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 香艳坊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0:11本章字数:3014字

    叶天的脸早已变得一片阴沉,没等年轻人发完感慨,便转身离去。

    上了马车,叶天充满火药味的冲车夫喊了一声:“调头,去制药局。”

    车夫也是个年轻人,眼看着心情很不错的叶大人从宫里出来,在回生堂门前转了一圈之后那脸色便像有人欠了他一百两银子。不敢怠慢,车夫甩着鞭子,五里多的路程,愣是用了不到半刻钟。

    叶天火火的冲进制药局,一进门便喊到:“南尘,你给我出来。”

    听到叶天叫他,南尘溜溜的一路小跑,从隔壁的药园子里冲到叶天面前。

    “你把药卖了?”

    “啊。”南尘看着叶天,反应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叶天伸出指头点着南尘的鼻子:“谁让你卖的?你卖了多少钱?”

    略略回忆了一下,南尘说到:“起初十两一斛,现在差不多要四十两。”

    叶天的手指继续点着南尘的鼻子:“谁让你卖这么贵的。”

    南尘被叶天点的有些眼花,皱着眉头说到:“这价不是我定的,是他们炒起来的。”

    “谁?”

    “就是他们。”南尘指着隔壁的药园。

    叶天进了药园,一眼看到户部侍郎陈效忠,赶忙行了一礼。一转头又是礼部尚书杨启案,又赶快行了一礼。

    一个一个细细看去,全都是军政两院的大臣。

    心里吃了一惊,叶天谦逊的说到:“不知众位大人到此,招呼不周,还请见谅。”

    杨启案先开了口:“无妨无妨,只要叶大人多卖一些口服液给我们,什么招呼周不周的,那都无所谓。”

    “是啊,是啊。”众人一片附和声。

    叶天神色微微有些尴尬,这药本来是试验的,一开始就没打算卖,没想到现在竟引起这么大反响。

    还没开口,却又听陈效忠说到:“叶大人,一共只有一百斛,实在是太少了。只要大人肯多生产一些,我愿再加十两银子,每斛五十两。”

    陈效忠话还没说完,便有人说到:“我愿加十五两。”

    “我加二十两。”

    叶天与南尘面面相觑,敢情这儿成拍卖会了。

    众人争论了一阵了,叶天有些头大,摆了摆手:“好了,大家都别吵了,从明日起,我每天生产一百斛,众位大人满意了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一班大臣,叶天回到药园中,阴着脸看着南尘。

    南尘一脸苦相:“大人,一开始我没打算卖,是刑部侍郎姚忠堂姚大人,七日前差仆人来取一副早就预订的方子,结果那仆人手脚不干净,临走时顺走了一斛我还没来得及放进库房的口服液。那仆人回到刑部侍郎府中,以为顺来的是一斛好酒,就藏在一个丫环房里,谁知那丫环又是姚大人的姘头,夜里姚大人到丫环房中行乐,无意中竟喝了口服液,第二日硬是动用了刑部的差役,全城追查来源,终于查到了这里。”

    “可没您的首肯,我也不能让他随便进来拿药啊。谁知姚大人竟伙同了一班三品以上的大员,天天来央求买药。都说是姚大人那斛没吃完的药液,分了一些给其他的大人们,第二日这些大人们就一致来求药了。”

    “我只是个工头,人微言轻的,怎么拗得过十多个三品大员。那时大人您正昏迷在床,我抵不过他们央求,便象征性的收了几文钱,卖了他们一些。”

    “事情还没完,很快他们就又求上门来,出的价一个比一个高,我不收都不行。到了最后,竟炒到了三十两银子一斛。”

    “这不,您今天来了,又成五十两一斛了。”

    叶天听得目瞪口呆,敢情这药的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哪。

    南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瞒您说,见那些个大人这么看重这药液,我也拿回家一斛。大人,您之前都没提过,这药液还有结胎的效用呢?”

    “什么?结胎?”叶天不解的问到。

    南尘点点头:“我那婆娘,进了门都三年了,一直没动静。前日她老说不对劲,我求着罗太医给看了看,罗太医竟说是有喜了。我算了算,正好是喝了药液那晚上的。大人,我那婆娘还念叼着要谢谢你,哪日若是得了空,我得请你喝一场酒。”

    叶天瞪着眼,不会吧,敢情还有治疗不孕不育的功效?

