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情敌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91字

    吴晨闻言拿起支票看了看,前面一个1,后面六个零,竟然是一张百万的支票。接着他轻描淡写的将支票放回了原位。

    闵柔很失望,她原以为这臭小子看到支票后,一定会很吃惊的欣喜若狂,可吴晨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平静,有几分自家老爷子宠辱不惊、八风不动的意味。

    “难道你嫌少?”闵柔冷笑,觉得吴晨实在过于贪心,这笔百万的巨款,普通人一辈子恐怕都赚不到。

    吴晨摇了摇头,平静道:“我不卖艺也不卖身,所以这钱我不能收。”

    闵柔将他的话当成了以退为进的借口,无非是想给自己加点筹码,好狮子大开口,当即不客气的说道:“不收自然还是嫌少,没关系,我给你重新开一张,后面多加一个零。”

    百万后面多加一个零,那可是千万的巨资。

    吴晨愣了一下,这傻丫头跟钱过不去吗?真该把她扔到普通人家,让她知道知道赚钱有多么的辛苦。

    就在闵柔觉得自己终于用金钱将吴晨击倒的时候,吴晨淡然道:“好啊!你写好后帮我把这钱送到慈善机构,记得一定要收据。看不到收据,我可不会再进你闵家的大门。”

    “你……”闵柔气得直跺脚,偏偏拿这讨厌的少年没辙,气呼呼的朝门外喊,“梁叔,梁叔。赶紧叫人把这讨厌小子做成肉包子,我今晚喂咱们家旺财。”

    梁叔看了眼气急败坏的二小姐,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少年,有些为难的说,咱家旺财自从上次吃了二小姐加了蒙汗药的肉包子,它再也不吃包子了,最后感慨叹息一句,“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世界啊!”

    吴晨往旁边站了站,显然不想跟这位奇葩的二小姐混为一谈,还有给自家狗喂蒙汗药的奇葩,他还真第一次听说。所以他看向闵柔的目光,就像在看天字第一号的大白痴。

    闵柔脸色大囧,这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梁叔干嘛说出来,还叫这讨厌的小子听了去,丢死人了。

    她看了看两人,跺了下小脚,飞快的跑上了楼。

    梁叔驱车将吴晨送回花店,卡宴的前头和屁股都受了伤,这次换了辆相对大众一点的奥迪S6。

    一路平安无事。

    吴晨下车后,还没走到花店,就看见一个男人在花店外鬼鬼祟祟,探头探脑。

    他心生警惕,该不是那什么黑虎堂的家伙不肯罢休,想要对姐姐不利?

    吴晨走到那男人身边,跟他一起探头朝里面瞅。

    吴月正在给一盆吊兰浇水,她纤手抚摸着兰花的叶子,气质清雅如深谷的幽兰。

    这是吴晨从没见过的风情,她的脸上带着几分清冷,仿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那是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姿态。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男子悠悠的出口赞叹,望着那道背影的眼眸中一片痴迷的神色。

    “好诗。我记得好像在哪里看过,不是你自创的吧?”吴晨在他旁边附和道。

    那男子吓了一跳,惊讶的望着身边突然出现的少年,皱眉说道:“我去,吓死我了。你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

    吴晨咧嘴一笑,笑得很无邪,暗自打量这个男人。

    他先前见这位西装革履还以为是白领阶级的商场精英,走近一看才看出这家伙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阿玛尼西装,腕上带着一块百达翡丽。这些东西可不是普通白领所能消费得起的。

    这男子声称自己姓夏名柳轩,长相不差,身高比吴晨也要高一些,可谓是英俊潇洒而且多金,难得的是脸上也没有浪荡子的轻佻,反而十分平易近人的跟吴晨蹲在窗下攀谈起来。

    据他说自打半年前来花店见到吴月后就惊为天人,隔三差五就跑过来大献殷勤。甚至还跑来花店当了一个月的勤杂工,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没等他表白,就被察觉出端倪的吴月给赶出了花店。

    吴晨也挺佩服这哥们的毅力,但他还是很奇怪的问,“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夏柳轩收起笑容,盯着吴晨的眼睛带着几分敌意,认真的说道:“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想要追求吴月得先过我这关。你这样奇怪的人我碰见好几个,所以大家尽管摆到桌面上来,是单挑还是拼家世背景,哥们我都接下了。”

    吴晨笑了,说别人奇怪之前先看看自己好吗?你这个长期蹲守窗外的家伙才是最奇怪的家伙吧!

