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吴晨发威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1本章字数:3086字

    刀疤一愣,道:“你怎么知道……,小子,你使诈。”

    话说到一半,刀疤醒悟了过来,他上当了。

    吴晨微微一笑,他本来只有一半的把握,所以试探了一下,没想到刀疤这么配合,就这么承认了。

    刀疤看着吴晨脸上那微微的笑容,仿佛在嘲讽他一般,心中大怒,道:“小子,你太让人讨厌了。”

    所以说完,身后的二十来人掀开了衣裳,抽出了贴身藏好的刀棍,也不说话,团团把吴晨围住了。

    刀疤看着卑微者的吴晨,就觉得如囊中之物一般,他想看看猎物受伤绝望的眼神,心中一动,左手一挥,对还立在身后的左护法,头一摆,“左护法,你带两个人进去花店里面,给我狠狠的砸!砸到,没有样东西是完整的。”

    刀疤身后的魁梧汉子左护法嚎叫了一声,就带着两个人往花店门口冲,看也不看还站在门口的吴晨。

    很显然刀疤等人都认为吴晨不再是威胁,完全没放在眼里了。

    可左护法还没摸到花店的门,就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惨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腾云驾雾一般,撞到了好几个人。

    “哎呦!”“草泥马!”

    谁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左护法和两个兄弟就倒飞着回来了。

    刀疤脸等人只觉得眼睛一花,事情就发生了。仿佛前一秒左护法还好好的站在身后,下一秒左护法就躺在地上在那惨叫着。

    这当然是被吴晨认出来的!

    这一切大概只有吴月有点清楚。吴月也没看清楚事情怎么发生的,但她在刚才偷偷转会过来,见情况不对,就拿出了手机,对着花店门口拍摄起来。

    仿佛什么都没做过似得,吴晨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脸上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眼神依旧从容淡定。

    这份淡定从容,落在证据这手机狂拍的吴月眼中,就是怎么看怎么帅,怎么看怎么觉得迷人了。

    刀疤看着淡定的吴晨,心中有些发函,虽然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这一切肯定是吴晨搞的鬼。因为这里除了吴晨,就都是他的人。

    刀疤冷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是刀疤,在这片有几分薄面。你说出话来,看看其中是不是有些什么误会?”

    刀疤这不是吓傻了,不认识吴晨了。这是他在找台阶给自己下。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吴晨啊。怎么了,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啊。”吴晨笑着说道。这帮家伙找上们来了,想全身而退,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那个周明康居然还不死心,那吴晨也不会客气,要想办法彻底绊倒周明康。对于已经给过一次机会的人,吴晨是不会再给机会的。

    刀疤自然听出吴晨的意思了,并不想跟他们和解。刀疤也发狠了,虽然眼前这小子棘手,但他不认为自己还有二十人打不过一人。顶多弟兄们受点伤,到时在找周明康多要点医药费。

    “吴晨,不要以为自己会点拳脚,就目中无人了。今天就要我好好给你上一课!”刀疤说着,掏出了一把军刺来,目露凶光的说道。

    这时躺地上的左护法说话了,“刀疤哥,小心点。这兔崽子手臂力气特别大,兄弟们是被他扔出来的。”

    一时间,刀疤带来的人鸦雀无声,包挂刀疤和右护法在内,么有一个人还能跟来的时候一样轻松的笑出来。

    一个人能在一眨眼的时间里连着把三个人全部扔那么远,而且已经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的站在那里,那他这两天膀子得有多大力气!

    别说是扔活人了,就是仍铅球,一口气扔出三个铅球,也能把人累的够呛!

    这他妈的还是人吗?

    有力气还只是其中之一,稍微有点老子的人都能想到,这吴晨锥孔的还不是他那绝非普通人的力气,还有两点更令人恐怖到心生不可抵抗之心!

    第一,刚刚冲过去的三人里面可是有左护法!左护法跟着刀疤在岛上混了这么多年,那实力绝对非一般的打架小子。左护法可是一只手能打三个壮汉的牛逼人物,就这样的人都能轻易的被吴晨抓住往外扔。这说明了,吴晨是在一瞬间制服了他,然后跟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第二,就是准。躺地上惨叫的左护法三人都是捂着左肩膀喊疼,那就是说明吴晨不是水边抓的,而是准确的抓住了人的左肩膀,然后扔出去的。这种快准狠的打架方法,那无疑表明了吴晨已经掌握了打架的诀窍,是身经百战后才能有的。

    这个吴晨绝对是个难啃的骨头!

