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 华天柔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0:11本章字数:3013字

    时机选择得如此之好,雨天、黄昏、无人的街道,杀人夺命、毁尸灭迹,风声掩盖了嘶叫,雨水冲刷了血迹,第二日,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叶天伸手摸了摸腰间微型滑轮弩的手柄,抬起脚慢慢向前走去。已是生死当前,怎么着也得看一眼来杀他的人,究竟什么模样。

    黑衣人一直未动。

    叶天走到距离黑衣人十米的时候,借着两旁街道商铺里微弱的烛光,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

    没错,是个她。叶天在心里断定了对方的性别。

    虽然一身黑色铠甲,但那微微隆起的胸,细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腰,还有那双修长霸气的腿,都在告诉叶天,那绝对是个她。

    叶天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对方那副黑甲下所衬映出的魔鬼般的身材,心里蹦出一个词:超模。

    妈的竟然派个超模来杀我。

    叶天心里刚刚骂完这一句,下一刻,她动了。

    足有两尺长柄的黑色长刀,劈开了漫天雨点,形成一道水雾凝结的气流,含着惊人的肃杀之意,正面切向叶天。

    知道这是武技,不能用肉体去挡,叶天只能选择避开。

    身形一晃,叶天向右侧用力扑去。

    那道水雾气流瞬间而至,将刚才叶天站立之处的地面上的青砖,劈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叶天吸了一口凉气,如此力量,比得上前世的电钻和电镐了。

    第二刀卷起的水雾气流,再次袭到。一片水帘横铺在半空中,瞬间斩了过来。

    叶天就势后仰,往地上一躺,水帘从脸前漫过,将身后的一个赌坊的两根门前的立柱,切成了两截。

    切痕如此之细,以至于水帘漫过之后,两根立柱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那尖厉的切割声,证明两根立柱已经分离成四个部分。

    水帘去势未减,又将赌坊大门劈开,直到切进大厅里那个用花武岩制成的赌桌,在花武岩那精致的雕刻上面,留下一道细细的裂纹。

    石屑扑扑而下,可见裂纹之深。

    赌坊的后房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但没有人敢对自己店门被砸而出来理论一番。

    此时,叶天迅速站起身,脚下急动,又换了个位置。

    她似乎微微有些不解,叶天连着躲了两次,不仅不逃,反而似乎在寻找着反击的时机。

    她的直觉没错,叶天自始至终,一直在寻找着最佳的射击位置。

    那身黑色的铠甲,泛着冷冷的光,叶天凭借自己的经验可以判断出,微型滑轮弩不可能从正面对她造成伤害。

    任何防御,都有破绽,只是你不一定找得到而已。

    冷冷注视着黑甲下的她,叶天的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对策。

    她的身形依旧未动,动的只是那把两尺手柄的长刀。长刀挥起的时候,便有一片水雾气流袭卷而来。

    叶天不懂武技,叫不出这种武技的名字,但叶天懂搏斗,尤其是生死相搏。

    水雾气流在半空中一分而二,像一只巨大的河蚌,张开两片贝叶,冲叶天切了过来。

    叶天忽然向前一扑,直直钻进两面水雾气流的空隙里,犹如被河蚌夹住的水鸟。

    黑甲里的她,微微一愣,想不通叶天的做法。

    两片水雾气流能切下一米厚的青砖,叶天不退反进,反而钻进水雾之中。稍有不慎,便是肢离体碎的结局。

    叶天精确计算了两片水雾气流的间隙,确认自己的身体刚好能穿过去。当年在部队里百米冲刺穿过电网的训练科目,也不比这个更容易。

    就在她略微错愕时,叶天已经借着水雾气流的掩护,扑到了她左前方的地面上。双手之中,一把钢弩泛着冷冷的光。

    “嗤”的一声,一支钢制的弩箭,穿过漫天雨点,直直射向她左肩上方的某一处。

    就在那一处,黑甲的头盔部分与肩甲部分,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缝隙,缝隙下面,能隐约的看到那一抹白晳嫩滑的脖颈。

    弩箭准确的射进了那道缝隙,穿过黑甲的脖颈和头颅,“咚”的一声,射进街对面商铺屋檐下的椽木里。

    只是那身黑甲,此时颜色却淡了一些,现出一抹快要消散的弥乱。

    叶天暗骂一声娘,心想这女的太变态了,居然躲得了子弹。

    心头忽然狂跳,预示危险来临。叶天来不及消化内心的震惊,就地一个驴打滚,扑碌碌的向后滚去。

    三道水雾气流,交叉着切割在叶天刚才趴着的地面上。

    叶天滚了十多米才敢回头,身前九道大大的乂痕,让叶天感到触目惊心。

    这超模速度太惊人,弩箭根本射不中她。

    一念及此,叶天斗志全无。

    打不过,就只能跑了。

    叶天站起身,一边后退,一边把滑轮弩剩余的弩箭全部射了出去。

    一阵金属破空的声音响过。

    但她的脚步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手中的长刀略略挥舞,几声“叮叮叮”的声音响过,弩箭全部被弹飞。

