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皇家宴会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0本章字数:3023字

    “绵儿,她不能动。”

    君霸双眸闪过惊骇,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声警告君绵。

    “父亲!”

    君绵气恼,被自己以为废物的女儿警告,被她讥讽,让他无比丢脸,脸烫的慌,恨不得抹杀这个耻辱,让他心里舒畅一些,压根忘了君篱落也是他女儿,与她一脉相承的女儿。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今晚晚上出息宴会。”

    君霸一敲桌子,一锤定音,让君绵想要继续说都只能汕汕闭嘴。脸色十分的难看撩袍离开君霸的屋子里。

    “君霸,我的女儿出了任何问题,小心君家灭亡。”那个倔强而张狂的女人,狠厉而霸气,让他至今都忘不了,带走她的是紫尊王者。罕见的紫尊王者,以至于他放任君篱落活到现在。

    却未想到,她的女儿绝对不会平庸,拥有如此恣意而狂妄的母亲。 如今展现的天资卓越让他无比正经,君家不过两个蓝尊,而青尊也寥寥无几不超过十个,却未想到君篱落就是其中之一。君绵离开,未想到那么多,只觉得君篱落带给他的耻辱,犹如沈一茹一般。

    君篱落离开君霸的住所,往自家小筑而去,墨块越发的炙热,似乎有什么要爆发一般。君篱落看着手中的鲜红,带着青色的斗气,墨块似乎要沸腾一般。难道……一定的实力她达到了,不过需要血脉的支撑对么?轻轻的勾着唇,她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墨块化水却聚而不散,晶莹剔透散发着荧光越发的迷离而美丽。

    “孩子,当你解开玄墨石之后,寓意着你达到了青尊的阶段。”

    温柔如水,带着一抹特别的慈爱,让君篱落闪烁着泪光,这是母亲的声音,温柔带着莫名的暖。

    “意味着你有资格知晓一些事情。这玄墨石滴血后能随心凝聚成为你所想的形状, 里面有储存空间,有一些财物,算是母亲留给你的心意。孩子,原谅母亲自私,青尊在云翳国也许算得上一方强者,但是……在母亲眼里不过弱小的可怜。所以……不要寻找母亲的消息。”话语间似乎有些哽咽,有些急促,似乎在即将离开时匆匆而留下的。

    妈妈——青尊不过弱小得可怜,君篱落闪过一道妖冶的银色,妈妈这是招惹了多大的祸?所以不希望她冒险,不如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只是,她君篱落甘心吗?捏着拳头,嘴角划过一道妖冶的弧度,既然青尊弱小的可怜,那么紫尊呢?亦或者古武的巅峰,异能的极致呢?

    似乎感觉到君篱落的心情波动,液状的玄墨石忽然间沸腾,它自主开始成型,一道古朴而平凡的墨戒,自然的套入了君篱落的食指上,似乎自然生长一般,君篱落发现墨戒已经解不开了。

    “不愧是我玄茹尊王女儿,哈哈哈——”温柔而慈爱的声音忽然变得清脆嘹亮,霸道张扬,激起君篱落的血脉,似乎可以看到一个张狂的女人傲视群雄,绝色风华。

    而这一句话之后,却销声匿迹了,似乎就算知道君篱落有着变强之心,有着寻找之意,发出欣慰的话语之后不再透露任何消息。因为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

    君篱落忽然间体会到一种张扬和狂妄,她的母亲如此,何况是她,轻轻的勾着嘴角眉宇间尽显张扬之气。一位母亲的爱,明知儿有救助之心,天资非凡,但却为了儿之安全,宁愿不再与儿相见,宁愿儿平凡一生,都不愿她身陷危险之中。

    轻轻的抚摸着那古朴的墨戒,君篱落感觉到与这墨戒似乎有着一丝丝的联系,她发现里面的空间极大,还有不少的财宝,她忽然间从穷的叮当响变得富得流油?这空间比得上四级器宝了!

    “妈妈,我们会见面的!”

    她呢喃着,望着蓝天白云,那里似乎看得到一个笑得恣意张狂的女人。

    “小姐,小姐!”

    小绿叽叽喳喳的冲了进来, 她抓了抓脑袋,这要进宫怎么办呢?衣服,打扮,哎呀,脑袋有点疼。

    “咋咋呼呼的干什么?”

    君篱落狠狠的敲了敲小绿的脑袋,让她停下来,别再她眼前转,转的眼睛都晕了。

    “这,一会儿就要进宫了,有什么打算呀!”

    小绿停下来了,但是那一脸着急的模样,好像便秘的便器。

    “什么打算,就这么去呗。”

    君篱落白眼一翻,对于小绿那毛躁的性格表示无感,已经教训了她那么久了,一点改变都没有,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可是……可是…………”

    “篱落小姐,马上就要进宫了。”

    君来福打断了小绿的声音!!

