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特制土豆丝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29字

    一天时间又这么度过,吴晨都没发现这一天他干了什么事情,仿佛只是给闵莹看了一下腿时间就没了。

    回到医院,瞪着那辆破永久,吴晨慢悠悠的往花店跑去。

    这个时候正好才五点钟,按照正常情况,吴月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花店那边忙活。

    来到花店,吴晨又是看见一个不想要看见的人,那个在他心中成为假想情敌的夏柳轩。

    此时夏柳轩依然在花店外面,看着花店里面忙活着的那个女人,一脸的痴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吴晨就把吴月放在了心中最重要的位置,直觉告诉他夏柳轩并不是一个好东西,他不想要看到吴月被这个男人给糟蹋。

    “我说老兄,你每天难道没事干么,一天到晚都在这个地方。”将破永久停到了路边,吴晨悄悄咪咪的走到夏柳轩背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神神在在的说道。

    浑身打了一个机灵,夏柳轩回头看到又是上次的那个小子,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小伙子,你能不能每次出现的都这么悄无声息,要不是我没生病,要不然可能会被你把心脏病给吓出来。”

    “你不是没病,只是这个病你还没察觉。”淡淡的看着夏柳轩,吴晨天真无邪的笑道。

    “什么病?”听了吴晨的话,夏柳轩条件反射的问道。

    “花痴病。”

    丢下这三个字,吴晨推开花店的门走了进去,也不管夏柳轩反映过来会是什么一个样子。

    在吴晨都进入花店好一会儿,夏柳轩才反应过来,在花店当中看着夏柳轩这个样子,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心替夏柳轩的智商感到拙计。

    “你这个臭小子,一天到晚没事干了吧!居然有闲心情玩这些。”翻着白眼看着吴晨,吴月莞尔笑道,那样子有种倾国倾城的味道。

    看着吴月这倾尽人城的笑容,吴晨才彻底明白古时候的烽火戏诸侯是为什么。

    原来只要一个女人足够漂亮,绝对有资格让一个男人为他做任何疯狂的事情。

    被吴晨直直的眼神看的很不自在,吴月嗔怒着说道:“你小子看什么看,每天早晚都可以看到我,难道你还没觉得腻么?”

    “不腻,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一直看下去。”痴痴的看着吴月,吴晨呢喃的说道。

    听吴晨这么一说,吴月反而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如果是其他男人对她说这个话,她还能够接受,但是这个人换成吴晨之后,她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脸色红彤彤的看着吴晨,吴月就那么沉默着。

    花店的橱窗外面,夏柳轩满脸花痴的看着吴月现在的这个样子,声音压得很低的说道:“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得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眼神一瞟注意到夏柳轩的表情,吴晨心中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看到吴晨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吴月也从花痴当中回过神来,不明白吴晨在想些什么。

    “小晨,你怎么了?”一脸好奇的看着吴晨,吴月小声的问道。

    晃了晃脑袋,吴晨才将眼光从夏柳轩身上收回来,低声回应道:“没事,今天先关门了吧!看这个架势估计也不会有人来买花了。”

    “行,听你的。”

    听从吴晨的建议,吴月将花店给关了,两人一起走出了花店。

    看着吴晨和吴月关系很密切的样子,夏柳轩心中好像堵着一块大石头一般。

    “你最好将你的打算给收起来,别让我知道你在想着什么坏事。”路过夏柳轩的时候,吴晨用吴月听不到的声音给夏柳轩说道。

    眼神阴沉的看着走远的吴晨,夏柳轩脸上那翩翩公子的形象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凶神恶煞的样子。

    “哼,我夏柳轩想要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能够参与进我的事情中来。”不顾形象的吐了一口吐沫在地上,夏柳轩阴沉着说道。

    不知道夏柳轩是什么反应的,吴月这种男人为之疯狂的尤物竟然甘愿坐永久车。

    吴晨笑眯眯的对吴月说道:“美丽的吴月女士,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送你回家呢?”