    叶氏·复合动力口服液兼具提神、补血、益气、回阳甚至结胎的功效,在京城里名声大噪。尽管叶天为了保证质量,强令制药局每天最多生产一百斛,但还是防不住有的工人私自多配制了一些,秘密带出制药局,流向了黑市。

    在叶天的算计中,限制药液的生产数量,不仅仅是为了保证质量,更重要的是物以稀为贵的市场理论。一件东西多了,难免要跌价。叶天以配制流程复杂为由,每天只向京城各大药铺供应八十斛,剩下的二十斛,被叶天用来送礼。

    送的人,自然是军政两院的大臣,尤其是那些年过不惑,在床上已有些力不从心的大人们。

    这些大人们的婚配正房,都不是普通百姓,个个出自名门大家。如今老爷们力不从心,这些贵妇们自然满肚子怨气。况且老爷们应酬多得很,不时的便会去香艳坊这些地方消遣一下,眼看着如花似玉的姑娘们,可就是不来劲儿,老爷们其实也着急得很。

    现如今有了这药液,不仅家庭矛盾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流恋烟花时也是昂心挺胸,底气十足,老爷们又怎会不将此药视如珍宝。

    别说五十两一斛,便是五百两,那也是照买不误。

    叶天很大方,每次送两斛,军政两院的大臣,被他送了个遍。除了秦儒华和林承周,朝堂之上,对叶天已是一片感念。

    叶天到皇家制药局的时候,已是正午时分。

    还没等南尘迎出来,叶天便嚷到:“赶紧给我报报帐。”

    南尘小跑到叶天面前,一边默数着,一边说到:“一共卖了八天,每天八十斛,每斛五十两,日进四千两银子,八天便是三万二千两。”

    听到一天就四千两,叶天瞪了瞪眼,这帐他还真没细算过,没想到回报这么高。

    “那现在帐上一共有多少?”叶天问到。

    “仅动力口服液便进帐三万余两,其它药材从您接手至今,一共进帐两千余两,刨了各项费用,除去工钱和原料,大致盈利约两万两。”

    叶天又问到:“每月给宫里多少?”

    “少则三千,多则五千。”

    叶天点点头,应付宫里的开销绰绰有余,说到:“先给我支三千两银票。”

    南尘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帐房,不多时便拿着一叠银票,一路小跑回来交给叶天。

    叶天也没点,说了一句:“凡是局里的人,不论干活儿的还是管事的,若是家里有需要,尽可以到你这里来支取银子,只要不超过一百两,你不用跟我汇报。”

    “哎,晓得了,大人。”南尘应到。

    叶天转身离去。

    南尘看着叶天的背影,站在原地怔了半天。

    品味着叶天临走时说的话,南尘心里七念八想,充满着各种滋味。

    叶天分明是把一百两银子的支配权交给了他,这种信任在前任局长那里是绝对得不到的。

    鲁尚铎在任时,就是十文钱也舍不得多给他。皇上定下的俸禄,只有扣罚的时候,从来没有奖励的时候。

    可那点俸禄,在京城里混个温饱倒没什么问题,若是想衣食无忧,还差之远矣。

    南尘转过身,默默的向配药房走去。

    叶天揣着银子,坐上马车,一路急行来到花街。

    抬头看了看那个写着“香艳坊”三个粉色大字的招牌,叶天抬脚进了大门。

    立刻有姑娘迎了上来,叶天躲闪不及,被抱了个正着。姑娘叫怜红,眼见叶天一脸贵气,浑身都是锦锻,这样的人不是王公就是巨贾,怜红直接拉着叶天上楼进房。

    叶天好不容易挣脱,冲着怜红说到:“老板娘呢?我要替人赎身。”

    “哟?公子还是个多情人呢。不知公子要替谁赎身?”怜红不甘心到手的银子就这么飞了,一边打趣的问着,一边拽着叶天的衣服往楼上走。

    “跟你说不清楚,让老板娘来见我。”叶天说到。

    就在此时,楼梯下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这不是叶大人吗?”

    叶天回头一看,楼下站着一个白衫锦袍的年轻男子。瞧那相貌,总觉得有些面貌。讶然一声,叶天想了起来,正是那个在第五大道险些废了他的刑部职司方辉。

    如今方辉早已知道了叶天的身份,在第五大道被媚柔逼退之后,方辉将这个情报通知给军务院中央情报司,情报司很快便弄清了叶天的身份,随即在林承周的指示下,派出黑卫监视叶天。

    但叶天凭空在屋里出现的情况,惊动了一个原本隐蔽得很好的黑卫,结果反被叶天发现,以致于被钉死在墙上。其它三名黑卫出手后,被叶天、媚柔和碧翎合力击杀,情报司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