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五百万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0:12本章字数:3153字

    陈波笑着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脑,登上了一个秘密网站。

    这个网站是一起他在纨绔圈子里听人说的,说是这个网站,有人接杀手任务,据说办事很靠谱,代价有点贵。一单最少五百万。

    陈波不在乎那点钱,这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两个月的零花钱而已。

    打开网址后,陈波发了一个帖子,说要杀一个人。

    很快就有人联系上他了。

    “知道规矩嘛?”

    “知道。一单五百万嘛,我有的是钱!”陈波嚣张的说道。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似得。

    “姓名,地址!”

    “吴晨,锦州!”

    “嗯,你把钱先汇到我们账号上,我们这边派人过去联系你。”

    “现在就汇钱。你们事都没办呢。万一拿了钱不办事,我怎么办?”陈波看过很多新闻,对于这种要人汇钱的事,第一时间以为是骗局。

    “你胆敢侮辱我们组织,我们不介意干掉你的目标后,再杀了你。”

    “……那,我等会给你们汇钱。”陈波感觉到一阵寒意,弱弱的说道。

    “暂且原谅你这一次。说话注意点!我们很守信誉的,拿了钱,那人就死定了!”

    “嗯,这样最好不过了!”

    说完,网站就自动关闭了。

    陈波一愣,然后就把五百万汇到了账户上。

    “嘿嘿,得罪我陈波的,不会有好下场的!”陈波得意的说完,心情大好,就打电话叫了几个妞过来,嗨皮去了。

    吴晨不知道这些,第二天一早就接着上班去了。

    吴月跟往常一样打开花店做生意。这两天吴晨讨吴月喜欢,吴月过的很开心。前两天被绑架的阴影早就没了。

    在花店里快乐工作的人,没有注意到有人监视她,对她图谋不轨。

    这个人是周明亮。

    周明康在医院待了两天,伤就全好了,然后从医院出院了。可出院后,发现吴月和她的花店好好的。

    周明康一下子怒了,找刀疤脸问罪。

    刀疤脸正好也找周明康要钱。因为周明康给的钱,都赔偿给了吴晨,他手底下的兄弟,受伤住院了,也花了不少钱。

    听到刀疤脸这么说,周明康自然不肯给钱了,“哼!你还有脸要钱,你平时不是吹牛很厉害的嘛,一个小伙子都对付不了,难怪不成气候的。事情没办好,我劝你赶快把我的钱还我,否则……”

    周明康不爽的离开了。

    刀疤脸也很郁闷,但他知道周明康是个什么人,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这个人身为沿湖路的街道办主任,认识勾结了一些官场上的人,要收拾刀疤脸这些人,找点麻烦,是能做到的。

    这也是周明康当初一个电话,就能把刀疤脸喊去的原因。

    “周明康这种人,贪得无厌,已经得罪了,恐怕以后没有好日子过,就算还了钱,也难说了。先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周明康得罪了吴晨,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恐怕也讨不了好。”

    刀疤脸念头转了很多,但他没忘记让他的左右护法,这几天都去吴月花店附近守候着。因为他还等着吴晨救他呢。

    周明康没拿到钱,回去后,跟周明亮两人商量了半天,还是想收拾掉吴晨这个家伙。

    周明康说道:“我就不信我们周家两兄弟加起来,还对付不了一个吴晨。他不就是会打么?她再能打,还能比枪还厉害!”

    “你,什么意思?”周明亮有些震惊周明康话里的含义。

    “我认识一个有枪的家伙,我们只要把吴晨骗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到时候枪一响,嘿嘿!”周明康得意的说道。

    “吴晨,又不是傻子,他怎么会听我们的话,去偏僻的地方。”周明亮说道。

    “他不去,我们就像个法子,让他去啊。”周明康双手一摊,说道。

    “什么办法?”周明亮问道。

    “他不是和他姐姐相依为命么。我们就绑了她姐姐,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给他打电话,他不就来了,然后我们在暗处开枪,他还不死!”周明康兴奋的说道,觉得计划很不错的样子。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要谁去绑她姐姐,刀疤脸那些人应该靠不住了。”周明亮说道。

    “唔。我去也不合适,吴月那贱女人对我很防备。这样吧,你去。她不认识你,你装作要买花,趁她没有防备下手,打晕她,就可以把她带到偏僻的地方!”周明康摸了摸下巴,说道。

    “我,我去啊。万一有什么事?”周明亮有些不愿意。他亲自去,感觉风险太大了点。

    “现在只有你去了。”周明康看着周明亮的眼看,说道。

    周明亮犹豫了半天还是答应了下来。他以前是中心医院的院长,周明康还听听他说的话,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主导地位就变了,是周明康说了算。