    怪不得姐姐身边没有苍蝇,感情都被夏柳轩给赶跑了。

    听夏柳轩话里的意思,这人绝对大有来头,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危险分子。

    吴晨知道这家伙追求姐姐后,就觉得心里有些别扭,也没搭理这家伙挑衅,径自走进了花店。

    “喂!”夏柳轩在吴晨身后喊了一声,嘀咕一句,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啊,也跟着走了进去。

    吴月见吴晨回来露出一张笑脸,再看到他身后的夏柳轩,顿时美眸含煞,不悦的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夏柳轩气势一敛,急中生智道:“我买花。”

    夏柳轩装作挑花的功夫,偷偷观察吴月,在看到吴月对那少年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后,心碎一地,顿时将吴晨当成了头号大敌。

    吴晨在见到夏柳轩后,脑子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姐姐现在有没有意中人?

    这个问题让吴晨心烦意乱,他找了个借口,说出去散散心。

    夏柳轩的出现让吴晨突然意识到危机,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姐姐会离开自己,也无法想象姐姐被其他男子抱在怀里的情景。他不知道对姐姐的这种情感是亲情还是爱情,也不知道姐姐对自己究竟如何看待。

    直到明月高悬,在外头溜达半下午的吴晨不知不觉回到了那不起眼的小区。

    他在一座六层高的旧楼下停住脚步,望着熟悉窗口透出的昏黄灯光,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不管是谁,都别想从他手中抢走姐姐。

    吴晨轻缓敲门。

    吴月打开门,看到他后笑容嫣然,略带责备的说道:“饿了吧,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

    吴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看出桌上的饭菜一口没动,显然吴月一直在等他回来。

    吴晨真饿了,吃起来狼吞虎咽。

    吃饭的时候含糊不清的跟吴月提起拒绝了闵柔百万支票的事情,说自己有些后悔了,应该拿回来帮姐姐改善一下生活。

    吴月莞尔一笑,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好好吃饭。”

    她是那种小富即安的女孩,没奢望过大富大贵。

    现在这房子是租的,一个月要1500的租金,有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在她独具匠心的布置下,显得很是温馨。有花店作为支撑,她倒没担心过金钱的问题,生活过得也相对的惬意。

    吴月吃得很少,吃完就看着吴晨狼吞虎咽的吃相,那双安静犹如秋水深潭的眼眸里,带着丝不为人知的秘密。

    等吴晨吃完,两人一起收拾碗筷的时候,吴月轻声道:“你做得对,不该拿的钱我们不要。”

    吴晨露出一张笑脸,望着吴月的俏脸由衷的赞叹道:“姐,你真漂亮。”

    吴月赏了他一个爆栗,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脸。

    ……

    ……

    吴晨本来想要在姐姐的花店帮忙,可吴月说男人该有自己的事业,坚决否定了吴晨的提议。

    吴晨只好揣着那张介绍信,不情不愿来到锦州市中心医院。

    院长不在,说是去市里卫生局开会了。

    吴晨站在副院长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一道略微低沉的声音响起。

    吴晨走进去一看,发现竟然还是个熟人,这副院长正是那天在大厅等候闵家姐妹的那个秃顶中年男子,看桌子上的铭牌,这家伙叫周明亮。

    周明亮抬头看见吴晨也是一愣,随即想起被这少年打脸过,脸色不由一沉,阴阳怪气的问道:“有什么事情?”

    吴晨将介绍信递了过去,径自走到沙发前一坐。

    周明亮眉头皱起,看着这个不懂规矩的少年,怒火中烧。

    他扫了眼介绍信,知道这小子是来要工作的,不由冷笑道:“想在我们医院工作,你以为有张介绍信就可以了吗?正规医科大学毕业生的需要在医院实习一年,由医院开具证明,参加执业医师考试,通过合格后才能上岗行医。”

    吴晨掏了掏耳朵,好像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周明亮刚想发作,将这少年轰出办公室,他看到下方开具证明的红色印章,脸色不由一变。

    沈阳军区政治部。

    这几个鲜红的大字令他双手都不由颤抖起来,这少年竟然是军方送来的人!

    周明亮倒抽一口冷气,脸上不由堆起笑容,谄媚的笑道:“当然我指的是应届的毕业生,像吴医生这样的神医,我们医院求之不得,我马上安排人办理你的入职手续。”

    周明亮拿起电话,叫来一名医生,带着吴晨介绍一下医院的环境。

    等吴晨出了办公室,周明亮的办公室内顿时传来一阵摔砸声响。

    这才仅是一个开始,这副院长就气得不行了?接下来还不给气死?

    吴晨悄然勾起嘴角,邪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