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庸医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17字

    吴晨跟着那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走出办公楼。

    这名青年很健谈,说自己叫卫庆,牡丹江人,去年毕业分配到锦州市中心医院,来这差不多一年时间了,各个部门他都比较熟悉,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请教他。

    此时正值春暖花开的时节,卫庆又谈起踏青出游,说锦州有笔架山,牡丹江有镜泊湖,两个地方都很不错,建议吴晨有时间一定要看看。

    当卫庆问吴晨是什么学校毕业,专业修得什么,吴晨望着院中两三株桃树上娇艳欲滴的桃花陷入了沉思。

    那年同样是春暖花开,吴晨的人生从此发生了转折,老实而懦弱的他进入了部队,三个月的新兵期他是表现最差的一个,也是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因此得到了一个外号熊孩子。

    他没有长吁短叹,也没有自哀自怜,用微笑对待冷漠,用坚强对待人生,用加倍的努力来证明自己。

    直到一年后别人提起熊孩子的时候都不由竖起大拇指,吴晨被调入了一个神秘的部队,其实也不能算是部队,因为队里只有六个人,但每一个人都是惊才绝艳之辈。

    吴晨就是在这里学成了被玄化的内功和一身医术,他的师傅是老鹰,老鹰并不老,但年纪也不小了,所以不得不离开这支特殊的连队。

    吴晨曾问过老鹰为什么会看中自己,老鹰说因为他太弱,因为弱,所以强。

    老鹰将自己会的都教给吴晨,熊孩子就顶替了老鹰的位置,成为了队里的‘医生’。

    医生是吴晨的代号,但这个医生不仅会治病救人,也能陪兄弟们执行特殊任务,一起出生入死。

    吴晨这次回来看似是休假,其实也是带着任务,但他不知道是什么任务,队长只是说,时候到了,老鹰自然会联系你。

    吴晨不自觉的笑了,很期待与老鹰的见面呢。

    他想起卫庆的问题,轻笑道:“我不是什么名牌医学院毕业的,只是跟一个老不正经的家伙学过一年中医,当然,西医也懂一点。”

    卫庆停下脚步,惊讶的望着吴晨,随后露出一脸的贱笑,拍着吴晨的肩膀说道:“我明白了兄弟,你一定是周院长的亲戚。”

    吴晨摆了摆手想要解释自己跟那个处于更年期的院长没关系,可他看见卫庆的神色,知道他肯定不会相信,想了想也就作罢。

    卫庆见吴晨张了张口,自作聪明的说道:“你不用说,我都明白,我一定不会泄露出去的。其实咱们医院有不少走后门进来的,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就在医院挂个闲职,大事有医生顶着,小事都是护士处理,我还羡慕你这样的呢。”

    两人正说着话,一辆红色的马自达刷的从两人眼前跑过,十分漂亮的钻进两辆车的中间停住。

    车门打开,走出一位冷艳的美女。

    卫庆眼神炙热的望着她对吴晨说道:“看到没,这位可了不得。蒋菲,北京医科大学的硕士生,刚分来医院时就做了一件大事,不怕被传染勇救二十多名小学生。她可是我心目中偶像加女神。”

    吴晨闻言一愣,不由多看了那女孩一眼。

    那女孩看起来有二十四五岁,身高足有一米七,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

    她长发披肩,遮住了半边的容颜,露出的半边脸倒是十分的精致。

    身材高挑,胸部足够丰满,体态也很是妖娆。确实是能秒杀众多的牲口存在。

    只是她太冷了。

    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像只只会看天的高傲天鹅。

    她踩着一双高跟鞋,吧嗒吧嗒从吴晨和卫庆身边走过,让身高不及她的卫庆很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吴晨拿胳膊碰了碰失魂落魄的卫庆,感到好笑的问道:“你至于吗?”

    卫庆叹了口气,很是忧郁的说,“你不知道,这身高是我永远的痛。”

    吴晨看了看他不足一米七的身高,确实有失北方汉子的颜面,不由安慰他道:“法国也有一个矮子,却让四海颤栗。勇敢点,女神就在你眼前。”

    卫庆眼神一亮,可很快就失去了光彩,自嘲一笑道:“我早就死心了。女神只是用来膜拜的,不是我这种凡夫俗子所能染指的。”

    卫庆突然想起了正事,小跑几步拦住那冷艳美女,“蒋医生,等等。”

    蒋菲停下脚步,转身望着卫庆,冰冷冷的问道:“有事?”

