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牛刀小试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0:10本章字数:3270字

    朝会刚一结束,叶天便提着药篓,匆匆来到皇家制药局。进门一看,长公主楚月还在那间房中,小公主楚玉也还在床边陪着。只是长公主的脸色,比起昨日更多了一些苍白。

    听闻叶天到访,皇家制药局局长鲁尚铎知道这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不敢怠慢,一路小跑迎了上来。

    叶天将手里的药篓递给鲁尚铎,说到:“鲁局长,我把药方上的药材都找齐了,你看是不是让工人们尽快熬制?我看,长公主不能再耽搁了。”

    鲁尚铎愣了一下,叶天昨日抄录了药方,临走时说要钻研一番,他压根就没当真。此刻叶天真的拿来了药材,鲁尚铎一时之间倒不知该如何应对。

    瞟了一眼药篓中的草药,看上去也都是稀松平常的东西,没什么特别之处。鲁尚铎说到:“有劳叶会长了,待我查验过后,再作决定。”

    鲁尚铎冲门外的侍从说到:“去把师傅们请来。”

    约摸一刻钟,门外走进几个年纪颇大的老人,个个白眉长须,看样子跟宫里的太医没什么两样。

    鲁尚铎向叶天介绍到:“这都是咱们制药局里的采药师傅,在药材辨识上都有着数十年的经验,叶会长切勿见怪,我须得保证长公主贵体安妥。”

    叶天点点头:“自然是应该的。”

    几个采药师傅打开叶天的药篓,开始一一辨认。很快,采药师傅们就发出一声声惊叹。

    “这贝叶如此新鲜,可是刚刚采摘的?”

    “无色果?还淌着蜜汁?成色这么好。”

    “这可是绿茅?有些日子没见着了。”

    采药师傅们兴奋不已,每拿起一株草药,相互之间细细观察着,议论着草药的特性和成色。

    也难怪,宫里和制药局里的草药,都是早就采摘好,然后伫藏起来的。时日一长,早已变硬掉色,如此新鲜的草药,还真是不多见。

    十八味初级药材很快就被采药师傅们辨认完了,剩下四味放在药篓里。其中一个名叫皇甫原的采药师,拿起药篓里剩下的四味药材中的一株,细细看了半天,疑惑的说到:“难不成,这是紫苋?”

    摇了摇头,又说到:“不对,不是紫苋,茎的分布有点像狐月草。”

    旁边几个采药师也一一猜测着。

    “是落英果。”

    “不对,是红仁。”

    这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乌叶草。”

    几个采药师转过头,看向叶天。

    一阵沉默之后,皇甫原开口问到:“你说,这是什么?”

    “乌叶草。”叶天重复了一遍。

    又是一阵沉默,几个采药师再次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草药,然后面红耳赤的大声嚷了起来。

    “乌叶草失传了至少三百年了,你说这是乌叶草?”

    “你凭什么证明这就是乌叶草。”

    “我从十岁开始认草药,认了几十年,都没见过乌叶草,难不成你见过?”

    几个干了几十年采药的老师傅,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掉了份,给了谁脸面上也是过不去的。

    叶天叹了一口气,有些无语。

    走到药篓前,叶天拿起那四株草药,一个一个分别说到:“这是乌叶草,这是川麻,这是砂板,这是辛骨。”

    拿着手中的草药,叶天对着鲁尚铎说到:“鲁局长,我恳请你按着古方,试着把药熬制出来,长公主的病,耽误不得了。”

    鲁尚铎看向几个采药师,几个老头儿微微摇了摇头,均表示无法确认。鲁尚铎其实心里明白,宫里的老太医们认不出来的药,这几个老头子同样不行。

    但长公主贵体如金,容不得有一点闪失,否则皇帝不止要他的脑袋,恐怕还要诛他九族。

    微微摇了摇头,鲁尚铎说到:“请叶会长见谅,长公主贵体如金,恕我不能拿来历不明的药材,给长公主喝。”

    叶天叹了一口气,刚要争辨,却听得长公主悠悠说到:“都病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敢喝的。”

    小公主楚玉嗔到:“姐姐,药不能乱喝的。”

    长公主说到:“不是有句话,死马当作活马医嘛,姑且试试,就算治不好,大不了还是这个病。”

    鲁尚铎说到:“长公主此言差矣,贵体有恙,当静心怡养,如再乱吃药物,不仅治不好病,更会加重病情。叶会长有心送药,恕微臣无能,无法断定药性,也不敢给长公主试药。”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人家尽自己的职责,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小公主瞟了一眼叶天,一脸阴沉,小声说到:“真是神经病,没事弄什么假药来,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

    长公主皱了皱眉头,刚要斥责小公主,忽听外面传来一声长音:“皇上驾到。”

    众人立刻起身相迎。

    皇帝身穿龙袍,快步走进屋子。

    小公主行了一礼,有些哽咽的说到:“见过父皇。”

    皇帝点点头,径直走到床边,伸出手握住长公主的手。长公主看着皇帝,有气无力的说到:“儿臣起不了身,不能给父皇请安了。”

    “傻孩子。”皇帝一边抚摸着长公主的额头,一边说到:“跟你母亲一样,总是迁就别人,不知道爱惜自己。”

    听到皇帝的话,长公主笑了笑。

    皇帝又轻声问到:“吃了太医们配的药,感到好些了吗?”

