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考验定力的治疗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42字

    闵莹竟有些小女人般的娇羞起来,感觉脸颊有些发烫,可总得有一方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

    她撩拨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轻声的问道:“喝点什么?”

    她见吴晨摇了摇头,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闵莹也知道自己今天有些奇怪,她可是掌管着闵家几家大型上市公司的女强人,平日里处事干练,虽然不说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无形中会带给人一种上位者气势上的压迫。

    要是认识她的人,看见她今天这幅小女人的娇态,恐怕会惊讶到掉一地的下巴。

    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再强的女强人也是女人。在潜意识里她们一直在寻找着更强大的存在,一旦这人出现,她们就会展现出所有女性的特质。

    吴晨在闵莹的主观意识中就是这种强大的存在。

    闵莹的第六感告诉她,眼前这个少年远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

    这是她在商场几年,阅人无数加上她的第六感总结出的结论。

    其实刁蛮小公主闵柔也察觉出来了,从她一直反感吴晨就可以看得出来,只是不习惯思考的闵柔没有深思,她只是直觉的认为吴晨很危险,很让她讨厌罢了。

    闵莹忍不住抬头,偷偷打量着这个第一见面却让她忘记容貌的奇怪少年。

    吴晨的个子只有一米七八左右,这在北方来说是很希拉平常的身高,抛去他身上那身极其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寒酸的衣衫不谈,他的相貌也不能说是英俊。

    对大抵从军过的人来说,他们的脸庞大都会呈一种刀削斧凿般的刚毅,菱角分明。

    吴晨的脸庞却很柔和,脸上带着几颗并不明显的雀斑,让他平添几分可爱中带着近乎女性的俊美。

    用漂亮来称呼一个少年可能并不是褒义词,闵莹想到了另一个词汇,那就是邪魅。

    对于闵莹这位自小在大家族长大,所谓的缘分啊,一见钟情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东西。

    她对吴晨只是产生了一丝的好奇和兴趣,对于相当理性的她来说,未来的伴侣除了足够的强势外,还要有相当的学识教养,幽默风趣,足够的家世底蕴。

    闵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想得有些多了,竟然想到未来的伴侣上,她的俏脸不由又是一红。

    吴晨一脸的犹豫不决,他一直没有说话,是他不知道怎么跟闵莹开口说,之前他建议闵莹找一个老中医,是因为接下来的推拿需要碰触一些女孩的敏感部位。

    万一治疗后,这美女拿此说事,自己不但看了她的身子还摸了,非要以身相许,那自己不是亏大了。

    吴晨想了想,便开门见山,将自己的顾虑对闵莹说了,当然他觉得自己会亏大了的事情没说。

    闵莹闻言微微张着小嘴,虽说有病不忌医,她也没想到需要在这少年面前赤身露体。

    她倒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咬了咬银牙,美眸盯着吴晨道:“没关系,来吧。我相信你。”

    吴晨心里很恼火,你相信管个屁用,我都不相信我自己,咱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处男,要是没点想法,还算是男人吗?!

    尽管闵柔现在穿得是宽松的睡衣,可依然遮盖不住她衣衫下的曼妙身姿。

    她的漂亮不必说,身材更是完胜闵柔,跟吴月有得一拼。

    闵莹下了决定后,便解开了上身睡衣的纽扣,一对呼之欲出的双峰和象牙般白皙的肌肤便暴露在空气中。

    吴晨的小心脏又不争气的跳动起来,大有夺门而出的冲动,想起姐姐下的军令,他只能将目光移向别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闵莹没敢看吴晨,脸红得像个苹果,她坐在闺床上,慢慢的褪下了睡裤,只着内衣的她又一点点的躺了下去。

    吴晨听着悉悉索索的声响,即便不看也能联想到此事正发生着什么,听到闵莹小声说好了后,他扭头,便看到闵莹用薄被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吴晨哭笑不得,心说你这还不如不脱呢,现在更厚了。

    他走到床边,按捺下心头的悸动,沉声道:“那我开始了。”

    吴晨掀开被子,望着闵莹极具诱惑的酮体,心头的那丝燥热,反倒消减了不少。

    推拿并不仅仅按摩她的下体,人身上除了任督二脉,还有十二正经。

    十四条经络上有361个穴位和48个经外奇穴。共计409处穴位,其中有108个要害穴。

    吴晨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双修长而性感的长腿。

    只是一眼,他的脑海中便已经模拟出闵莹身上的经脉图。

    他右手按在她脚底的涌泉穴,明显感觉到她身体在接触时轻微的颤抖。

    吴晨微微皱眉,左手按住了她的小腿,免得她乱动搅乱自己的治疗。

    触手是她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温润良好的触感令吴晨心头的野马又奔驰起来。

    一丝内力透过吴晨的指尖输送到已经恢复知觉的双腿,闵莹又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这让她不自觉的轻哼起来。

    吴晨暗道一声,乖乖,要亲命了。

    他的声音不由严厉几分,十分恼火的说道:“闭嘴!”

