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3章 黑晶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0:11本章字数:3058字

    但这轮圆月却不是完全的淡黄色,其中充盈着浓雾一般的黑气。犹如一个圆形的玻璃瓶,中间盛满了黑色的液体。

    叶天一看就明白了,圆月中间的黑气,必定是媚柔的武力值。

    “圆月的大小代表武力值的上限,其中黑色气雾的浓密程度及位高,代表武力值的存量。”碧翎解释到。

    叶天点点头,又问到:“能不能给出具体的数字?”

    碧翎先是笑了笑,又用一种嗔怪的语气说到:“大人莫不是要榨干我?”

    然后,碧翎纤细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圆月的下面浮现出两行楷体小字:一百五十七,一百四十九。

    透视显微镜后面的媚柔看到这两行数字,惊讶的说到:“数术魔法?这是已经失传近千年的辅助系魔法,碧翎妹妹居然会这个?”

    碧翎苦笑到:“我的这点秘密,今天被大人全部榨出来了。”

    叶天顾不上兴奋,走到天月之眼近前,仔细看了看里面的黑色浓雾,又盯着下面那两行数字,问到:“媚柔的武力值上限是一百五十七,刚才施放了几十把飞刀,消耗了八点武力值,所以身体里剩下的武力值是一百四十九,对吗?”

    碧翎点点头:“正是如此。”

    媚柔惊诧到:“太神奇了,居然能如此精确。”

    叶天又问到:“那消耗的这八点武力值,怎样才能补充起来呢?”

    媚柔笑道:“自然是修炼了。”说完话,媚柔收起施放武技的姿势,原地坐了下来,微微闭上眼睛。

    透视显微镜后,媚柔身体里的血液流动开始缓缓加速,经过细心观察,叶天发现一部分血液开始缓慢的转化成黑色气雾。

    而旁边的天月之眼下面的数字,也在发生着变化。

    一百四十九、一百五十、一百五十一、一百五十二……

    直到下面那行数字也达到一百五十七,与上面那行数字一模一样之后,媚柔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站起身,嫣然一笑,说到:“好了,我恢复了。”

    叶天点点头,难掩一脸的兴奋之色。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基本搞明白了武技和魔法能量转化的原理。对叶天这种理工科出身的天才来说,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面对从来没见过的武技和魔法这种神奇的事物,理解其内在的运作原理,无疑具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回到房中,叶天匆匆拿出纸和笔,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实验现象、结果及推论,认真的记了下来。

    基本上,这是一个链,一个能量依次转化成不同形式的链。

    对于具备武力值的人来说,每释放一次武技,体内黑色气雾的总量便减少一点,释放的武技越高级,单次减少黑色气雾的量便越多。

    黑色气雾存在于血管之中,会慢慢为血液所补充,但补充需要时间。同时,补充的速度与所修炼的武技功法也有着很大的关系,修炼的功法越高级、越精巧,武力值补充的速度也就越快。

    补充黑色气雾是要消耗血液的,而血液,又是靠食物、空气和水转化而成。

    一个人体内黑色气雾的总量,便是它是武力值。

    所谓修炼晋级,就是增加血管内黑色气雾的总量。

    食物、空气、水在体内转化成血液,依据某种修炼功法,血液转化成武力值或法力值,再按照武技卷轴和魔法典籍中所记载的方法,将武力值或法力值转化成具体的武技和魔法,释放出去。

    这便是武技和魔法的物理模型。

    叶天抬起头,似乎隐隐抓住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念头。但是很快,那抹念头就像天边飘缈的浮云一般,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叶天抓了抓头发,再也无法捕捉到那一抹灵光。

    时近十一月,京城突降一场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将京城的红瓦灰墙包裹上了一片银白色,一国之都,建筑密度本就十分之大,栉比鳞次,首尾相连,若是站在高处,俯看而去,整个京城便是一座气势雄伟的冰雕建筑群。

    气温骤降,家家户户都推着平车,依次排在京城西门,等待着贩运黑晶的商队,从城外拉来黑晶。

    一队满载着黑晶的马车,从西门外缓缓驶了进来。

    负责售卖的商贩高声喊到:“莫挤莫挤,先来后到,交银子卸货。”

    排队的人攥着手里的银子,交给商贩。商贩点了银子,略略算了算黑晶的量,便从桌上拿起一张货单,用蘸了黑汁的毛笔在货单上填上一个数字,递给买家。

    买家拿着货单,拉上自家的平车,找到后面的马车队长。马车队长按着货单上的量从马车上卸下黑晶,再装到买家的平车上。

    整个购销过程有条不紊,但很快,就有人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去年还是五十文钱一斤,怎么今年就涨了两成?”

