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夺宝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5:19本章字数:3013字

    而这时,黑乌猿尸已经退到黝黑的深处,没有了原先嚣张的气焰,此刻四人才有空去看那团金光。

    刺眼的光晕,无法使用肉眼查看,劫后余生的他们心中无限感慨。

    苏妙玲面色绯红,女儿家的姿态尽显其中,引得一旁宋大色狼口水直流。

    而林峰也不由的有些尴尬,娶她!嘴角弯曲,笑意盎然。

    林峰抛开尴尬,咳嗽一声,正色道:“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虽然黑乌猿尸逃走了,可如何逃脱这里的困境!”

    这个难题没有人回答,这里太大了,山洞更是错落盘根,想要出去,难!难!难啊!

    “咦!你们看!”科勇指着林峰手中的金色光团,惊奇的说道。

    此刻他们才注意到,那金色的光团形成一股特殊的气流,指引一个方向。

    “这是?”惊喜再次来临,林峰举起那团金光,似是牵引一个方向。

    “难道这就是出路?”宋成骇然的说道。

    机缘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若不是好奇的参与这次的坟墓出土,也不会来到这块奇异之地;若不是进来之时无意的抓住这团金光,那么刚才就葬身在黑乌猿尸的火焰之下,而这时更是有了出去的希望,当真是一波三折!

    林峰拉住苏妙玲的芊芊玉手,欢喜的说道:“不管到哪,总比在这里瞎转悠强多了,我们就赌一把,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我感觉到这金光定然隐藏着秘密!”

    言罢,两人朝着金光所指引的方向走去,科勇哈哈大笑,拍了拍宋成的肩膀,“走吧!”

    而山洞之中众多修炼者都在苦苦挣扎,许多抢到宝物的修炼者出现了异象,那些散发光芒的宝物皆出现一股神奇的气流,像是指引迷失的人们。

    与此同时,在红月山内部,一处空旷的巨大溶洞,像是一座庞大的殿宇,在殿宇中的一间密室中,隐隐有道呼唤传出,悠远流长,似是吟唱,似是呼吁,仿佛恒古如一……。。

    红月山山洞内部,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环,形成一座庞大的迷宫。此刻数十件散发光芒的宝物,牵引着方向,它们的目的地都是内部的中心,仿佛有人在召唤它们一般。

    跟着气流的方向一路走来,没有再遇见一具干尸,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切都是幻觉。这让林峰等人不喜反忧,更多的是好奇与期待。

    “会带到哪里去呢?这里到底还存在着什么?那些干尸是从哪来的?……。”许多疑问迷惑在林峰心间。

    宋成走在中间,对前面两人牵着手感到十分郁闷,不时的会感叹道:“两人那么亲热,也不顾周围人的感受。”弄得苏妙玲,林峰二人满面赤红,可也拿他没有办法,嘴长在人家脸上,堵是堵不住的。

    时间久了,两人也有了抵抗力,不论宋成怎么说,就是不去理他。

    这下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了,便转移了话题:“据说每一位伪仙强者坟墓,都可能有阴灵存在,而且强大无比呢!”

    这个话题显然十分吸引人,科勇疑问道:“难道刚才的黑乌猿尸就是这座坟墓的阴灵?”

    “不是!那些难看的干尸修为简直就是垃圾啊,怎么可能是阴灵,阴灵是一种传说在阴界的产物,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若是真有阴灵我们要是遇见,铁定要死在这里。”宋成一脸的不屑,仿佛那些干尸不值一提。

    另外三人的脸不由得抽搐一下,干尸在他嘴中变成了垃圾!

    科勇苦笑:“这还不是阴灵!就是干尸我们都斗不过,那岂不是说这次是死定了!”

    林峰笑起来也不自然了,不过还是轻松说道:“大哥,这家伙不是说有可能存在阴灵,那就是不确定了!说不得我们这一次运气很好呢!”

    乐观的想法倒也有道理,反正经历过生死劫难,死对于他们来说不可怕!

    苏妙玲脸上渐渐地涌现笑容,去掉了一开始的羞涩,此刻柔情四溢。

    她开口问道:“你们说,这里会是哪个阶层的强者坟墓?”