    “啊,这么快!”

    小绿跳起来,尖叫——站在门口的君来福皱了皱眉,果然小丫头,一点教养都没有。礼仪去哪里了?

    “我的丫头有没有教养,我喜欢就可以了。不劳管家多心。”

    君篱落在小绿尖叫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自然很清楚的看到来福脸上的表情,做佣兵的自然可以因为人的面部表情和动作知道他们心底想什么。

    “是!”

    来福一惊,没有想到篱落小姐的心思如此缜密。低着头不敢看君篱落。

    “小姐,等等我!”

    小绿抓着裙摆追了上来,经过来福的身边时,抬起头像个骄傲的孔雀,将来福挤在一边,走在君篱落的旁边。 差一点没把来福气死,看来福那胖嘟嘟的脸,已经扭曲的越来越难看了。哼——小姐说的,女人就应该很记仇,所以,她很记仇的。这一次,没有人开口为难,似乎受到了强制性禁制令。

    君篱落微微的勾着唇,看着那脸色十分难看,所谓的父亲…………这样的男子怎么配得上她骄傲如女王的母亲。当时母亲的眼睛是瞎了吧,还是……唔……好像说失忆了。金碧辉煌的 琼花苑,迎来了不少的贵客,热闹非凡,男子寻得相识的谈天论地,女子寻得闺蜜窃窃私语。偌大一个相亲会场,堪比现代。

    “皇上驾到!”

    一片热闹中,君王也来了,大家一片寂静,然后躬身叩拜,只有君篱落亭亭玉立,当然还有一个老者,龚老!

    “放肆!”

    君篱落的举动无非惹怒了一些人,尖锐的声音带着杀意。这是挑拨皇家威严,君家…………好。蓝毅沉着脸异常的难看,越发的过分,越发的出格了。

    “皇上万岁!”

    她双手抱拳,以江湖礼仪称之。

    “小丫头达到了蓝尊地步?”

    龚老那白白的眉毛忽然间上挑,自然知道蓝尊以上者不用跪拜君王。

    “来之前刚刚抵达。”

    君篱落双手青色斗气凝聚,泛着淡淡的蓝,逐步,逐步转蓝色,最后成为纯正的淡蓝色。初入蓝尊的代表。

    “好,哈哈——英雄出少年呀!”

    龚老对于君篱落十分的满意,一个好苗子,幽夜这次有希望了。而蓝毅的脸色依旧难看,没有想到君篱落从废材变天才,此刻是天才变鬼才。如此快速的进阶能力让人匪夷所思。其他三家家主的脸色也异常的难看,如今君家已经有三位蓝尊,云翳国内谁能与之抗衡??君霸则变得异常惊喜,君绵在悲喜中交加,这个丫头…………

    “哈哈,君公爵,君家的天才层出不穷呀!”

    蓝毅举杯,爽朗大笑,似乎为了掩盖心中的戾气,君篱落要么嫁入皇家,要么留不得。而其他三家则有着同样的想法,要么加入自家,否则留不得。成长的太快了。君家其他鄙夷君篱落的人都暗自心惊,异常担忧君篱落翻旧账。

    “云翳国再出一枚蓝尊,四方国怎敢来战。哈哈——”

    “恭喜皇上——”

    集体跪拜,云翳国的蓝尊再添一枚,的确可以威吓四方。这是一件好事,大好事呀。

    “篱落妹妹不简单,改天我们切磋切磋!”

    君飞器宇轩昂带着温润如玉的气质,他浅笑着…………

    “彼此,彼此!”

    君篱落挑眉,君飞她至今为止有些看不清!不过那又如何,既然她敢展现实力,就代表着她有能力自保,在绝对实力之下一切的阴谋诡计都不过是水月镜花罢了。

    “开宴——”

    蓝毅宣布宴会开始,音乐响起似乎一群穿戴的十分美丽的女子入场,翩翩起舞,大家吃着,喝着,看着乐曲舞曲,筹光交错着,相互交谈着。

    “君篱落,虽然一切以武为上,但是女子应该拥有除了武之外的艺技,我要向你挑战。”

    一开场就被君篱落夺了风采,一些才女,美女就已经按耐不住了。这不,舞曲刚开始,宴会刚开始,就有来挑衅的了。开口的是柳家的嫡女,柳青青,貌美如花,娇艳欲滴,鹅蛋脸上五官特别的精致甜美。脆脆的嗓音带着异常娇媚的成分。

    ”什么东西?”

    君篱落放下筷子,点饭都不让人安生,这些少女脑残吗?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以为自己是戏子吗?

    “你……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柳家嫡女柳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