    “是啊,东西不能说涨就涨啊。”

    此时,城墙角下距离马车不远处,依墙蹲着一个黑白发相间的中年人,正叼着一支旱烟在抽,听到人群中发出的不满的声音,中年人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众人,眼神之中散射出一股精光。

    负责售卖的商贩先是冲着人群白了一眼,伸出指头指了指天空,开口说到:“你没长眼啊?这么大的雪,从西铁矿拉到京城,你知道多少里路?你知道要过多少个桥?要淌多少条河?”

    说到这里,商贩又指了指身后的马车队,继续说到:“你们看看,这些个兄弟,都是豁着命在干呢,你说值不值两成的价?”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些道理,先不说西铁矿那边的雪比京城下得更大,就说路中间那几座桥、那几条河,在大雪结冰的境况下,说是豁着命过,倒是不算言过其实。

    发了几句牢骚,众人也不再吭声了。

    但就在这时,队伍末尾处一个极细的声音轻轻说了一句:“该死”。

    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灰色长袍,一个硕大的头罩盖住了头部,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周围排队的人听到她的那声“该死”,也只是略略嘲笑了一下,并没有更多的留意。

    然而,头罩下的她,内心里却在激烈的挣扎着。

    黛妮攥着手里的银子,那是她全部的积蓄。原本计算得合合适适,这点银子买到的黑晶刚好能支撑到明年开春,没想到价格竟涨了两成。

    攒下这点积蓄,已经尽了她最大的努力,但价格上涨之后,手里这几块寥寥的碎银子,怕是坚持不到明年开春了。

    家里那两个孩子,不能再受冻了。

    黛妮抿了抿嘴,两只秀目微微一蹙,心里做出了决定。

    因为戴着头罩,没人能看到她的脸,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若是摘下头罩,不知道要引起周遭多少男人冒着火的眼神,还有可能给她自己带来难以应付的麻烦。

    队伍前面的人,一个一个拉着平车,买到黑晶之后便离开。

    终于轮到了黛妮。

    她递上那几块碎银,轻声说到:“三两,买五十斤。”

    商贩瞟了黛妮一眼,麻利的将碎银放在桌上的一台擦得油光滑亮的秤上,看了看重量的刻度,又麻利的在一张货单上写上两个字:五十。然后将货单递给黛妮。

    黛妮接过货单,转过身拉起先前放在一旁的一辆小平车,找到西门城墙下的马车队。

    马车队长接过黛妮递来的货单,看了看上面的数字,然后冲身后的工人说到:“五十斤,卸。”

    尽管下着雪,工人们干的纯体力活儿,时间长了受不了热,纷纷脱了外套,有的甚至光着膀子。

    一块一块的黑晶被放在一台五尺见方的称重台上,上面的刻度逐渐接近上升。

    刻度达到五十之后,工人挥了挥手,粗声说到:“赶紧装,赶紧装。”

    黛妮看了看刻度,然后俯下身,伸出双臂将黑晶一块一块地搬到自家的平车上。别的家户至少都是三两个人一起来拉黑晶,只有她是一个人,装车的速度自然慢了许多。

    下一个买家交了货单,黛妮的黑晶还留着一部分在秤上。一个工人有些不耐烦的说到:“怎么就你一个人?家里人都死哪去了?赶紧的。”

    黛妮指了指称重台,轻声说到:“称重台这么大,我剩下的都在这边,你可以先往称重台上搬,等你搬完了,我自然也就搬完了。”

    工人瞪了一眼,也无话可说,只好努着劲儿,将马车上的黑晶一块一块搬到称重台上。

    黛妮不声不响的将称重台上的黑晶一块一块的搬到自家平车上。

    不一会儿,黛妮搬完了黑晶,伸手轻轻抹了一下额头,拉起平车,准备离去。

    称重台旁,正在搬黑晶的工人此时瞟了一眼称重台上的刻度,一时之间有些疑惑,却也没看出什么,略略顿了顿,便又去搬黑晶了。

    黛妮拉着平车,抬起脚向城里走去。

    就在这时,马车队长喊了一声:“站住。”

    黛妮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脚下却没有停,迈出的步子稍稍加快了一些。

    马车队长脸色一沉,快步追上黛妮,伸手在平车上重重一抓,说到:“我让你站住,没长耳朵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