    “去你的,一辆自行车你这样子好像很了不起一样。”白了吴晨一眼,吴月嘟囔着说道。

    一听吴月这话,吴晨顿时装作一副很心痛的样子:“原来你还是喜欢四个轮子的汽车,不喜欢我这种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早知道我就去买一个四个轮子的。”

    直接一个暴栗敲在吴晨的脑袋上,吴月怒道:“你小子别给我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你这几年出去了存了多少钱,不过我先警告你,如果你敢乱花,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我知道,存下来的钱可是我留着娶媳妇的,哪能这么轻易的就用出去了。”嘿嘿一笑,吴晨语气怪异的说道。

    让吴晨这怪异的语气一说,吴月脸上刚刚才消退的红晕再次浮现,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成熟了的水蜜桃。

    差不多知道吴月这变化是为了什么,吴晨咳嗽了一下,淡定的说道:“好了,上来吧!别都提前关了花店,回家还是比以往的时间晚。”

    闻言吴月连忙坐在了自行车上面,看到这一幕的夏柳轩好像吃了翔一般的难受,他有的是钱,开的车子也是上百万的豪车,追求吴月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但是最后她还是上了一辆自行车。

    如果吴月上的是一辆比他的车子更贵的豪车他或许不会在意,但是问题的关键就是在于吴月最终上的只是一个一百来块钱的二手自行车。

    慢悠悠的回到家,吴月脸上的红晕都还没有消失,她还在想着刚才吴晨最后说的那句话,存下来的钱是留着取媳妇的另一层意思是什么。

    推着吴月坐在沙发上面,吴晨笑着说道:“姐,以前都是你照顾我,从今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吧!今天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做饭这些事情全部交给我来做。”

    “切,你会做么?我记得以前你做的饭菜可是把来偷食的老鼠都给毒死了。”听着吴晨的话,吴月立马丢出一给大大的白眼。

    见吴月将以前的往事给说了出来,吴晨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一下。

    其实那一次的事情完全是一个失误,他当时只是为了实验一下一种新的方法,完全没想到做出来的饭菜都是有毒的东西。

    也幸好那一次吴月身体不好,没胃口,要不然就真的坏事了。

    看着吴晨吃瘪的样子,吴月柔声说道:“好了,别不好意思了,我第一次做饭的时候还不是难以下咽,虽然你的第一次比我的第一次更夸张了一些,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吴月不说这话都还好,现在这么说出来,听起来反而有种怪异的感觉。

    明白继续待在这里会是很尴尬的一个事情,吴晨果断的钻进了厨房当中。

    作为一个男人,在这种事情上面被女人给瞧不起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给她看。

    在部队的时候,吴晨没少出去执行任务,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意味着要自己照顾自己,做饭这种事情自然而然也就能够学会了。

    把饭煮在电饭煲当中之后,吴晨熟练的从冰箱当中拿出几个大土豆,剥皮切丝一气呵成。

    十来分钟,一盘香喷喷的土豆丝便出锅。

    看着面前的土豆丝,吴晨并没有马上端出去,只是慢慢的从包里掏出一个和闵莹治病的时候差不多的小药瓶。

    只不过这个小药瓶和帮闵莹治病的时候用的那个小药瓶不一样,闵莹用的那个用的是黑色的塞子,而这个是红色的塞子。

    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倒出来两颗红色小药丸,吴晨耐心的将其磨成了粉末状,均匀的洒在了土豆丝上面。

    做完这一切,吴晨又是从冰箱当中拿出两个西红柿以及一个鸡蛋,动作娴熟的弄好了一盆色香味俱全的汤。

    前前后后半个小时的时间,吴晨已经弄好了一菜一汤,端出来走到客厅当中放在桌上,小声的说道:“没发现合适的菜品,先将就一下吧!”

    郁闷的看着吴晨,对冰箱的东西吴月可是相当的熟悉,哪里会只有土豆?

    “得了,我也懒得说你了,估计你也只会做土豆丝吧!”只是思索了一小会儿,吴月就猜出了一个大概出来。

    尴尬的看着吴月,吴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他目前的确只会做土豆丝,想要让她做其他菜品的难度还真是不低。

    从厨房拿来筷子,吴晨低沉的说道:“姐,不是我吹,我做的土豆丝可是我们部队首长都爱吃的东西,你不信可以试试,保准你以后还会缠着让我做。”

    不信邪的吴月接过筷子夹了一点土豆丝让在嘴里,发现那味道果然很是不错,至少她以前没吃过这种味道的土豆丝。

    “小晨,这味道还真是不错,不过厨房当中只有那么些调味品,你怎么做出来的?”吴月惊讶的问道。

    “山人自有妙计。”吴晨很臭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