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26章 杂鱼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1本章字数:2980字

    在酒吧里发生的事,还有吴晨表现出的强悍实力,墨镜男子第一时间向夏柳轩通风报信。

    上次被夏柳轩训斥之后,男子就感到了信任危机,知道这一次是他表现的好机会。

    果然在听了墨镜男子的报信后,夏柳轩态度变好了一些。

    一边挂断了电话,夏柳轩脸上阴晴不定,“滚石酒吧?”随即摸出了一只通体黑色手机,打开通讯录,拨下了里面唯一的号码。

    “我不想再待在这儿了,我们回去吧。”

    耳边的嘈杂声,浓烈的烟酒味,让吴月感到厌烦甚至恶心,拉着吴晨就要往外走。

    地上横躺着的混子,只能睁眼看着二人大摇大摆离去,屁都不敢放一个,之前吴晨的强横手段以及魔鬼般的眼神,差点被吓傻了。

    站在吧台前的经理和侍者,看到二人走过来,脸上连忙挤出笑容,更是绝口不提赔偿的事。

    心想要是将这个煞星惹毛了,他生意都不用做了,那就真亏大了。

    “小月,我们将人家东西都打坏了,给点赔偿吧,毕竟开个酒吧也不容易,”也许是因为自己是开花店的缘故,其中有着许多心酸过去,吴月这样说道。

    “姐。”

    吴晨眼神动容地看着吴月,从她的眼神中,他仿佛看到这四年多以来她独自承受的艰辛,心中顿时一酸。

    “不敢不敢,不用赔偿了,您玩得开心就好,”那经理看着吴月,眼神也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听了这话连忙道。

    看到吴月眼神中的不喜,吴晨脸上跟着一沉,对那经理道:“不用赔?你难道不知道做生意有多么艰辛吗?看着自己的店被人打砸难道不会心痛吗?没有精神损失吗?好了,这是赔偿金,不用找了。”

    本已经打算开口拒绝了,但看到吴晨丢在吧台上的一叠钞票足有十几张,经理欲出口的话又狠狠咽了回去。

    二人没有再理数着钱的经理和侍者,拉着手走出了滚石酒吧。

    “经理,一共有十二张,刚好一打,多了。”

    侍者有些艰难地道,倒不是被眼前的十二张老人头震到了,而是之前吴晨的强势手段,再加上此时的一掷千金,将他深深地折服了。

    “我当然知道是十二张,”经理脸皮笑成了一朵菊花,一把将老人头揣到自己口袋里,还对着走到门口的摆手道:“二位有空再来啊!”

    如果来一次就倒贴这么多,他可是非常乐意的。

    听了从身后传来的话,吴月噗哧笑出了声,道:“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又还白白便宜了别人,现在有钱了也不可以乱花,我决定了。”

    看到吴月又露出了笑容,吴晨心中松了一口气,他渐渐发觉他是多么地在乎姐姐,多么地害怕失去她。

    “姐姐,你决定了什么?”

    “我决定了,从今往后你的钱全部交给我保管,不准你再乱花,由姐姐给你保管着,留到以后娶媳妇的时候用。”

    啥?吴晨不得不佩服自己姐姐的跳跃思维,这样都能想到娶媳妇上去,他仿佛有一种预感,他的悲惨生活来临了。

    吴月见到吴晨一脸不太情愿的模样,脸色一暗,道:“果然有了女朋友连姐姐都不要了,姐姐的话也不听了。”

    吴晨一听头都大了,“姐姐,我真和那两个女的没任何关系,她们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我不过是没有父母的孤儿,根本扯不上嘛!”

    吴晨无奈地一笑,一时间气氛有点伤心起来了。

    “小晨,这些年你在外面是不是受了很多委屈,也从来不跟姐姐说,”听到没有父母这四个字,吴月娇躯一颤,眼中有了一丝泪光,动情地抱住了吴晨。

    “姐姐,你。。。”感受到身上女子特有的香味,胸前传来的美妙感觉,吴晨第一次没有产生任何的遐想。

    在军队里的四年时间,有着伤痛甚至生离死别,常常挣扎在危险的边缘,有时候他也会为自己是一个孤儿而感到伤心不已,但想到疼他爱他的姐姐,心中就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们没有父母是被人抛弃的孤儿,可是你有姐姐啊,姐姐也有你,这世上唯一最重要的人。”

    吴晨心神俱震,这番温暖贴心的话,不似情话却胜过情话,将他这么多年埋在心底的伤痛,一瞬间全部融化,只感到无比地窝心。

    吴晨将吴月紧紧抱在怀中,用力感受着她的存在,他是感到这样的幸福,让他不愿放手。

    “一男一女,男的普通女的绝美,大哥找到了,就是他们!”