    卫庆打了一个寒颤,努力的牵动一下嘴角,将一脸迷惑的吴晨拉倒身边,挤出一个微笑道:“这位兄弟是分到你们科的吴晨,我突然想起来还得去药房拿药,你能不能先带他过去。哦,这位兄弟是周院长亲自审批的。”

    吴晨看了眼卫庆,这家伙真靠不住啊!刚才还说不会将这事说出去,转眼就把他给卖了。

    他看蒋菲微微挑眉,冰冷的脸庞竟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就知道这蒋菲肯定对那更年期院长不感冒。

    蒋菲用眼角扫了吴晨一眼,她最痛恨这种没有实力靠走后门进入医院的人。

    她本来就很冷,现在更是摆出一副谁都欠她五百万的冷脸,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要!”

    吴晨闻言很生气,撇了撇嘴,心说我还不乐意跟你这内分泌失调的冰山呆在一个科室呢。

    吴晨转身,想叫卫庆打电话给周明亮给自己换个科室,结果这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早就溜之大吉。

    吴晨无奈叹息一声,看来自己还得再跑一趟办公楼。

    他刚抬脚,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鸣笛声朝医院大厅的急诊处杀来,一辆120救护车很快停在他和蒋菲身前。

    车后门打开,跳下来两名医生,抬下一架救护床。

    蒋菲急忙上前,冷脸问道:“怎么回事?”

    一名医生说道:“急性休克,心力衰竭。”

    这名患者是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性。

    蒋菲观察了一下患者的症状,面色苍白,皮肤湿冷,看了一眼观测仪,心律失常,随下断定道:“这是心肌梗塞,马上准备手术。”

    吴晨本来想走,听到蒋菲的话后,他不由停下了脚步,刚才他可是看见患者颈静脉怒张,而且血压一直在下降。

    他大叫一声,“别动,让我看看。”

    蒋菲冷眼看着他,毫不客气的说道:“你给我死一边去,要是耽误了治疗,你负得起责任吗?”

    吴晨将手掌放在患者心脏部位,闭眼倾听一阵,冷笑道:“庸医!你说这是心肌梗塞?!”

    庸医?蒋菲还从没听别人如此评价她,脸色阴沉挡在他身前,望着吴晨,冰冷的说道:“你别在这捣乱,再不让开我可叫保安了。”

    吴晨抬头,跟蒋菲对视,身上的气势竟丝毫不逊色这位冰山女神,冷笑道:“果然是庸医。这个患者分明是心肌梗塞引起的心脏破裂,积血造成了血心包,只怕没等你们准备好手术,他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两人的争吵声引来了一堆围观的人群。

    很多人都是认识蒋菲这位美女医生的,却不认识眼前的少年是谁。不由纷纷出言谴责,“你这少年不懂就不要胡说,蒋医生的医术我们可都知道,还不赶紧让开。”

    蒋菲不由皱起眉头,她知道眼前少年没有胡说,这几个医学术语可不是普通人能够知道的,不由再次看了眼那名休克的患者,如果这少年说得是真的,那这患者可能都撑不过五分钟。

    吴晨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眼前的美女,冷哼道:“庸医给老子让开,你想看着他死在你面前吗?”

    蒋菲被推了一个踉跄,一直被这少年叫做庸医,她都想将这小子挫骨扬灰了,不过这次她却没有上前拦住吴晨。

    她有些相信吴晨的话了,冷眼旁观着,她倒想看看这说大话的少年怎么救治。

    那两名医生见蒋菲的神情,也没有阻止吴晨上前。

    吴晨走到救护床前,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里面是各种形式各异的银针,小的细如毛发,大的比输液针头还粗。

    吴晨解开那名男子上身的衬衫,飞快的拿起三根银针扎了下去,他脸上的表情异常的严肃和凝重。

    这名患者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必须跟死神赛跑。

    吴晨双手动作快到竟出现了幻影,令围观的众人不由感到一阵眼花缭乱。

    只见那中年大叔的胸口,手臂,脖子等几处都有针头露在外面,吴晨的最后一阵扎在了他的神庭穴上。

    “这家伙在搞什么?”

    “谁知道,该不会那人已经死了吧?!”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蒋菲也是一脸的不解,在她的意识中不管是心肌梗塞还是心包堵塞,都需要手术才能够救治。可是眼前的少年却只是在给患者扎针,就算他懂中医的针灸,也绝不可能将这大叔救治过来。

    蒋菲正疑惑的时候,一道沧桑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鬼手十三针,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精湛的医术了。丫头,好好看着,别以为自己医术多么了得,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