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皇家内务府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0:10本章字数:3144字

    朝堂上,叶天哈欠连连,眼底微微透着些血丝。

    连续一个多月,天天夜里学习采药,就算再好的补品,那身体也禁不起如此折腾。

    皇帝与大臣们在议论着各地的军情与民情。西边又有了旱灾,粮食调运出了点问题;东海起了台风,失踪了几百个渔民;北牢关俄卡军队再无袭扰,可南方的巴罗军队又蠢蠢欲动。

    全是与皇家内务府无关的事情,除了几个有关军队调动的事宜,叶天稍微细心听了听,其它的事情自有军政两院的大臣们去头疼,叶天可没那么多剩余精力去关注。

    宋予哲看着叶天的样子有些闹心,悄悄的扯了扯叶天的袖子,轻声说到:“听说你从花街买回来一个绝色女子?”

    叶天一怔,想着媚柔的样子,称其绝色一点也不过分,便点了点头。

    宋予哲老眉一挑,语重心长的说到:“这自古男儿难过美色关,但要适可而止,你切不可贪恋床弟之事,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

    叶天愣了愣,心道:我倒是想贪恋啊,可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啊。

    冲着宋予哲无奈的笑了笑,叶天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干脆不作回答了。

    朝会结束后,大臣们陆续走出勤政殿。

    叶天刚走到大门口,便被宋予哲一把拖住。

    “你今天跟我去内务府。”宋予哲说着话,便拽着叶天的袖子往外走。

    叶天也不多说,任由着宋予哲拉着他走。

    坐上宋予哲的马车,顺着紫金大道一路疾弛,来到京城南郊。

    一座造型别致的府宅,座落在南郊天元广场的正前方。

    皇家内务府。

    五个烫金大字将叶天的眼睛刺得微微有些发涩。

    “你知道皇家内务府是怎么来的?”宋予哲问到。

    叶天想了想,然后又摇摇头。

    “帝国初建之时,祖皇帝定下明令,皇室财政和帝国财政必须分开,皇家的各项开销和用度,不得调用国家财政,须得自行解决。”

    叶天惊讶道:“宫里那么多人,日常吃穿开销用度,那可不是个小数,都要皇家自己解决?”

    宋予哲点点头:“咱们皇家内务府设立的主要目的,就是负责管理皇家的产业,增加收入,解决皇室的日常开支。所以,当时祖皇帝和大臣们划分出几项具有垄断性质的产业,诸如兵器、钱币、车马、药材等,划归内务府经营,除内务府之外,其它任何个人和商会,均不得染指这几项产业。”

    叶天若有所思。

    宋予哲看着叶天,语气沉重的说到:“不管朝廷经历怎样的狂风暴雨,不管大臣们怎样党争,内务府始终站在皇帝的背后,你懂吗?”

    对这话的意思,叶天理解的不很透彻,只是点了点头,说到:“自然应该与皇上站在一起的。”

    “好,皇家工会你已经熟悉了,今天你跟着我,我把皇家内务府其它几项产业,一一介绍给你。”宋予哲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叶天走进内务府中东边的一排长长的复合院落。

    之前宋予哲把皇家工会交给叶天的时候,叶天就感觉老头子有一种临终托孤的感觉。今天老头子嚷着又要介绍其它几项产业,叶天心中暗暗祈祷:拜托皇上不要让我当这个劳什子皇家内务府总管。

    叶天是个技术流,管理能力实在是乏善可陈。皇家工会已经交由阮技和曲术去全权管理,若是再让他接手这么多产业,怕是头大得很。

    但老头子的好意,总不能硬生生的不接受啊。

    苦着脸,叶天跟着宋予哲,先是参观了皇家铸币局。铸币局里工人们正干的热火朝天。一张张镀了黄金的票面,晃得叶天有些睁不开眼。

    天工帝国的币制基本分为两大类共五种。

    两大类分别是金属币种和纸质币种。金属币种又分为金币、银元、铜板。一个金币能换十个银元,一个银元能兑一千枚铜板。

    而普通百姓又习惯以几两银子作为货物交易的价值单位,所以铸币局以一两作为金币和银元的标准,一个银元就是一两银子,一个金币就是一两黄金。

    纸质币种分为金票和银票,一张金票折合十个金币,一张银票折合十个银元。叶天一个月的俸禄是三张银票,也就是三十两银子。

    此时,宋予哲正在滔滔不绝的介绍着铸币局的历史和现状。

    一边听着宋予哲的介绍,一边稍稍习惯了一下满眼的金黄色,叶天心中忽然冒出一个疑问:皇家铸币局自行铸造钱币,若是不加以节制,难道不会对帝国财政和经济造成影响吗?