    “最少是伪仙王者一级的吧!”科勇肯定的说出一个答案。

    “圣者也极有可能!毕竟这次的出土十分壮观,若不是这里深处云山山脉,在大梁国最为偏僻的地方,说不得会引出一些老怪,大神通者!”宋成撇撇嘴,显然更确定自己的答案。

    就在这时,前方拐弯处,有一抹蓝色亮光,第一次在这漆黑的山洞中见到其他的光芒。

    “有人!”林峰拦住众人,刚说完这句话,从拐弯处走出五道人影。

    各个身材高大魁梧,一身兽皮服饰,袒露着肩膀与左胸。这样的装束他们四人再清楚不过了,来人是兽灵教的修炼者。

    “咦!居然还有人!”粗犷的声音传来,为首那人两米多高的身体,一双虎目带着贪婪的目光盯着林峰手上的金色光团。

    “嘿嘿,我是兽灵教内门弟子沃针简!想必你们也听说过!识相点把你们手中的宝物交出来!”

    林峰面色古怪的打量眼前的大汉,当听完他后面这句话话时,当场喷笑出来:“沃针简!!!我真贱?哈哈——”

    沃针简摸了一把脸,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笑什么!那件宝物赶紧给大爷我拿来,不然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林峰摆摆手,换了口气,说道:“那个沃针简?”

    “干嘛?”

    “你真的很贱唉!没有比你更贱的了!”

    “噗!——”其他三人全部笑喷,这名字真够……贱的!宋成边笑边好奇的打量着名字的主人,更是怪叫着:“你太他妈的天才了!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

    苏妙玲手掩樱唇,淡淡的脸上浮现笑意,手中更是暗自掐了下林峰。

    沃针简才猛然醒悟,顿时火冒三丈,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少年,阴森的说道:“你的肉最嫩了!相信我的宝贝会喜欢的。”

    他没有把这些散修放在眼中,其实在这青州府地界,只有徐家是与兽灵教平等的存在。更何况这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天赋再好又能厉害到哪里,在他眼中就跟个蚂蚁差不多。

    宋成朝弄道:“你的哪个宝贝?是下身那个,我们不喜欢你的宝贝,要不你拿出来我们看看是什么样的小鸟吧!”

    “你!你们都要死!”沃针简气的手指直哆嗦。

    林峰此刻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他不愿意找麻烦,不等于怕事!“不要说那么多废话,贱…。人!有什么本事,尽管来拿!”他特地在那个贱字加了重音。

    沃针简有种要喷血的冲动,原先哪有人注意到他的名字,这次被一个小娃羞辱,当真把他激怒了。

    “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兽灵教的厉害!”沃针简从腰间摘下一块布袋,口中念念有词,精气不断流动。

    林峰是有意这样说,目的是为了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在两人见面之时,此事便化解不了,金色光团是不可能交出去,这等于把四人的生路交给对方。再说自己一方的实力也不差,足以不畏惧他人。

    事情只发生在一瞬间,沃针简掐起一道法诀,“开!”

    那块布袋猛然张开一道大口,一阵寒风吹来,瞬间空气降温,地面更是出现冰霜。

    “宝贝!吃了他们!”从布袋口中跳出三尺长的蓝色蜈蚣,长着一双薄翼,样貌极其狰狞。

    “嘶嘶——”蓝色蜈蚣薄翼一扇,拖着毛绒的躯体飞射而出,长满触角的嘴角处,有着让人恶心的粘液。

    林峰大惊,没想到这畜生速度那么快,他赶紧把苏妙玲拖到身后,长枪泛着青色绿光,狠狠地刺出。

    蓝色蜈蚣与长枪交接处,出现大片的蓝色液体,瞬间从枪尖一直到枪柄被冰冻起来,寒气窜进手心,林峰赶紧扔下兵器。

    “小心,这是冰霜蜈蚣,极难对付!”科勇显然见过这个东西,急忙提醒道。

    “哈哈,还算你们有点见识,这是我培养的冰霜蜈蚣,能死在它口里,也是你们的福气!”沃针简大笑起来,仿佛看见四人被自己的宝贝给冰冻起来,让他心情不由得畅怀。

    “福你大爷的!擒贼先擒王!你们去宰了那家伙,这蜈蚣我先拖着,要快啊!”宋成骂了一句,随即喊道。

    林峰三人没有矫情,听过关于兽灵教的功法,他们是专门修习驾驽灵兽,到了初级修炼者后都有一个本命灵兽,主人越强大则灵兽越强大,可要是主人一死,灵兽也会跟着消亡。

    “受死吧!”林峰第一个冲了过去,去掉兵器此刻的他反而更加无谓,炼化丹药之后,他的身体机能大幅度提升,再一次的洗筋伐髓,让他拥有神力。

    若论近战,林峰自信,绝对不输于任何同阶之人。

    “呀!”他大吼,具有不可抗拒的威严。

    纯净的精气随着宽广的脉络,涌入双拳之中。唰!两团青光暴涨,忽然幻化一对鹰爪,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