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证明中医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0本章字数:3015字

    吴晨现在彻底震惊了,这尼玛是什么一个情况,中医会议?他是主讲?

    将吴晨的震惊全部看在眼里,蒋菲才慢慢的说道:“蒋院长说你在中医方面造诣极高,比我们医院其他的中医都要强上不少,这一次让你演讲,也会为了让我们医院的那些中医能够得到一些提升。”

    淡淡的忧伤,吴晨现在很无奈,他都还没有把中医这个东西给摸索透彻,就跑去给别人讲课?这合适么?

    中医本身就是一个渊源博大的科目,古往今来还没有有脾气说自己将中医给摸索透彻了。

    和西医不同,中医所需的药材几乎都是纯天然存在,想要对症下药比西医麻烦了许多。

    西医的药物基本上都是合成之物,多多少少都有些弊端在里面,而中医的纯天然药材却不会有这种影响。

    几件吴晨迟迟没有说话,蒋菲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悦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不满意蒋院长的这个安排?如果你有意见,可以找蒋院长反映一下。”

    看着蒋菲脸上那不爽的表情,吴晨哪里还敢有意见,医院的人都知道蒋院长就是她爷爷,当着一个女人的面说对她爷爷不满意,这不是拉仇恨是什么?

    “没,很满意,只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我对中医的认识都是很狭隘,让我上去演讲有些唐突了,我可不敢保证能够讲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连忙摆了摆手,吴晨干脆果断的说道。

    冷漠的观察了一下吴晨,蒋菲继续说道:“说到底,你还是不满意蒋院长的决定,我会将你的意思反映上去。”

    吴晨郁闷了,他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心学术不精误导了其他人。不过蒋菲完全就是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这一下才真正被莫名的挂上了一层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的冤屈。

    说完这话之后,蒋菲径直离开了科室,估摸着也是找她爷爷说这个事情了。

    揉着较为修长的头发,吴晨欲哭无泪,他来这医院工作只不过是为了等待新任务的下发,让他演讲的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在部队的时候,吴晨就对这种事情很反感,如果交给他一个去刺杀某个人的任务他会很乐意,但是如果是这种演讲的任务,只能用亚历山大这四个字来形容。

    “我勒个去,这个事情估计是跑不掉了,不过该如何演讲呢?难道给他们讲一些我对中医的看法?不过那些东西说出来应该会让他们骇然耸听吧!”满脸踌躇的看着蒋菲那空荡荡的位置,吴晨一时间真是烦透了心。

    这边吴晨正在烦心,另外一边蒋菲已经走到了院长办公室。

    “这个时候不是已经到了上班时间了么?你还不去科室来我这里干什么?”看到蒋菲来到办公室,蒋老院长有些纳闷的问道。

    径直坐在了蒋老院长对面,蒋菲直接将刚才在科室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满脸的不乐意。

    听完蒋菲的话,蒋老院长哈哈大笑,装作抚摸胡须的样子说道:“年轻人都要有自己的性格才对,刚才吴晨那样子估计是一种自傲的表现。鬼手十三针是失传已久的针法,我们家族也不过拥有前两针,但是你看到谁成功学会过?所以说让吴晨进行演讲是很有必要的事情,他能够给我们医院的那些中医带来更全面的认识。”

    还好此时吴晨不在这里,如果吴晨这个时候在这里听到蒋老院长的这些话,估计会真正的无语,他刚才哪里自傲了?只不过是很郁闷吧!

    “哼,自以为有点才华就自傲,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成就,我都还担心让这个人演讲会让我们医院的这些中医全部骇然听闻。”冷哼一声,蒋菲还是没从刚才吴晨的那态度中抽身出来。

    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儿,蒋老院长脸上再次出现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盯着自己爷爷脸上对这个笑容,蒋菲怎么都觉得这个笑容太诡异了一些,这个笑容给她的感觉好像就是她有好多东西都没有看明白一般。

    笑了笑之后蒋老院长才慢慢的说道:“好了,小菲,这个事情交给我去办就是了,我去找小吴谈谈,他会同意演讲的事情。”

    说完之后蒋老院长慢慢的站起身,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服,笑眯眯的往蒋菲的科室走去。

