,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

    没有人知道,这个傻子在她生命里占据着多么重要的地位。送他参军的时候,她的心里其实比他还要难受。

    但是吴晨不可能永远活在她的羽翼之下,因为他是个男儿,他必须经历诸多的苦难,披荆斩棘成为一名真正的男人,而不是在一个女人的保护下成为一个废物!

    吴月看着吴晨,他身上的气又回来了,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令她沉迷。

    吴月俏脸一红,看吴晨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不由嗔骂道:“快滚去睡觉,明天还有好多事呢。”

    “得令!”吴晨打了个军礼,收起小马扎,跑向那间早给他收拾出来的卧室。

    躺在床上吴晨脸上还是带着笑,他觉得很幸福。

    或许只有真正在底层吃过苦的人才知道知足常乐四个字的涵义,一间能遮风避雨的房子,不愁一日三餐,有一个关心着自己的人,这就是天下顶幸福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吴晨起来时,吴月已经离开。桌子上给他留着早餐,吴晨吃过后,就赶去了花店。

    花店的玻璃大门重新装上了,店内的橱窗也都换成了新的,就像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切照常营业中。

    吴晨刚走进花店,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吴月看见他竟然连个招呼也不打。

    吴晨正纳闷,自己哪里又得罪她了?

    闵柔站在花店内,看见吴晨进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闵家在当地可是一方大鳄,不仅财力雄厚,势力也很庞大。

    要在偌大的城市找一个人,对别人来说或许很难,但对闵家来说,就像关门抓小鸡一样容易。

    闵柔是很不情愿来找吴晨的,可是闵莹三令五申的告诉她请人一定要表现出自己的情意。当初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所以闵二小姐硬着头皮来见这个令她反感的小子。

    闵柔想不到的是,她来花店说找吴晨后,眼前这位人比花娇,姿色毫不逊色于她,身材比她还要好的漂亮女孩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对她冷脸相向,甚至连杯水都没给她喝。

    闵柔干巴巴站在花店里,没水喝,也没好意思坐,小宇宙里的怒火早就熊熊燃烧。她闵家二小姐何曾遭到过这样的冷遇。

    闵柔站在花店内,等啊等,迟迟不见吴晨来,小腿肚子都打颤了,她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可想而知。

    吴晨不知道姐姐吴月为什么不搭理自己,自然也不明白那个漂亮的女孩为什么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恶狠狠瞪着自己。

    闵柔深吸两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这小子虽然讨厌,毕竟能治好姐姐闵莹的双腿,自己受这么点委屈算什么。

    闵柔想通了,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两只玉手放在嘴角,往上一提,一副极虚假的笑容立刻出现了。

    闵柔走到吴晨身前,还没说话,就见吴晨横移出去,错过她身边,继续往前走,就跟她是个透明人一般。

    闵柔追上两步,又横在吴晨身前,脸上刚堆起来的笑容已经极其僵硬了,隐隐到了她小宇宙爆发的边缘。暗暗告诉自己,忍,我再忍。

    吴晨挠了挠头,指着闵柔,很是惊讶的连说几个你。

    闵柔一脸的得意,这小子终于认出自己了,抛却自己闵家二小姐的身份,就凭她的美貌也能让第一次看见她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小子刚才一定是还没睡醒,所以才会将自己当成透明人。

    吴晨看了看这个奇怪的少女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挡住自己去路,他惊讶问道:“你是来买花的吗?”

    吴晨这句话,就像导火索点燃了炸药桶。

    闵柔一忍再忍,最后忍无可忍,她告诉自己无需再忍。

    她就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蹭一下就窜了起来,毫无淑女风范的,对着吴晨劈头盖脸的狂喷口水,“我买你个大头鬼,你好好看看,你真不认识我了吗?你是故意的吧?!你一定是故意的!”

    吴晨皱了皱眉眉头,擦了把脸,把闵柔扒拉到一边,很生气的说道:“有病。我不认识你,不买花别挡着我路。”

    闵柔愣住了,看吴晨的表情,他竟然是真不认得自己。

    她从来没遭受过的冷遇,今天遇到了第二次,现在她除了愤怒,竟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委屈。

    吴晨走到吴月身边,傻呵呵笑着,叫了一声,“姐!”

    吴月将刚才的一幕都看在眼里,双手环胸,出言调侃道:“你那小女朋友好像哭了,你不去安慰安慰?”

    吴晨回头,果真看到闵柔蹲在那里,嘤嘤的抽泣着。

    吴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吴月说道:“姐!她不是我女朋友。”

    “鬼才是他女朋友!”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否认,就像商量好似得,极有默契。

    两人皱着眉头,对视一眼,又一脸厌恶的转过脸庞,似乎看对方一眼都脏了自己眼睛。

    “姐,你误会了。我真不认识她。”吴晨解释着。

    闵柔听到这话,哭的声音更大了些。

    吴月伸手揪住了吴晨的耳朵,好气又好笑的说,“不认识人家,人家指名道姓的找上门来。你给我老实交代,要是你敢做欺骗女孩的负心汉,姐姐我一辈子都不理你。”

    “哎呀!疼!疼!疼!那个谁,你别哭了。赶紧跟我姐解释,我们两个不是那种关系啊!”吴晨呲牙咧嘴的大叫,那叫声像极了被送到案板上的猪。

    闵柔这次没有解释,也不哭了,饶有兴趣的支起下巴,看着吴晨被虐,心道,臭小子,活该,你也有今天。

    她不由对这位美女姐姐先前的冷落冰释前嫌,将吴月摆到替自己伸张正义的女侠位置上。

    可惜,这出闹剧没有持续多久,女侠就放过叫声凄惨的臭小子。

    吴月以为吴晨交了女朋友也不告诉自己,暗自伤心难过,知道吴晨竟然都认不得这漂亮的女孩,心里又偷偷的高兴,对闵柔没有敌意,便很大方的搬来一张凳子,一脸微笑问道:“你找这臭小子有什么事吗?”

    闵柔知道吴月的身份,在调查吴晨的资料里有这个漂亮姐姐的照片,她不但知道吴月,甚至连吴月和吴晨曾呆过哪家福利院都知道,闵家的实力由此可以看出非同一般。

    可让闵柔和闵莹姐妹两个奇怪的是,吴晨的资料在参军以后的四年时间里,一片空白。

    姐妹两人不死心的动用闵家在军部的关系,结果更令两人吃惊,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让两姐妹震惊的同时,不由对吴晨更加的好奇。

    闵柔虽然好奇,但对于吴晨的反感并没有减少,或许是因为在医院门口的碰瓷事件,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闵柔就是吴晨不顺眼。

    闵柔将吴晨在医院治疗姐姐的事情告诉吴月,她竟懂得曲线救国,小嘴巴巴的夸着吴月很漂亮,身材比她还好,皮肤水嫩光滑,吹弹可破。

    吴月姐姐两个字也叫的朗朗顺口,直把吴月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是宇宙无敌美少女。

    吴月笑得花枝乱颤。

    闵柔很是得意的看了眼唉声叹气的吴晨,甚至还很孩子气的对他比了一个V型手势。她看出来吴晨很怕吴月,只要搞定吴月,她此行的目的也就能达到了。

    吴月听到闵柔姐姐瘫痪不能行走,表示自己的难过,并对吴晨下了死命令,要是不医好闵莹,就把他赶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