    如果说刚才不留意让叶天偷袭了一箭,不得已展现出瞬移般的速度,那现在根本就是无视那几支弩箭,轻描淡写间,所有弩箭都已不知去向。

    叶天弹尽粮绝,又骂了一声娘,转身狂奔。

    刚刚奔出十多米,忽见前方地面上的一片积水,摹然升到半空,形成一柄水雾凝结而成的长刀,直直砍了过来。

    叶天惊呼一声,几乎已来不及躲避,只能向后仰去。

    水雾长刀的刀刃,轻轻撩着叶天的面部、胸部和腹部,所过之处,叶天感到一阵难忍的刀割般的疼痛,仿佛自己的身体,从中一分为二,被切成了两半。

    刀刃产生的气流瞬间划开了叶天的长衫,扑通一声,叶天重重倒在地面的积水里,身体的剧痛使他的意识有些模糊。

    借着残存的意念,叶天强忍着身体的痛楚,努力的支起头。

    黑甲下的她也许并不知道,叶天这样的行为,仅仅是想要最后看一眼她。毕竟那副超模的身材,还是相当不错的。

    生死关头,叶天对自己的雅兴也感到有些讶然。

    那柄水雾长刀在半空中突然划了一个圈,刀面自上旋转下来,冲着叶天的头拍打而去。

    “砰”的一声,叶天的头重重砸在地面上的积水里,溅起一片水花。

    她提着长刀,来到叶天身前。

    黑甲之中,她却微微皱了皱眉头。面前的这个男人,胸前的衣服是敞开的,自上而下,竟然没有一处掩盖住。

    或者她冤枉了他,明明是她把他的衣服给撩开了。

    双颊边传来的微微的热度让她有些羞恼,手中的长刀轻轻一抖,刀刃指向叶天胸前。

    只要轻轻一送,任务就算完成了。

    就在此时,她却发现他脖颈上系着的一块翠玉,微微亮了亮。

    仿佛感到了巨大的危险,黑甲下的她,收回长刀,将体内的武力值发挥到了极限。周遭漫天的雨点,似乎每一滴都蕴含着极大的压力,令此刻处于巅峰状态的她,仍然感到几乎无法抗拒。

    黑甲之下,一双黛眉紧蹙着。

    仿佛用尽了全力,她慢慢转过身。

    不远处,一袭白衫,淡淡看着别处。

    她没有受过这样的威胁,来到京城十二年,从来都是她威胁别人。无论那人做着多大的官,麾下多少强兵,她要他的命,便一定要他的命。

    而今天,她第一次有了被人要命的感觉。

    这身黑甲受不得如此轻蔑,她轻叱一声,双手握住长刀,刀刃向前,整个身影瞬间闪烁了一下,看上去似乎微微有些弯曲。

    与此同时,那袭白衫之前,赫然出现另一个黑甲。

    她手握长刀,以雷霆般的惊人之势压向那一袭白衫。周遭的雨点早已被处于巅峰状态的她所散发出的真气逼得远远的,就连不远处城西衙门门前的铜狮子,也被如此霸道的真气震出几道裂纹。

    至于街道两旁的商铺,在一片“嘎吱”声中晃了几晃,所幸没有倒塌。

    就在刀刃快要切在白衫脸上的时候,只听“叮”的一声,白衫只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架在了刀刃上。

    在她眼中,架在刀刃上的那根手指犹如玉葱,纤细白嫩中透着一股邪气。

    黑甲下的她,将全身的武力尽数逼到那一柄长刀上,她不需要过于自信,这一时刻的长刀,至少在这个京城里,是寻不到对手的。

    但那根手指纹丝未动,似乎贯注了她全身武力的那柄长刀,没有一丁点重量。

    又是一声“叮”的声音,白衫手指一弹,将长刀弹开。

    一股大力从长刀上传来,她的双手把握不住这柄跟了她十二年的长刀。

    长刀脱手而去,在半空中转了几圈,砸在十多米远的地面上。

    黑甲下,迷人的脸庞上那副震惊的表情渐渐被决然所取代。

    身形再次闪烁了一下,黑甲还在,长刀也还在,紧接着,出现了第二副黑甲,第二把长刀。数息时间,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依次出现。

    直到整整十个黑甲,十柄长刀,以不同的攻击姿势,不同的攻击角度,同时攻向白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