    大大小小打过数十场架的刀疤脸,自然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所以他的脸色很难看,非常非常的难看。

    他只觉得嘴里很苦,非常的苦,脸上的那条疤痕都控制不住的抖动起来,就像一只蚯蚓活了过来。

    他的心里突然有了害怕的感觉!

    此时,他也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个一直很小气的周明康,在自己提出三十万的费用时,此人都答应了下来,还在刚才就把钱汇到了账户上,仿佛怕他刀疤反悔一样。

    原来周明康早就意思到这个吴晨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好在刀疤多年行走江湖,做事一向谨慎,这次把能动用的人都带出来了。如果他只带了十来个人的话,刀疤这时候说不定他掉头就走了。

    刀疤一开始也想到了周明康要对付的人不是好对付的,可他也想不到,吴晨的厉害,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现在人多是不假,蚁多咬死象也是有的。可双方的境界层面就完全是两个层面的,那还打个屁啊。

    “周明康这个傻逼到底把这人怎么给得罪了?”刀疤脸心中暗骂,后悔已经充满了他的整个大脑!

    但这个时候,刀疤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因为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要是他这时候退缩了,那他刀疤也不用在道上混了。手下的兄弟很快就会抛弃他,另找山头!到时刀疤就是落水的狗,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

    刀疤红了眼,手里握着军刺,推开众人,走到前面,口里说道:“兄弟们,跟老子并肩子上!”

    说着,刀疤身先士卒,率先冲了过去,想着的是,有他这个大哥带头,兄弟们应该能激发血性,这样一来,说不定还可能有点机会。

    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刀疤的带头作用确实是激发了手底下的人,一块儿拼命,右护法也大叫着冲了上去,“兄弟们,跟着老大,并肩子上!”

    二十余个人都冲向了吴晨,可吴晨双手双脚联动,一矮身,一动手,就是一个人倒飞了出去,吐着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一分钟过后,刀疤手腕一痛,军刺掉在了地上,然后下巴骨一痛,碎了,人飞了出去,落在了早就倒地的右护法身上,摔成了一团。

    “哐当!”,最后一个混混砸在了吴月花店的门框上,然后滑落在地了。

    刀疤脸和他的二十几个弟兄全都倒在地上了,个个惨叫连连,一个必一个叫的惨。

    “啪啪!”吴晨拍了拍手,然后走向了刀疤。

    一路上的混混见吴晨走过来,都害怕的往后爬,站都不敢站起来。谁知道要是站起来,会不会被吴晨又揍一顿!

    刀疤看着爬开的手下,心中满是绝望。

    吴晨走到刀疤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淡淡的问道:“你是头吧,你叫什么名字?”

    “刀疤哥……”刀疤脸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最常用的绰号。

    吴晨居高临下的一抬脚,“咣”的一脚就踢中了刀疤脸的胸口,踹的刀疤脸连犯了两个跟头,撞到了左护法等人的身体上,才停了下来。

    “狗屁刀疤哥!我问你名字呢!大名,不是绰号!”吴晨皱眉道。

    左右护法二人对刀疤脸死忠,见老大被吴晨踹了,拎起家伙就要爬起来!

    他们傻不傻?不傻!他们怕不怕?当然也怕!可在道上混的,坏归坏,可总算是义字当头,天天打打杀杀,总有自己打不过的人,总不能一看自己打不过就吓尿了裤子!

    毕竟,他们在锦州市的江湖上,还是有点儿名头的,宁可被打败打伤打残,也不能被吓死,这点儿脸面他们还得要!

    “住手!”刀疤脸一看左右护法冲了上去赶紧忍着胸口的剧痛出声阻拦,奈何已经晚了!

    吴晨见二人不要命的冲了上来,眼中少见的闪过一抹赞赏之色,脚下却不留情,左脚扎在地上稳如泰山,右脚闪电般踢出,连踢二人,“砰砰砰砰”,二个人手中的铁棍还没等招呼到吴晨的身上,已经被他全部踢翻在地!

    左右护法倒地,他们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站不起来了,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们身上的冷汗刷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这次吴晨是比刚才加倍用了力气的。

    吴晨冷哼一声,指着刀疤脸哥问道:“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丁一,道上混的一般都叫我刀疤脸。”这回刀疤脸知道自己为什么挨踹了,他老老实实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吴晨点了点头:“丁一,好,我问你,你还要不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