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魔族女子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0:10本章字数:3025字

    叶天心急火獠的跑出门,连着问了六家熟肉铺,才找到了用玉和酱汗腌过的羊肉,又找了四家面馆,终于找到了用豆面、高梁面掺在一起的三和面。

    打包了所有的东西,叶天又心急火獠的跑回了家。

    魔族女子正坐在房屋正中的圆桌边,吃着上一次宋予哲带给叶天的点心。

    叶天将羊肉和面条放在桌上,女子也不多言,直接拿过来就吃,还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半斤羊肉、一斤面条、还有各式的点心,已经被那女子一扫而空。

    叶天看着满桌的狼籍,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暗道:还真是有点养不起。

    吃完了饭,女子的神情似乎颇为满意,忽然站起身,左右看了看,又出了门,走到厨房里,拿起切菜刀,直直向大门外走去。

    叶天眼见不对劲,赶忙上前拦住。

    “你拿刀去干什么?”叶天瞪着眼问到。

    女子低声道:“我要去杀了他。”

    “杀谁?那个卖你的男人?”

    女子点了点头。

    “第一,你这样出去杀人,很容易被官府捉拿,到时候又被关进笼子里,再也别想出来;第二,我现在买了你,就是你名义上的主人,按理你应该听我的话。”叶天说到。

    女子歪着头,思索着叶天的话,半晌过后,女子点了点头:“好吧,第一我不想再被关进笼子里,第二你花钱救我出来的,我可以听你的话。”

    叶天笑了笑:“这就对了。”

    女子放下刀,重新回到屋子里,坐到圆桌边,不再言语。

    叶天试着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媚柔。”

    叶天看了看女子那披散的长发,浑身的污泥和血痕,难看的面相和破碎的衣衫,心想名字与人还真有点名不符实啊。

    忽然想起一件事,叶天说到:“你要不要洗个澡,我去给你买几身衣服?”

    女子看了看叶天,点了点头:“好。”

    玉湖西苑原本就不是给一个人住的,上任会长在的时候,家里大大小小一百多口人,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都在这院子里,洗澡的地方更是多达十几处。

    叶天选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厢房,烧了一壶水递给媚柔,便出门去往邻街的优衣坊。

    到了优衣坊,选来选去,再加上老板的忽悠,终于挑了几个红的粉的绿的黄的、料子也是上乘的小姐衫买了回来。

    进门之后,叶天故意大声咳嗽着,好让媚柔知道他回来了。

    内门里传来一个声音:“把衣服放在门口,我自会去拿。”

    叶天点点头,把手中的小姐衫轻轻放下,便回了屋。

    不一会儿,“吱呀”一声,屋门被人推开,叶天抬起头,往前一看,眼睛直直的便不动了,跟傻了一样。

    一袭鹅黄长衫,秀发长披,媚眼如织,艳丽不可方物的女子站在门口,看着叶天微微一笑。

    叶天正端着一碗茶水喝着,一眼看到门口的女子,“叭嗒”一声,一口茶水连着口水,拖着长长的丝,滴在膝盖上。

    “怎么,刚洗了个澡,就不认识我了?”媚柔笑着说到。

    “哦哦哦。”叶天尴尬的低下头,赶忙放下茶碗,站起身,语无伦次的说到:“是媚柔啊?真是,差点没认出来。啊,不好意思。”

    媚柔走到近前,双手叠在一起,学着宫女的样子,屈身作了一揖,说到:“多谢大人救命之恩,若不是大人,现在我已经被杀了喂狗了。”

    “快快请起,这没什么,没什么的。”叶天在这方面一向没出息,一见美女就发晕。

    “今后,媚柔就是大人府上的丫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大人。”媚柔轻轻说到。

    “啊?!”叶天头向后微微一仰,有些眼晕。

    洗过澡、更过衣的媚柔,实在有几分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味道。即使与小公主楚玉相比,也是毫不逊色。

    “天色已晚,大人早些歇息吧,媚柔给大人更衣。”媚柔一边说着,一边欺近叶天身前,伸出一对玉手,正要拂下叶天的外衫。叶天并未看到,那对玉手之中,还握着一把细小尖厉的金色簪子。

    幸福不会来得这么快吧!

