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中西对垒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94字

    吴晨躺在床上,双手交叉垫在头下。他望着白色的墙面,眼神却没有焦距。

    他需要时间来消化那恍若梦境中的信息。

    在他看来,那所谓的功德系统即像一块好吃的蛋糕,又像绝命的毒药。

    任何事情并不是单纯的只有好坏之分,往往好事的背面也隐藏着负效果。他还只是一个少年,却习惯用悲观主义色彩来看待所有事情。

    例如:他会不会成为一个异类或者被这个世界无情的抹杀?

    结合前两次那道奇怪声音的出现,吴晨得出只有在自己行医救人的时候,那所谓的功德量才会增加。

    现在他正面临着决定他命运的抉择,是继续还是放弃?

    很快吴晨就做出了决定,他不想过着别人那种碌碌无为,犹如行尸走肉的生活。

    他要像流星一样,即便只有一瞬,也要留下璀璨夺目的光芒。

    生如夏花当灿烂一夏!

    吴晨推门而出,发现自己刚躺的地方竟然是医生的休息室,外间就是办公室。

    此刻办公室内只有一个人,蒋菲。

    他悄无声息的走过去,探头看看,蒋菲正在看一本医学论著,讲的正是心肌梗塞并发症,具体症状都被她用黑色的碳素笔圈划下来。

    “庸医还挺用功的嘛!”

    蒋菲明显被吓着了,猛地从椅子里弹出来,美眸怒视着突然冒出来的少年。

    说实话,这少年长相并不讨厌,相反那张俊美中带着些邪气的脸庞,足以吸引无数的女孩疯狂的迷恋。

    蒋菲觉得今天站在这里的绝对不是那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自己,自从碰见这少年后,她就一直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尤其在听到庸医这个字眼,她就感觉小宇宙正在爆发中。

    就在蒋菲想要说话,快要爆发的当口。吴晨眯起狭长的眼眸,看着她冷冷的说道:“想不想击败我?”

    蒋菲的眼睛亮了起来,眼眸里带着熊熊的战火,她当然想。她必须为自己正名,让这个少年将庸医两个字收回,不……等自己战胜这少年后,立马将他五马分尸或者千刀万剐。

    “我可以留在这里,给你挑战我的机会,但是我有两个条件。”吴晨笑着说道,就像是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

    “我同意。”蒋菲毫不犹豫的答应,她甚至都没介意吴晨会不会提出让她无法接受的条件。

    在接下几个小时里,蒋菲像是回到了刚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不过比那个时候还要惨。

    她跑前跑后为这少年办好了入职手续,替他整理好办公桌,给他端茶倒水,揉肩捶背。

    蒋菲觉得自己变成了旧时代地主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苦命的丫鬟,就差给吴晨这个恶主铺床叠被,还顺带暖床了。

    想到这里,蒋菲神色古怪的望了一眼吴晨,现在是白天,要是晚上她不确定吴晨会不会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

    吴晨懒洋洋的窝在电脑椅里,正玩电脑里的纸牌小游戏,这电脑只能上医院的内部网,不能连接外网,这让他有些蛋疼。

    他脑后像是长了眼睛,看到蒋菲正盯着他一样,淡淡的说道:“不要这样深情的望着我,我对你这样冰山不感兴趣。”

    “我是想问,现在你可以出诊了吗?”蒋菲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骂道:“老娘我都快累成狗了,你倒是逍遥自在,还不赶紧滚去看病,让老娘鸡蛋里挑骨头,啊不……是纠正你的错误,让你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吴晨挥了挥手,断然拒绝道:“不行!”

    蒋菲一瞬间红了眼睛,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吴晨转过椅子,望着无比委屈的蒋菲,他很确信蒋菲只怕从没像今天这样低三下四过。

    她的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她无疑也很聪明,否则也不会考进北京医科大学。

    聪明、冷漠、高傲,换种说法是她的理性多过于感性。

    吴晨很不喜这种过分的理性,如果说他对闵柔是讨厌的话,对于蒋菲则是毫不掩饰的调戏。

    吴晨看见她就像看见队里那个玩枪出神入化的家伙,这种人容易犯一种通病,那就是近乎于偏执的执拗,胜负心极强。

    所以蒋菲今天能做出往常绝不会做的事情,哪怕他提出更过分的要求,蒋菲也会咬牙的接受。

    吴晨说不行的原因并非只是想调戏这位冰山御姐,主要是医院的药材还不够完善,还有一点,这冰山竟然没有发现,现在已经日落西山。

    蒋菲经吴晨提及,才意识到自己一心想要在吴晨面前扳回一句,竟忘了时间观念,精致的脸颊上难得出现一丝郝颜。

    ……

    ……

    吴晨住的小区离医院有十几分钟车程,骑车的话也就二十几分钟。

    他决定去买了一辆自行车代步,一可以节省开支,二来可以锻炼身体。

    当他嘎吱嘎吱骑着自行车来到医院停车棚,就看见停车场蒋菲揉着惺忪的睡眼朝他走来。

    吴晨醒悟过来,自己做了多么傻的一个决定,当初惹上那个钻牛角尖的枪王就让他倍受苦头,一有功夫就拉着他比枪,完全不顾及别人受得了受不了,如今惹上这么一个女人,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晨终于在蒋菲如影随形和无处不在的目光下败下阵来,答应开始坐诊,但他有一个条件,看病分文不取。

