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蕴灵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12字

    见吴晨朝自己冲了过来,赵虎顺手抄起一张凳子就要咋向他。

    弓腰一躲,吴晨飞快的在赵虎身上点了一下,随后一脚扫在赵虎退下,轻松将其干趴。

    被放倒在地上,赵虎脸色异常扭曲,仿佛经历了什么特别痛苦的事情一般。

    做完这一切,吴晨气定神闲的回到最开始的位置,淡漠的看着赵虎。

    刚才他只是轻轻在赵虎身上的一个穴位上点了一下。

    学医的人都知道中医是诡异莫测的,因为古华夏全是中医,很多东西都不是正常人所能够理解。

    就好像人体的那些穴位一般,学中医的人只需要在一些特定的穴位上面点上一下,就足以让人生不如死,而西医却取不到这个效果。

    蒋菲骇然的看着吴晨,刚才吴晨干了什么她都看在眼里。

    察觉到蒋菲异样的眼神,吴晨丢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又是冷漠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赵虎。

    赵虎叫来的那些人最开始还是很凶悍的样子,这时看到赵虎在地上痛不欲生,顿时害怕起来。

    “你特么对我做了什么?”在地上不断打滚,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赵虎狠厉的问道。

    “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你自己不开眼找上门来,你先好好感受一下我给你的奖励吧!”冷哼一声,吴晨将延伸移到了赵虎叫来的那些人身上。

    看到吴晨看着自己们,那些人全都是很紧张的样子,生怕他们成为下一个被动手的人。

    轻蔑的看着这些人,吴晨眼中杀气开始不断酝酿,这种人是他生平最讨厌的人,特别是在吴月的事情发生之后。

    “要动手就快点动手,别特么在这里磨叽,我没这么多耐心陪你们在这里耗着。”说到底,吴晨始终还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别人没主动动手之前,还是不想先动手。

    “你对虎哥做了什么?”这群人刚才来的时候说话那个人这个时候战战兢兢的问道。

    “没什么,几个小时之后他会恢复过来。”看了一眼赵虎,吴晨轻描淡写的说道。

    听闻吴晨这么说,地上的赵虎脸上的表情更加扭曲:“求求你,放过我。”

    只有当事人赵虎这个时候才知道他身上上面的痛苦到底是多么让人受不了。

    “别指望了,这都是对你的教训,五个小时之后这个效果就会过去。”果断摇了摇头,吴晨想都没想就拒绝的说道。

    说完之后,吴晨对蒋菲说道:“走了,回去吧!刚才你没怎么吃,我倒是差不多吃好了,我请你去另外一家砂锅吃点东西吧!”

    轻轻的点了点头,蒋菲跟着吴晨后面往那家所谓的砂锅走去。

    看到吴晨走了之后,赵虎在地上厉声大吼:“特么的还不快把我浮起来,给我买点镇定剂回来,然后把这个小子的身份给我调查清楚。”

    听着赵虎的厉吼,被叫来的这些人都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开始分工明确的干这事情。

    后面发生的什么事情吴晨没去管,对赵虎这种人没必要浪费太多的时间。

    来到九州砂锅店,吴晨淡然的说道:“这家的牛肉纱布很不错,你可以试试。”

    点了点头,蒋菲找了一张桌子桌下,然后也没有呼唤服务员。

    见蒋菲没动作,吴晨也是很自然的坐在那里,将手机给摸了出来,然后上网查看着最近几年锦州的一些变化。

    几分钟之后,蒋菲发现吴晨居然没有帮她叫砂锅,自顾自的在那里玩着手机,顿时憋气起来。

    “吴晨,你在干什么,你不是请我来吃砂锅么,为什么都不帮我呼唤一下服务员过来。”柳眉一竖,蒋菲没好气的说道。

    愕然的听着蒋菲的话,吴晨瞬间无语,这女人这是想要干什么,难道自己没嘴巴么?

    “我不是都给你说了这里的牛肉砂锅比较好吃么,你自己怎么不叫一下。”郁闷的看着蒋菲,吴晨错愕的说道。

    听了吴晨这话,蒋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生气的说道:“哼,明明是你请我来这里吃砂锅,然后来了之后你就自顾自的玩手机,难道你和女孩子出来都是这么个样子的么?”