    一阵强烈的香气袭来,熏得叶天差点再次晕过去。

    但叶天还不太习惯被人伺候的感觉,本能的退了一步,尴尬的说到:“媚柔姑娘,你不必如此自降身格,我去花街,原本只是想买几个管家和丫环,但我叶家的管家和丫环,与主人不分尊卑,一概平等相待的。”

    媚柔扑闪着大眼睛,轻轻一笑:“大人真是说笑了。”

    叶天认真的说到:“没有说笑,今后你若愿意留在这里,就帮我平时收拾收拾屋子,或许还要做做饭,千万不要低三下四的跟奴才一样。若是不愿留在这里,现在就可以走。”

    听到这句话,媚柔怔了怔,说到:“大人出了五两银子,把我买回来,难道不是要与媚柔同床共枕,共享鱼水之欢的么?”

    叶天摇摇头:“我买你,是不忍心看他一直打你。你愿留则留,不愿留自可离去,只是千万别再做傻事,这是京城,无端的杀人,官府绝不会善罢甘休。”

    媚柔又愣了半天,叹了一口气:“大人,你是个好人。只是媚柔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靠山,现如今体内武力被封,自保尚且不能,就算出了这个门,遇上歹人,又是一个被贩卖的命运。”

    “你那个什么符印,如何才能解?”叶天问到。

    “这是一个七级符印,需得神斗士或魔导师才能解得开。”媚柔一边说着,一边把肩角的衣衫褪下一角,露出雪白的肌肤和那个金色的符印。

    “我来试试。”叶天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袖子。

    “大人不可,若是武力或法力级别过低,不但解不开这符印,还会伤及解印的人。”媚柔摇了摇头。

    这话却反而把叶天的倔劲儿给激了起来。

    现在一听什么武力啊、法力啊、武士啊、法师啊什么的,叶天就烦。

    “什么武力法力的,让我试试。”叶天说着话,伸出手去,拂上媚柔肩上的那道符印,轻轻一揭,那道符印便被撕了下来。

    叶天甩了甩手,那道符印就像一张淋湿的薄纸一般,被甩在了地上。

    媚柔眼看着这一切,愣了半天没说话,背后却是一片冷汗。

    幸亏刚才没有拿簪子偷袭他,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下场。以他如此轻描淡写便解去一个七级符印的实力来看,至少是高级神斗士或高级魔导师的水准。

    媚柔平息了一下震惊的内心,轻轻说到:“大人真是深藏不露,媚柔莽撞了。”

    叶天看了看地上的符印,砸了砸嘴,说到:“我还当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不就一张破纸嘛。”

    媚柔脸上一副怪异的表情,一个七级符印,竟被他说成是一张破纸。这话若是被制符师听到,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微微思索了一下,媚柔神色之间,仿佛做了一个决定,再次轻轻一揖,说到:“大人,媚柔愿意留下来,做你的丫环。”

    叶天面上没动声色,心里却是欢喜得很。

    对一个刚刚失恋的人来说,再没有什么事能比遇到另一个美丽妩媚的女孩子更能快速修复那颗脆弱受伤的心。

    “那好,其实,也不需要做很多事,就是帮我收拾收拾屋子,另外,做做饭,也就可以了。”叶天努力压抑着内心的喜悦。

    媚柔嫣然一笑:“大人放心好了,丫环需要做些什么,我还是明白的。”

    叶天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说到:“哦,对了,我先给你安排一个房间。”说着走出房间。

    两人走到院落西房,叶天指着房间说到:“这一间房,是上任会长的千金大小姐住的闺房,里面的家具物什,还保留着大小姐原先的摆设,正好适合你住。”

    媚柔点点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显然是最近才收拾过的,几乎没有灰尘,红绸布缎、胭脂铜镜,都还保留着原先的样子。

    媚柔看了一会儿,然后坐在闺床上,双腿耷拉着,细眼如媚,微微瞟着叶天。

    叶天装模作样的四处看着,却分明能感觉到媚柔一直在看着自己。再说得直白一点,那分明就是一种挑逗。

    假意观察床棱是否还结实,叶天一边用手摇了摇床棱,一边轻轻瞥了一眼床边。

    媚柔正坐在床边,微微后仰,黛目秀发、红颊白颈、眼神迷离,正盯着自己,叶天心中一动,老脸一红,稍稍有些尴尬。

    努力定了定心神,叶天有些慌乱的说到:“时,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歇息吧,我,我也回去休息了。”

    说完话,叶天便转过身,走出了屋子。

    叶天走后,媚柔看着屋门外的背影,忽然做了个鬼脸,自言道:“看把你吓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低下头,媚柔继续自语到:“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能禁得住我的烟视媚行。”停了一下,媚柔又悠悠的说到:“定力不错哪,倒是个值得托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