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炼药:止血散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0本章字数:3074字

    “少爷,我没事了的!”

    小绿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似乎已经好很多了!!

    “是这样吗?脸都被你拍红了!”

    君篱落捏着小绿的下巴,这丫头偷偷拍脸的动作他是瞎的吗?笨蛋!

    “少爷,祛瘀散很贵!它虽然是一品药散,但是却不是一般的人用得起的。”

    小绿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她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自然理解药师的尊贵,药物的价格。

    “那给我拿点这些草药吧!”

    这些东西外敷,却不能及时驱散,君篱落不打算用草药外敷,而是亲自为小绿祛瘀。

    “好的!”

    君篱落提着药,小绿跟在身后回到了客栈里。

    “脱衣服!”

    君篱落噙着一抹笑,有些邪恶,他好像一个纨绔子弟要逼良为娼一般。

    “……少爷!”

    小绿抓着衣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丝的惊恐,然后觉得有些好玩,噗嗤一下——

    “……我说真的!”

    君篱落拉长了脸,有些严肃,这小丫头似乎胆子大了,还知道配合他的形象了。

    “噢——”

    小绿噘着嘴,她拉开衣领的衣服,那白皙的胸前一片淤黑,君篱落闪过一丝的心疼,是个傻丫头,笨得要死。

    君篱落右手比了剑诀,她在小绿胸前轻点几下,然后雾白色在手掌中跳跃着!

    “唔——”

    小绿感觉一阵痛,但是之后却十分的清凉和舒爽,淤色开始缓缓的散开,最后——

    “噗——”

    她涨红了脸,然后吐出一口黑血,感觉胸口的呼吸舒畅多了。少爷比那祛瘀散还厉害呢!!

    她亮晶晶的望着君梨落,她越来越崇拜少爷了!

    “别这么看着本少爷,本少爷爱好男!”

    君篱落抹了一把冷汗,这么感觉虏获了一个少女的心呢?那亮晶晶的光芒在站立闪烁,就像看到了偶像一样。

    “好吧!”

    小绿掘了撅嘴巴,然后把衣服穿好,她发现自己就像没受伤一样!

    “少爷最棒了!”

    然后抓着君篱落的手蹭了蹭她的肩膀,乖巧得像只猫。

    “……。我们去看看所谓的祛瘀散吧。”

    君篱落打了个冷颤,这死丫头还不停的恶心自己。

    “哈哈——”

    感觉到君篱落的恶寒,小绿十分畅快的笑了,小姐这样真好!!

    “噗……”

    一瓶祛瘀散要一百两,尼玛这是抢钱吗?

    感觉这可以赚钱,君篱落转了转眼珠!

    “哇,那是炼药师吗?”

    一拥而上,大家争先恐后似乎怕一会儿就看不到了。

    君篱落顺眼望去,一个中年男子捧了一口鼎,然后鼎下燃烧着火焰,一颗颗药材放进去,用斗气去杂质,然后用都气凝实。一品为散,二品为丹,一品无需凝实,二品必须凝实,否则无法成为二品丹药。三品丹上面有着一条刻纹,而四品丹则有着两条。当然。。五品就这么往上推。

    “走吧!”

    拍了拍小绿的脑袋瓜子,然后离开拥挤的地方,他知道从哪里弄钱了。这里的药师十分尊贵,这里的丹药十分的昂贵。唔。。她会古武,自然少不了炼药之术,什么金疮药等等。。还有谁药丸?啊咧,就是药丸么?华夏五千年进化而来,炼药之术不断的改进,就是从药散到药丸。从大到小,方便携带。而……这里就什么丹药。应该差不错!!

    这一包药,她可是要用来赚钱的。君篱落借用了客栈里的厨房,她生火开始炼药,而这时最初的药散,就是止血散。流血不止,一点点就能止血。

    随便一个锅,用柴火,君篱落开始第一次炼药。她将所有的药材都放进锅里,然后用大火和内力开始去除杂质,高温之下,一滴,一滴液体开始往下落。而那些液体君篱落分出一点内力包裹着,不让它蒸发。

    用脚将木材取出,因为杂质已经去除,只需要慢慢烘烤,无需大火了。然后夹杂着内力开始成散。从黑色,到灰色,到米色,一直到雪白。君篱落拿出一张油纸,将药散全部放在里面。 而炼完之后,她不由的喘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尼玛。。这是要精神高度集中,需要用精神力去探测药品的情况,不能随感觉,否则将无法成药。

    “你不能进去!”

    小绿在门口拦着,但是却还是有人进来了,而这是君篱落已经完成了。

    “少爷。。”

    小绿跟了进来,发现没啥一样,她松了一口气。

    “听说你借用厨房,拿了一包药是干什么?炼药吗?

