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泗水门

    更新时间:2018-11-06 14:55:19本章字数:3021字

    白虎驮着林峰走入东南大丘陵,据说此地域不下数千里之广,有着众多教派,其中大梁朝的三山五派之一的云机派就坐落在此地。

    离开了被困的十数天的山林,林峰心情自然大好,对于这片未知的地域,还是存在许多好奇。可是让他郁闷的是走了上百里,居然只见到寥寥数人,皆是两三人聚在一起。当见到这骑着白虎少年的组合,令人震惊,这白虎属于异类,再加上散发不小的灵压,居然是位少年骑着。让见者心惊之余,不由的躲开这一人一虎。

    “居然没有一个城镇?这么少的人烟!难道这不是东南大丘陵?”林峰心中极其不爽,路上的修炼者像是躲避瘟神一样看着他,导致连询问的人都没有。

    “啊!”无奈的林峰仰天咆哮,发泄心情。

    “是谁在泗水门喧哗!不想活了吗?”忽然想起幼童的声音,满是傲然之意。

    “什么人敢在泗水门喧哗!不想活了吗?”稚嫩的幼童声音,充满傲然之意。

    林峰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位面红齿白的童子,他心中正不爽呢,突然被一位幼童呵斥,这心情又低了三分,嘴中不善的说道:“泗水门?什么狗屁东西!我在这里叫关你鸟事!”

    这童子指着他,神色很是不善,虽然年龄极小,又显得白嫩,却极有派头,道:“这是我家仙地!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若是在平时,以他的性格不会为了这点小事,与一个少年起了争执,毕竟心里的实际年龄已经成年。可是这幼童言语实在太冲,那模样仿佛他平生生的比别人长了一辈,随意呵斥,实在让林峰看不过去。

    那童子见对方不答,不依不饶的质问:“你为何无缘无故在我泗水门捣乱!有什么企图?”

    “你们这有什么好的,我会企图你们这里的东西,当真可笑!”对方戳戳逼人把他惹恼了,语气越加的不善。

    童子轻蔑的看着他,很是傲然:“ 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山里人!看你的样子,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居然不知道泗水门!”

    “你什么意思!”林峰淡淡的说道。

    “我泗水门这一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吧!”童子嘲笑着说道。

    “我从哪里来,你管不着!你一个小小的童子有什么身份跟我讲话,难道这就是你们家大人教的吗?要我看,也不过如此!”林峰很不屑的说道。

    “吼!”一旁的白虎跟着叫道。

    “你这山里野人带着一个畜生居然前来撒野!!在我泗水门门口喧哗,还在这里狡辩,你该当何罪?”童子愤怒的喝道。

    白虎第一个吼了一声,对他所说的畜生一词十分厌恶。而林峰在拱月山脉中生活近一个月,衣服早就破旧不已,全身只有一双靴子能当回事!这幼童称之为野人到也不为过!

    幼童看似很小,口气却是不小,林峰拍了白虎一下,示意它闭上虎口,看向童子,气的大笑,“狗屁的泗水门,不就是一个破洞府吗!有什么稀奇的!”

    “你这是挑事!找死!”童子怒道,双手泛起蓝光,化作一双龙爪,到有几分威势。

    “哼!还有些本事!”林峰站在原地,身子没有动,抬手迎了上去,连精气都未有使用。

    “砰!!”林峰强悍的肉身,绝对堪比宝物,直接将幼童的双手震裂,口中不断咳血!这还是他手下留情,不然以现在的力量,绝对可以对方捏碎!

    童子惊呼一声,脸上满是震惊骇然,龙爪早就破碎,手都变得有些扭曲了。

    “你好大的贼胆!胆在泗水门撒野!当真不知死活!”童子叫嚣,身子却向一边的三米高大的洞府跑去。在洞府上面的岩壁上刻有三个字——泗水门!

    “是谁那么大胆,在此喧哗!”这时从洞府中传出一道少年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有股威严。

    此刻林峰才注意到此地灵气非凡,丹崖怪石,瀑布如练,霞光缭绕,四周遍地长满灵草灵物。这片地域不是多么广泛,不适合多人修炼,称的上一片灵秀之土。

    “少爷!有个山野之人在捣乱,在我门前喧闹,更是辱骂我泗水门!”童子当先叫嚣说道,一副极其委屈的样子。

    从洞府中徒步走来一位少年男子,气度非凡,身穿金色衣袍,头戴金冠,每一步迈下都蕴含伟力,让地面不由的颤抖。

    男子不是很大,只有十五六岁左右,长发披肩,一双眼眸乌黑,神色冷厉,虽然谈不上十分英俊,可却有股威势,如同人王一般。

    “居然还有人在我泗水门捣乱?当真以为我哥哥闭关,没有主事的了!”少年冷漠无比。

    林峰站在数十米外,与其对立,察觉到少年的不一般,龙行虎步,气宇轩昂,仔细查看,隐隐感觉到旺盛的精气,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眼前少年十分年轻,至少有洪阶中端的实力,其资质可谓不凡,就算一些名门大派也不过如此吧!