    长公主还没有开口,鲁尚铎先说到:“回禀皇上,太医们配制的药,仅能暂时缓解长公主的疼痛,却无法根治此病。”

    皇帝眉头一皱,转过头看着鲁尚铎,说到:“不是还有几个古方吗?朕专门差人从埃利帝国的不老神童那里问来的,总不能还是无效吧?”

    鲁尚铎稍稍有些紧张,解释到:“皇上,那几个古方都是数百年前的高级回魂师所制,方子是没问题的。只是方子里的几味药材,宫里的太医和制药局里的师傅,都不认得,无法对应配药。”

    皇帝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站起身,叹了一口气,说到:“制药局最好的师傅,能识多少种药材?”

    “回禀皇上,能识得四百一十九种。”鲁尚铎答到。

    “那初级采药师呢?”皇帝又问到。

    “八百六十七种。”

    “帝国已经有上百年没有出现初级采药师了。”皇帝忧心一叹,接着说到:“我帝国子民皆热衷于修炼武技和魔法,匠造、医术、炼药每况愈下,以至今日惨淡之境。”

    停了一下,皇帝又说到:“发出布告,我皇家制药局遍招天下采药师,如能达之初级采药之境,月俸禄一百两银子,另配置宅院、府邸、一应俱全。”

    叶天眉头挑了挑,这薪水比他这个皇家工会的副会长高了三倍还不止。他差一点就要冲上去跟皇帝讲,我不但是初级采药师,我还是中级采药师,请问中药采药师月俸禄能给多少两银子。

    此刻,叶天才明白,华天柔那一句“初级采药师的称谓,难道还不是最大的奖赏”的含义。

    敢情这个称谓,含金量不是一般的高哪。

    若是让人们知道他能认得九百八十一种药材,已达到中级采药师的级别,不知道皇帝和制药局众人会如何想。

    此时,鲁尚铎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又说到:“启禀皇上,叶会长拿来几味药材,说是按着古方配制的,臣等无法辨认,考虑到公主贵体安妥,不容闪失,所以不敢随意下药。”

    “哦?”听到鲁尚铎的话,皇帝转过头,看向叶天,笑着说到:“你不在皇家工会好好做你的弩,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叶天赶忙答到:“前日跟随宋总管来这里参观,偶遇长公主在此熬制药材,便抄录了古方,回去参详了一番。昨日早朝过后,我特意到玉皇后山,采摘了这些药物,均是按着古方来的。”

    听到叶天的话,皇帝的眼睛中闪烁了一股熠熠的神采,说到:“哦,想不到叶卿不止匠造过人,于药材也颇有心得?”

    皇帝的话,听不出来是赞美还是挖苦,叶天正色到:“看长公主的脸色,已是耽搁不得,臣恳请皇上下旨,将微臣采来的药,按古方配制,尽快除掉长公主体内的顽疾。”

    听到叶天的话,皇帝微微沉吟,一时没有说话。

    见皇帝下不了决心,叶天上前一步,认真的说到:“臣愿再次立下军令状,若是治不好长公主的病,臣愿军法论处。”

    此言一处,众人哗然。

    叶会长脑子没问题吧,为何执意要将来历不明的药材,给长公主吃。太医们都治不了的病,叶会长还能翻了天?

    长公主笑着轻轻说到:“父皇,人家都立了军令状了,不妨一试。”

    皇帝微微一笑,看着叶天说到:“上次你立下军令状,解了边关之危;这一次,你又要立军令状。”停了一下,皇帝接着说到:“既然月儿相信你,朕便也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

    叶天点点头,心里却是一片沉重。

    其实叶天心里也没底,他能确定的,只是这几味药材没有问题。至于那几个古方,拜托,几百年前的那个什么劳什子高级回魂师,千万不要害我啊。

    制药局的工人们,按着古方和叶天的指点,很快便配制好了药液。

    小公主楚玉端着碗,盯着叶天,恶狠狠的说到:“姐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撕碎了喂狗。”

    叶天不敢直视楚玉,低下头不吭声。

    众人有些忍俊不禁,虽说驸马的名份还没有定下来,这俩人倒是已经有点两口子拌嘴呕气的意思了。

    长公主慢慢喝完了药,停了一会儿,没什么异常。

    鲁尚铎说到:“按着方子,这药须得第二日才能见效,皇上贵体要紧,还是先回宫歇息吧,臣等在这里候着。”

    皇帝摆了摆手:“今夜朕不回宫了,在这里陪着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