    精明的吴晨突然觉得蒋菲说的这个话貌似有一点点歧义在里面,很不对劲的那种。

    看到吴晨错愕的表情,蒋菲顿时发现自己刚才的话是多么的有歧义,顿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一时间,两个人的气氛很是尴尬。

    良久之后,吴晨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了,连忙说道:“服务员,牛肉砂锅一份。”

    见吴晨终于帮自己叫了东西了,蒋菲脸上的表情稍微正常了一些。

    回到家都九点钟了,吴晨发现吴月还在客厅当中等着他。

    “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冷眼看着吴晨,吴月冷哼着说道。

    “今天医院动手术,同事说我表现不错,请我去吃饭了。”吴晨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在吴月面前,吴晨从来没想过要欺骗,在他看来,什么事情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才是对吴月的一种尊重,毕竟现在吴月是他在这个世界上面唯一的亲人。

    从吴晨的表情上,吴月知道他没有隐瞒什么,全都是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紧绷的脸放松下来。

    “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我们科室的主任。”

    听到吴晨这么说,吴月心中顿时有些不舒服起来,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吴月都不知道她这是怎么样一个心情,就好像是恋爱的男女之间在吃醋一般。

    “嗯,知道了,以后这种事情先给我打个电话,别让我担心。”将心中的不爽给压在了心底,吴月淡然的说道。

    点了点头,吴晨回到卧室换上一身比价宽松的衣服,然后照例扎起马步,这是每天都要坚持的训练。

    客厅当中,吴月双眼有些湿润的看着电视,喃喃自语的说道:“小晨现在长大了,我也是时候放手了,不该继续管束着他了。”

    卧室当中的吴晨可还不知道吴月在客厅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从刚才吴月的表情上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在里面,只不过他没有过分的去研究这种不同寻常是什么。

    一个小时的马步扎完,吴晨浑身发软的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他将小布包拿了出来,捻起一根最长的银针,他将其慢慢的插在了左肋下方的一个穴位,然后又捻起一根两寸的银针扎在心房的位置。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吴晨身上已经是二十多根银针扎在身上。

    二十多根银针在吴晨身上成一个诡异的图形扎在他身上,如果有一个在中医方面研究很深的人肯定会知道这个图案代表着的是什么意思。

    每天晚上吴晨都会用这个方法对身体进行着调理,人体每天都在经历着新陈代谢,新陈代谢意味着身体的毒素在进行排泄,如果不能够将这些毒素给解决掉,长期下来对人体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吴晨采用的这个方法就是帮他解决身体当中的新陈代谢所产生的毒素,只不过这个方法还是有一定的弊端,如果不能够控制好施针力度,很可能会让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废人,因为这个手法当中提到的那些穴位都是人体上面的一些死穴。

    人体一共是三十六个死穴,触碰任意一个都可能让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废人,更别说吴晨这个手法当中对自己身上的二十几处死穴下手了。

    银针扎在身上半个小时左右,吴晨慢慢的将这些银针给拔了下来,看着身体上面薄薄的一层黑色物质,苦笑一声,一头钻进浴室当中。

    洗尽身体,吴晨看着更加白皙的身体,嘴角再次出现那一抹让无数女人都会疯狂的邪魅笑容。

    “蕴灵针法还有五次就不能继续用下去了,不知道剩下这五次也完成之后身体的指数会达到什么一个样子。”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白皙的肌肤,吴晨呢喃自语的说道。

    蕴灵针法是老鹰交给吴晨的一个针法,说是从一处古迹当中得来的好东西,只不过就是当中的那些顾忌让很多人都不敢亲自试验。

    吴晨本身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什么事情都想要追求一个最终的结果,虽然当时老鹰对蕴灵针法的评价很神秘,不过他还是对其充满了好奇心,最后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欲望使用了这个针法。

    后面老鹰知道吴晨的这个大胆行为之后,巨骇无比,不过最终还是默许了他的做法。

    待头发干下来,吴晨躺在床上进入深度睡眠,作为一个部队兵王,很多时候都必须要采用深度睡眠让身体的恢复得到最大的程度,现在虽然回到了都市当中,他还是没有忘记这种方法,他需要一直让自己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

    闹钟响起,吴晨猛然从床上翻身起来,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衣服给穿好,简单准备了一下,吴晨又是蹬着那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往中心医院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