    蒋菲愣了愣,显然没料到吴晨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这不是她所能做决定的事情,只好拨通了上层领导的电话,蒋老院长笑呵呵的同意,坦言就当积德行善,顺带让孙女加油。

    卫庆听了吴晨昨天的事迹,跑过来表示自己的赞叹和膜拜,结果被蒋菲当劳力抓了过去。一脸苦兮兮的跟蒋菲抬桌子,搬椅子,很快医院大厅内就多出了两个临时门诊。

    这临时门诊刚立起来,就围上来一群看热闹的观众。

    他们大都抱着一种好奇之心,听闻看病不收钱,不由瞬间就把两人包围。

    两张桌子,吴晨和蒋菲一中一西,两人像是打擂般的分列两旁。

    卫庆只好又充当维持秩序的保安,直到队伍排成两条长龙,他才精疲力尽的在吴晨身边一坐,一边灌着矿泉水,一边鄙视这个自始至终没搭把手,坐在那里优哉游哉的吴晨。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吴晨先后看过了三人,两个中年人患有风湿,一个是偏头疼。

    经过吴晨的针灸后,三人感觉疼痛减轻不少。

    立竿见影的效果和患者的口誉,经过口口相传后,更多的人知道在医院的大厅里有一个小神医,不但医术高明,看病还不收钱。

    前来问诊的人更多了,一直到中午,这两条排队的长龙丝毫不见减少。

    吴晨累并快乐着,脑子里不断传来功德量增加的声响。

    蒋菲累并忧郁着,虽然吴晨看得都是一些小病,但见微知著,这少年的医术的确不凡。

    反观蒋菲这里的人就少了很多,什么吃药,手术,谁都知道吃药有副作用,至于手术更不用说了,哪有小神医扎两针就能解决病痛来得实在。

    卫庆则是一脸茫然的忙活着,除了分发矿泉水,还处于两人时不时眼神交汇下的刀光剑影中,小心脏一直备受摧残。

    这时,医院大厅走过来五个人。

    为首是一个大肚便便的矮胖中年,他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娇媚女子朝吴晨这里走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带着墨镜像是保镖的男子。

    “让开,让开。我们沈总来看病了。”

    三个保镖大呼小叫的驱赶人群,前来看病的大都是些没有家世背景的小人物,自然畏惧这些人的做派,不大一会,这大肚中年人就站在了吴晨的身前。

    那娇媚女子望着闭目的吴晨,眼神中带些丝异彩,显然是没料到这小神医竟然还是位小帅哥。

    她娇滴滴的说道:“小帅哥,这位是我们万豪集团的沈总,身体有点小恙,你帮忙给看看,要是看好了的话,好处少不了你的。”

    她说完朝身边的保镖打了一个眼色,那保镖立刻从包里取出一摞厚厚的钞票,看在吴晨桌子上,一万一捆的话,有五万之数。

    围观者惊讶的望着当中那个沈总,果然是财大气粗,一位普通医生一年的工资只怕都没有五万,眼前这小神医只是看看就有五万,接下来治疗的报酬肯定还要高。

    吴晨睁开眼睛,看了眼桌子上的钞票,微微一笑。

    他能够面对闵柔的百万支票毫不动心,这区区五万块就想让他改变原则?

    娇媚女子望着吴晨勾起的嘴角,神情出现了片刻的恍惚,那邪魅的感觉竟让她有种少女怀春的怦然心动。

    当她看到吴晨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漆黑眼眸,瞬间觉得自己这些人好像做错了什么,那双眼眸里分明带着嘲讽的笑。

    她凭着女性细腻的心思感知到了那少年的情绪,接下来她就听到那少年看似玩笑却极认真的话语。

    “神医扁鹊有六不治,我没那么多规矩,只有三不医。一不医,为子不孝,为富不仁;二不医,穷凶极恶,十恶不赦;第三则是心情不好不医。现在我的心情就不是很好,带上你们的钱,请走。”

    四周的人见小神医竟然拒绝,不由纷纷为他在心中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