    看着自己爷爷那自信得很的背影,蒋菲一时间没明白是什么东西给了他这么强大的自信。

    “唉,算了,这种麻烦事情交给你去办,我先去帮你把你的意思给传达下去。”无奈的耸了耸肩,蒋菲才漠然的说道。

    此时科室当中,吴晨还是很烦躁,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演讲,他已经猜出这个事情应该是板板钉上的事情了。

    吴晨明白,要想在这个医院长久待下去,这些医院的安排还是需要无条件服从。

    对到底要在医院待上多久吴晨不是很明白,在任务没有下发之前他需要一直待在医院当中当一个挂名医生。

    在吴晨想事情的事情蒋老院长已经推开科室的门进来了:“小吴啊!蒋菲已经把医院的安排给你说了吧!刚才她来给我反映说你对这个事情有些不乐意,我想听听你的意思,我不会强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也不是不愿意,只是我知道我对中医的认识还处于一种很浅显的程度,如果贸然上去给其他同行讲解,估计会误导他们。”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吴晨慢慢的说道。

    点了点头,蒋老院长才泰然自若的回应道:“你也不用担心这个事情,你会鬼手十三针,教你学医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之人,他在中医上面的造诣应该是属于那种极高的程度。这种高人对收徒一般都是很在意,你既然能够成为教你医术的人的徒弟,说明你还是有一些独特之处,我们医院这些中医不过都是一些在大学学了一些东西就自认了不起的人,和你比起来还远远不够。”

    顿了顿,蒋老院长接着说道:“而你则不同,从这几天你的表现我发现你是一个不骄不躁的人,正是我们医院的这些中医需要学习的地方,让你上去演讲主要也是这么一个原因。你所了解的中医肯定不是我们医院的那些中医能够理解,我也没想过要让他们理解你的看法。”

    听完蒋老院长的话之后,吴晨才恍然大悟,感情这个老人打的是这么一个主意,为的就是给中心医院的那些中医一些压力。

    从蒋老院长的话中吴晨听出了一些东西,这个老人对中医还是很看重,只不过无奈现在是西医当道的世界,他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提升医院那些中医在这方面的水平。

    按照蒋老院长的意思就是现在医院当中的那些中医因为现实的残酷已经对中医抱着一种放弃的心态,让他演讲只不过是为了激励一下那些中医。

    明白这些意思之后,吴晨哪里还能不答应,他也不希望看到中医彻底的没落。

    中医毕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如果这么无缘无故的被人给舍弃,那些埋在黄土当中的人估计都会捶胸顿足吧!

    “行,我答应演讲的事情,不过我得事先声明一下,我演讲的时候可能会有些骇然听闻,你确定到时候那些人能够承受得了?”脸色严肃的将这个事情答应了下来的吴晨再次不确定的问道。

    “你放心好了,我就没指望过那些人能够和你产生相同的看法,你只需要给他们证明一下,中医还是有可取之处,让他们不至于太轻易的放弃中医。”拍了拍吴晨的肩膀,蒋老院长郑重的说道。

    重重的点了点头,吴晨肯定的说道:“那我先准备一下,争取在这次演讲的时候能够取得应有的成效。”

    “那我先祝你成功了。正事说完了,还是回到上一次我问你的问题上,你能不能给我引荐一下你家里人或者引见我认识一下教你鬼手十三针的中医敲出?”见吴晨答应之后,蒋老院长将话题扯到一边去了。

    听到蒋老院长这么说,吴晨顿时想起第一次见这个老人的时候就被问过这种问题,只不过当时他还没弄清楚梦境和现实的事情,所以含糊其辞的回应了一下。

    沉默了一下吴晨才慢慢的说道:“抱歉,蒋院长,我的医术是在部队当中学的,部队的事情我不能随便告诉给其他人听,请谅解。”

    听到吴晨的解释,蒋老院长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既然是这样,那我不问了,中医会议是十点钟,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先准备一下吧!到时候争取能够给那些人一点惊喜。”

    “嗯,我明白。”

    目送蒋老院长离开之后,吴晨迅速拿出一个小本子开始在上面勾勾画画。

    既然都决定要上去演讲了,那么就要将这个事情给弄妥当才行,他可不喜欢那种不完美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