    在吴晨深情的抱着吴月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

    吴晨心里烦躁的心情,皱起了眉头,转身,将目光落在了人群中一个穿着黑色西服,带着金丝边的眼睛男子。

    吴晨声音有些冷淡的说道:“又是你!你在跟踪我……”

    “人生何处不相逢,跟踪你?这句话未免过于难听了。”夏柳轩从人群中一步一步走了出来,目光始终落在了吴晨怀里吴月,这个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但是此时,这个女人却躺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

    夏柳轩虽然很生气,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要在自己心爱女人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

    于是,夏柳轩来到了吴晨身边小声的说道:“这个女人注定是我的,我夏柳轩想要得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小子我劝你最好远离她,这样对你,对她,都没坏处,甚至你还能得到一笔不错的财富。”

    经过手底下人的打听,夏柳轩知道吴晨只是中心医院一名实习医生,他相信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还没有人能够抵得住金钱的诱惑力。

    他不喜欢暴力,如果能够用钱解决问题,那是最好的办法。不过,也不代表他不会选择更直接的方式。

    “财富?”

    吴晨冷漠一笑,随之质疑问道:“是一亿,还是十亿?”

    钱财对于他来讲,不过就是一个数字,前几日闵柔要给他一千万,他连看都未曾多看一眼,今天这个夏大公子哥阔气出手,但是要和闵家大小姐相比,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自找苦吃。

    听到吴晨的话,夏柳轩顿时脸色一边,右手扶了一下那象征财富和地位的金丝边的眼睛,说道:“哈哈!小子,你很狂,我是第一次见到比我夏柳轩还要狂妄的年轻人,希望你接下来还有这份勇气。”

    “撒比!”吴晨撇了撇嘴说道,他很后悔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要不然怎么会碰到这么多的撒比。本来以为能够和吴月有一个美好的约会,顺便得到美人芳心,但是先后碰到这两位撒比来捣乱,即便是他修养再好,也不能无动于衷。

    一旁的吴月一看到夏柳轩,就是平日里有事没事来到花店里捣乱这个人,心里顿时有些紧张,再加上看到夏柳轩穿着打扮就知道是一个非凡的人,吴月不希望自己给吴晨带来麻烦。

    于是,她抓住吴晨的手说道:“小晨,我不喜欢这里,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先不急!”吴晨看了吴月一眼,摇头一笑说道。“有些事情,迟早都要解决,省着有些人像苍蝇一般麻烦。”

    站在夏柳轩身后的墨镜男子听到吴晨的话,心里顿时气恼不已,上一次就是因为调查这个家伙的身份,令自己差点产生信誉危机,现在终于有机会在夏公子面前表现一番,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臭小子,我说你有没有自知之明,我们夏公子看上你的姐姐,是你姐姐的福气。你要是在多管闲事的话,信不信老子给你开开瓢?”墨镜男子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开山刀,一脸凶相来到了吴晨身边,怒道。

    见到动刀子了,本来胆子就小的吴月,心里顿时紧张抱着吴晨担心的说道:“小晨,我还是和夏公子解释一下……”

    吴月的身体刚要动,吴晨的身体直接挡在了吴月的身前说道:“姐姐,你忘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了?他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直蚂蚱,无关紧要。相信我,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听到吴晨的话,吴月沉思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蚂蚱?”

    听到吴晨嘴里自己连个蚂蚱都不如,墨镜男子顿时心生怒火,举起开山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过去,“臭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开瓢是什么滋味。”

    “啊!”

    见到眼前一幕,吴月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下一刻,他身旁的吴晨消失了。

    的确,他的身体就像是一道风一般,迅速冲了过去,吴月甚至连吴晨的身影都没有捕捉到。

    只听见“砰!”的一声。

    吴晨又回到了原地。

    而那墨镜男子身体却是瘫痪一般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嘴角抽搐着:“啊……”狼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