    想到这里,叶天问到:“铸币量有何标准?”

    宋予哲微微一笑,脸上浮现出一股赞赏的神色。

    没想到叶天只看了几眼,便问出了皇家铸币局的核心问题:铸币量绝不能没有节制,一定要有一个调节的杠杆和原则。

    宋予哲叹了一口气,说到:“在铸币量的事情上,皇家铸币局几乎没有话语权,完全是根据政务院税政部每月发来的定额进行铸币,政务院只是支付相应的黄金、白银和铜板的成本价,除了从矿场炼制金银铜时尽力降低成本之外,铸币局几乎没有其它的收入来源。”

    叶天说到:“铸币量应该与帝国流通的商品货物的总量相适配,商品货物总量增加,铸币量才应该随之增加,不能盲目铸币。”

    “叶大人不止匠造过人,对钱币贸易也颇有心得?”宋予哲笑着说到。

    叶天一脸谦虚的摆摆手,虽然对帝国货币发行的细则还不甚了解,但心中却已经明白:皇家铸币局同时承担着印钞厂和央行的作用。

    看完了铸币局,宋予哲又拉着叶天,来到内务府西侧的一处长长的复合院落。

    一进门,叶天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跑马场,周围则是各式各样的马车。

    皇家车马行,掌管着帝国境内所有有行政建制的郡、州、县的驿站。

    凡涉及到信件传递、物品运输、人员押送,必得通过各地驿站,雇佣车马和驿卒,在不同州县之间转运。

    听完了宋予哲的简单介绍,叶天对皇家车马行下了一个定义:分明就是国家邮政部嘛,最多再加上个物流公司。

    但这可是全国垄断性的物流公司,没有任何竞争的。虽然民间也有一些地下的有偿传递信件和物品的商会,但都是地方性的,在帝国全境成不了什么气候。而且皇家车马行的信誉,也是民间商会比不了的。

    叶天暗道:这么大一个垄断性央企,其利润回报应该是相当可观。

    看完了车马行,宋予哲带着叶天来到内务府最南端的一处复合院落。

    还没进大门,叶天就闻到一股草药的清香味。

    大门之外,花圃成片,处处绿草,围绕着长长的院墙,种植着一片片各式各样的花草。

    叶天一看那些花草,立刻便愣住了。

    一个多月的努力,此刻见了效。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叶天的心里已经将这一片花草一一认了出来。

    苋枝、花非果、蓝芜、长参……

    叶天心里一个一个点着,如数家珍。

    见叶天愣着不走,宋予哲用力拉了一下叶天的袖子,说到:“走啊,前面就是大门。”

    叶天抬头一看,皇家制药局五个大字,在夕阳的映衬下,闪闪发光。

    两人并肩走进皇家制药局大门,却听得里面的厢房里传来一阵哭泣声。

    宋予哲眉头一皱,轻轻叹了一口气。

    叶天不明所以,刚要张嘴询问,却听宋予哲说到:“走吧,进里面你就明白了。”

    绕过院落中央的花圃,叶天随着宋予哲一起走进中间那座厢房之中。

    一进了房间,叶天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草药味。

    屋中间堆放着柴禾,上面架着一个小铁炉,几个制药局的工人正拿着扇子扇着火。另有几个工人,在窗前方桌上,正用力的捣着几味草药。

    叶天抬起头,在套房内侧,一个面容憔悴,却丝毫掩盖不住清丽本色的女子,斜斜靠在床边。

    叶天一眼看到那女子,只觉得有几分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丫环们围着那女子,端着药碗,央求着女子喝下。

    看到叶天和宋予哲进来,那女子微微抬起头,憔悴艳丽的面容浅浅笑了笑。

    宋予哲行了一礼,刚要开口说话,却听那女子有气无力的说到:“宋总管,无须多礼,宫里药材不足,太医们知道方子,却配不齐药,只好来你这里叨扰了。”

    宋予哲赶忙回到:“长公主贵体有恙,只须吩咐在下把药材送进宫便是,怎可擅自走动,让皇上知道了,怕是要大大的担心。”

    叶天心中一动,除了小公主楚玉,居然还有个长公主。

    方才就觉得眼熟,此刻更加确认,那眉眼、那俏鼻、那薄唇、那双颊,两个公主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像。

    此刻,旁边站着的那几个丫环中,忽然走出一个丫环,蹲下身,握住长公主的手,嘤嘤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到:“姐姐,开春时本来好转了的,怎么立了夏,又忽然厉害了。”

    叶天瞪大了眼睛,这时才看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个丫环。只是叶天刚进屋子的时候,人多影乱的,根本就没看楚丫环群里还站着一个很不一样的人。

    那身穿着,分明是皇家御袍,刚才在外面听到的哭声,就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