    周明亮只好答应了下来。

    只要这个吴晨死了,周明亮凭借着自己的医术和人脉,还是有可能回去当院长的。毕竟到时候吴晨死了,将老院长,林书记都不会因为一个死人,太为难自己了。

    所以周明亮在花店外观察了一天,花店里,时不时的有人买花,周明亮不好进去绑走吴月。

    时间一直等到下午,花店里没客人了,周明亮看了半天后,一咬牙,走向了吴月花店。

    而周明亮的出现,被周围一直监视的刀疤脸的人,也就是左右护法注意到了,这两个人是见过周明亮的。

    对周明亮这时候假装顾客去买花,自然有怀疑,就跟刀疤脸说le刀疤脸一听,就知道里面有问题,连忙打电话给吴晨。

    吴晨手机响了,见是一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接通了。

    “喂,是吴医生嘛?我是刀疤脸。”

    “哦,是你阿。这不是还没到日子嘛,你跟我打电话干嘛?”吴晨想起来刀疤脸这个人,奇怪的问道。

    “吴医生,有急事跟你禀报。你不是让我照顾你姐的花店嘛,我一直派人在外面看着,刚才周明亮去你姐店里,买花了。我担心里面有问题,就跟你说一声。”

    “谁?周明亮,中心医院的副院长?他到我姐店里买花?”吴晨站了起来,就往外走。

    “嗯,周明亮和周明康是兄弟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哈~你这次做得对。你现在赶过去,然后让你的人看好了那周明康,不让他带走我姐,我现在就赶过去。”吴晨吩咐道,人已经跑出了医院,到了马路上!

    “嗯,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刀疤脸挂了电话,金杯车发动,前往沿湖路。然后打电话吩咐给了左右护法。

    这次周明康周明亮,惹事了,惹上了吴晨,刀疤脸觉得这两人死定了。

    吴晨就拦了辆的士往花店赶。

    时间回到五分钟前,周明亮整理了下衣服,然后走进了吴月花店。

    吴月微笑着说道:“欢迎光临!”

    周明亮被吴月的笑容惊呆了,他知道弟弟周明康贪恋这个叫吴月的女人的美色,却没想到吴月这么漂亮,跟天仙似的,所以都看呆了。

    吴月对这种情况见多了,收敛笑容,冷冷的说道:“您想要买什么花?”

    周明亮这次回过神来,假装四处看了看,然后随意的说道:“我要十一枝玫瑰花!”

    吴月不疑有他,就转过身,低头跟周明亮准备去了,说道:“您这是送给谁的啊?”

    “我……我送给,送给我妻子的。”周明亮说道,然后靠近着吴月,准备将吴月打昏,然后带到外面的自驾车上。

    “您还能送玫瑰花给妻子,您还真是有心人,是结婚纪念日到了么?”吴月觉得这个人有些顺眼了。快五十岁的人了,还有这份心思,就回头看了周明亮一眼。

    周明亮刚抬起右手,这时候只好假装扣了扣头发,尴尬的笑道:“是,是啊。”

    吴月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看了一眼,手脚麻利的包扎好花束,递给周明亮道:“一共是八十五元。”

    周明亮看着眼前得花束,拿出了准备好的电棍。这是他在外面计划好的,嘴里却说道:“你等一下阿,我那点零钱。”

    由于吴月的视线被花束遮挡了,自然没看见周明亮的电棍。

    周明亮心中一喜,就准备用电棍电晕吴月,这时候外面进来了两人,正是刀疤脸的左右护法。

    “等一下!”

    周明亮吓得一跳,回头一看,见是刀疤脸的手下,连忙把电棍收回到了袖子里面,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吴月见有客人来了,就把头从花束后,伸了出来,道:“欢迎光临!”

    左右护法没说话,只是看着周明亮。

    周明亮皱了皱眉头,知道情况不对,今天不宜动手,觉得先撤退。掏出了一百元递给了吴月,道:“给你钱。”

    然后,捧起花就要离开。

    左右护法也不好阻拦周明亮,侧过了身体,让周明亮过去了。

    吴月有些奇怪周明亮,但还是找了十五元零钱,道:“哎,找你零钱!”

    “不用找了。”周明亮说着,就推开门要出去。

    这时候刀疤脸到了,推开门进来了,与周明亮差点迎面相撞。

    周明亮见刀疤脸出现了,惊讶道:“你怎么也来了?”

    刀疤脸呵呵一笑道:“周明亮,周院长,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

    “哼!我要走了。”周明亮说着,就要强身离开。

    “哎,我觉得还是等一下的好。吴晨吴医生很快要回来了。”刀疤脸伸出手,拦住了周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