    一个中年男人,他猴尖嘴赛的模样,眼睛小却贼溜溜的。嘴角带着讥讽和冷笑。

    “在下只是熬药而已。”

    君篱落拿了一盅药,他把药倒进碗里。

    “我就说,怎么可能,居然被一个臭老头忽悠了!”

    中年男人啐了一口,然后骂骂咧咧的就离开了。可是,君篱落则皱着眉头,老头??

    “嘿嘿。。少年,你的药不错,给点可怜的小老头吧!”

    带着怪笑,君篱落却找不到这个老头的身影,而其他人脸色不变,似乎就知道有自己听得到。君篱落挑眉。。

    “走吧!”

    君篱落却面不改色,就当没有听到老头的声音,君篱落现在就想好好休息一下,内力的损耗没事,但是精神力的损耗却让她有些疲惫。

    “嘿,我说臭小子!”

    老头似乎凭空出现一般,他站在君篱落的床边,一手想要把他抓起来,却被君篱落躲开。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开始比划。

    “等一下,等一下!”

    要不是他用斗气护身,尼玛早已经完蛋了,这个臭小子的身法怎么那么诡异,每一次都是致命之处,每一招都能寻得破绽,将他致死。

    “ 刁钻的小子!”

    老头的脸色有些难看,居然败在了一个紫尊还没到的臭小子身上,要是别其他人知道了,绝对笑死他。

    “老头,有何指教?”

    君篱落耸耸肩,翘着二郎腿像个纨绔一样,抬起下巴十分的嚣张,实打实的傲气富二代!!

    “你那个。。能不能给一点给我!”

    他搓了搓手,有些讨好,尼玛。。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这个东西。还是用柴火弄出来的。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你是狗鼻子吗?”

    君篱落翻了翻白眼,她敢肯定这个老头在她炼药的时候不在旁边,而为什么知道呢?只能说。。闻到的。在去杂质的时候散发一股清香,特别的清香,这是用内力极度碾压制成的。

    “额,就是比较灵而已!”

    他十分骄傲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怎么用!”

    君篱落倒了一点给这个老头,看来还不错的!!何况。。他的斗气她居然看不到?什么情况》?

    “啊——你要谋杀吗?”

    君篱落忽然间抓了老头的爪子,然后蓝色斗气 一闪而过,那爪子上就多了一个口,开始蜂拥着鲜红。君篱落把老头手中的止血散抹上去。血慢慢的就止住了。

    “咦。。不错,不错!”

    老头十分惊奇,怎么就不出血了?我去……不错,不错!!

    然后可怜巴巴的望着君篱落,两只眼睛写着,我要,我要!!

    “我已经给你了,只是你用掉了。没有了!”

    君篱落耸耸肩,然后爬上床,之后开始睡觉!

    “什么??”

    老头暴跳,他。。居然被这个臭小子给拐进去了。尼玛!!是送给他了,最后用掉了,他最后还是没有得到。

    “喂。。臭小子!”

    老头在一旁碎碎念,可是君篱落雷打不动的就是躺在在睡觉。压根不理在那走来走去,嘴里念叨着的老头。 当他睡醒,君篱落被眼前的一张老脸吓得一愣一愣的。

    “你终于醒了,我拿东西和你换!”

    老头看到君篱落醒来,立马十分的兴奋。从他的乾坤袋里开始掏东西!一地的东西,好像摆地摊似得。他可怜巴巴的望着君篱落“你要哪个!”

    “……那个值钱。。”

    “……额!”

    老头被问倒了,值钱。。到他这个情况压根就不在乎钱了,他手里的东西都基本上无法用金钱去衡量。感情你小子缺钱?

    “我很缺钱!”

    君篱落默默鼻子,她十分诚恳的说道。

    “多少钱你说。”

    老头就像个大土豪似得拍了拍胸口,压根好像钱不是钱一样。

    “五百两一包!”

    君篱落撑着下巴想了想,那祛瘀散还没有她这个管用呢,估计可以贵一点。 小绿就像傻了一样端着茶,她听到了什么?五百两一包!!少爷就是天才。。

    “好!”

    老头觉得自己赚了,所有十分的高兴。而君篱落则将她手中的止血散分了15包。第一次就只有15包的量,还有一包已经用去了。

    “等着我呀!”

    老头如风一样的离开,着急的传来声音,深怕君篱落给跑了。

    “少爷,你这个是什么东西呀!”

    小绿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药散比祛瘀散还贵,少也不是卖假药吧!!

    “想什么东西呢?你家少爷至于卖假药么?”

    狠狠的敲打着小绿的脑瓜子,这丫头成天想写稀奇古怪的事情。

    “那么是不是说明,我们有钱了,可以好好吃,好好玩,好好住了!”

    小绿十分的兴奋,这几天把她给憋死了。这次有钱了,要好好慰劳一下自己。