    闵莹从没被人如此呵斥过,十分委屈的紧咬红唇,而且她也不想发出那些羞人的声音,刚才纯属意外。

    吴晨的手指仿佛带着一种魔力,让她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从脚底的涌泉穴开始,一路蔓延向上。

    闵莹不知道这是吴晨用独特内力治疗的效果,他这样治疗比普通的推拿治疗效果起码要好十倍以上。

    吴晨的手指拂过闵莹的小腿,大腿,柳腰,在闵莹心脏差点从嘴里跳出来的时候,停在她的乳根穴上,并没有攀上那巍峨的高山。

    闵莹长呼一口气,感觉自己现在全身虚脱,脑子里更是一片的混乱,一直处于精神紧张的她美眸一闭,也不管吴晨是否会染指那从未被异性碰触过的禁地了,爱咋咋地吧。

    吴晨不断的给自己精神催眠,她是病人,她是病人,她病人。但手下那充满青春气息的柔软和弹性的触感无情的嘲笑了他,她是女人,还是一顶漂亮的美女。

    ……

    ……

    闵柔觉得自己胜利了,因为她终于忍住了,没有在那讨厌的臭小子前出丑。她把吴晨领到姐姐房间后,就冲向了卫生间,在里面大吐特吐。

    闵柔其实也玩车,不是那种觉得哪个牌子跑车好就买回来的二世祖,现在车库里还停着她那辆经过改装后的马萨拉蒂。闵柔叫它女王。

    用闵家老爷子话说,闵家很大钱很多,只要不出问题,随着这个宝贝闺女折腾。

    闵柔凭着她那辆红色女王的性能,在圈子里赢过不少的二世祖,但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发挥出女王真正的性能。

    女王在她手里,有种明珠蒙尘的无奈。

    按道理来说,玩车的闵柔怎么会像这样如此狼狈。其实很简单,一个普通人要是第一次坐车,车速在200脉以上,他会觉得理所当然。

    闵柔是开过快车的,所以那种晕眩的感觉要比常人敏感几倍。

    啊啊啊闵柔郁闷的大叫三声,猛然想起那臭小子正跟姐姐独处一室。

    她急忙跑向姐姐的闺房,打开门一看,就看见闵莹只着三点,脸上娇艳欲滴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吴晨就像刚才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都被汗渍湿透。

    闵柔摇了摇小脑袋,目瞪口呆的问道:“你们两个干了什么?”

    吴晨对闵柔杀人的目光视而不见,沉声对闵莹说道:“你现在还不能随意走动,最好一直躺在床上。”

    吴晨完全没有艳福无边的感觉,只觉得累,自己消耗过度,他想早早治好闵莹,免去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只能看不能吃,这不是欺负人嘛。

    闵莹轻哦一声,对闵柔说道:“小柔,送……”

    她突然意识到不知该怎么称呼吴晨,直接叫名字显得太不礼貌,叫吴哥?人家显然没有她大。

    吴晨看出她的尴尬,随口道:“叫我吴医生就行。”

    闵柔听到召唤,回过神了,急忙走到床边,拉过薄被盖住姐姐的娇躯,她怒视吴晨,在闵莹耳边小声道:“这小贼一直看啊看,真是讨厌。”

    吴晨的听力何其好,将她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里,顿时感到无比的冤屈,心说我哪里看了,我在看床,看床好不好,这床体是上好的沉香木,据说一块沉香木就能卖出百万的天价,这整张床得值多少银子?!

    闵莹白了妹妹一眼,她倒是相信吴晨不是色狼,刚才有大好的机会将她全身摸个遍,但这少年只是点到而至,某些地方更是连碰都没碰,她柔声道:“你带吴医生下去休息,替我谢谢他。”

    闵柔带着吴晨来到楼下的客厅,拿出一张支票,放到吴晨身前的茶几上,“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这是我姐姐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

    吴晨不动声色扫了一眼,挑眉问道:“什么意思?”

    “就当时预付给你的诊金,你不看一下上面的数字?”闵柔笑望着吴晨,很想看到这少年被巨款砸晕的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