    可没有想到刚出了拱月山脉就遇到一个,还有少年的哥哥,说是在闭关。而弟弟就有这等实力,那作为哥哥的将是怎么样的存在。

    就是这般,林峰也不畏惧,拥有强悍的肉身,让他战力无双,更有诸多宝物,就算不敌,拥有极地遁靴,逃跑还是不成问题的。为此同阶中林峰还真的不怕任何人,哪怕是宙阶的强者,若是没有宝物也拦不住他。

    “你是什么人?敢在我泗水门闹事?”少年开口了,看着一人一虎,言语十分冷漠。

    林峰也不想找事,便平下心来说道:“我只是在贵地叫了一声,本是无意冒犯…。。!”

    “那你是有意的了,你辱我山门,打我童子,已然是大罪了,我今日不杀你,留下来为奴十年,便放过你!”少年背负双手,十分傲然的说道,仿佛世间唯他独尊一般。

    少年根本没有多说,直接判了林峰的罪行。当下林峰脸色沉了下来,他不找事,不代表怕事,淡然道:“你以为你是谁?让我为奴?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给你机会不珍惜,难道想让我毙了你!”少年眼神渐渐冰冷,居高临下的说道。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以为我是柿子啊,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我家大少爷是泗水门门主,名为张庭,你个山野之人知道什么,还不跪下来磕头赔罪!”童子开始叫道。

    “砰!”林峰出手,精气包裹着巴掌拍在了童子脸上,下手极重,直接扇飞了出去,满嘴牙齿洒满地上,鲜血流淌,撞在一座岩壁上,出现一道人形深坑。

    “你这是在找死!”少年怒不可及,居然有人当着他的面打伤自己的人。

    少年一步一步走来,极度强势,隐约的血气如利剑一般直冲苍穹,浑身精气如龙飞舞,眼孔中不断泛着神光,像是要打穿空间。

    童子半边脸骨头碎裂,狰狞的咆哮道:“你这狗东西!谁不知道我家少爷皆是不世英才,年轻一辈的翘楚,以后是成就伪仙者的存在,你居然在这找死!”

    此时的林峰早已不同往日,一身肉体同阶中谁不畏惧,手中诸宝更是伟力非凡。他没有理会少年,而是又一巴掌扇去,打在童子的左半边脸上。鲜血再次横飞,童子此刻才真的惧怕了!

    “你太猖狂了!居然在我面前打人,今日别想善了,定要留下你!”少年怒极了,眼前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实在是狂妄至极!

    少年出手了,而且是含怒出手,青色精气如苍天巨龙呼啸冲出,震响天际,千百道霞光闪烁,大手一伸,化作数十倍,遮天蔽日,狠狠向他抓来。

    “我看你如何留下我!”林峰好不畏惧,飞身迎上,精气源源不断的卷动身子,没有使用任何武技,仅仅挥舞一拳迎上大手。

    “砰!”两人交手,发出一道深沉的闷响,少年的肉身也极其强大,居然与林峰硬撼。

    “这样强大?”林峰惊讶,没想到对手的肉身亦是不凡。

    “哼!我修有秘术!除却我大哥之外,还没有同阶之人能抵得了我的肉身,你已经不错了!”少年也是惊讶,随后冷笑道:“妖灵九变!!”

    少年一声大喝,似是天道仙音,浑身霞光冲天而起,如同仙人临世,肉身变成紫色,仿佛变异妖体,永世不朽!

    林峰当即不敢再保留,全身血液沸腾,精气长啸而出,正平中气的一拳轰出。

    “噗!”绝世的碰撞,随即一道血箭喷洒而出,少年嘴角流下血液,面色苍白。

    “山野之人!今日我定要灭了你!”

    少年乃是泗水门门主张庭之弟张涛,方十五岁便已经达到洪阶巅峰之列,又修有无上秘术,战力无双,同阶中只有手指数可敌,尤其是肉身,更没有人可以堪比。可是今日前来捣乱的山野之人居然打伤了他,心中怒气升起,神色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